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歐洲劇場系列之《The Inheritance 繼承》— 為何哲學是文藝基石,也是政治基石?

2019/1/15 — 12:32

為什麽我相信哲學是文藝的基石也是政治的基石?

因為文藝與政治都是人類追求幸福所走過的道路,哲學,正是這些道路的“地圖”。

廣告

《The Inheritance 繼承》於我比《Angels in America》有趣,正是在於,有了近三十年時間的變化,整個後愛滋世代的男同性戀者(因劇中角色沒有L和T,就算有過異性戀婚姻的Henry Wilcox,也是以G的身份出現),對於作為社會一份子(小眾)在「如何才能創造幸福」的命題上,已經不是再只是把自己放在受害人的位置上思考。

但不等於問題少了,卻是更多矛盾不再只存在於對外的抗爭。

廣告

「幸福」在劇中之所以是情感上的,也是政治上的,正因為它既是個人的,也是社群的。《The Inheritance 繼承》巧妙地借一間town house的繼承權伸延出來的情感風波(來自EM Forster原著Howard's End),發展成對「繼承」的多層次解讀:

權益上:當新世代的成長文化趨向愈来愈自我中心,愈来愈自我消費,「社群」作為身份認同的意識是不是也將面臨瓦解?個人的小確幸,是不是一定取代以往的共赴時艱?劇中三代男同性戀者面對不同的過去,經歷不同的現在,「繼承」可以怎樣發揮把一代人的珍貴傳給下一代?相對於愈来愈多人相信,互聯網才是無所不「知」的前輩,反而一個經歷再多的人,也只能對年輕一代說,「對不起,我無法告訴你你將會遇上怎樣的結局,你還是要走這一遭才會有答案。唯一能夠治療傷痛的,就是往前走。」,這些空口講的白話,價值何在?而在必須往前走的一代的後面,如何才能維持一種如同家庭的支持,叫the community?

情感上:不是每個原生家庭都能給予每個人所需要的支持,尤其當這個人並沒「繼承」這個家庭的社會屬性。這時候,他可以往那裏「繼承」愛的信念、能力,以至可以給自己,給別人創造幸福?如果不能,是不是代表,他就只能継承冷漠丶犬儒、恨意?他就只能繼承社會信奉的,唯有外表丶金錢等權力才能改變環境,所以,最有價值故必須爭奪的繼承(權)就是這些?所以,「幸福」永遠是資源之戰,而非創造與分享?

男主角Eric的愛人Toby之間的分别,是一個自覺平凡的人愛上了一個自戀的天才。但天才在因為一次「掉包」事件認識了一個他的「粉絲」Adam,那個「他」激發了他把自我戀投射到一個像「他」那樣漂亮丶富有丶並且擁有㒹倒眾生能力的對像身上。開始時,是Adam在追他,但當他把Adam带進他编劇的劇組,成功成為第一男主角,Toby才發現他要和Adam在一起。只是Adam己和導演在交往,並且終於明白,Adam 已從他的“粉絲”,進化成很像他卻又超越了他的操縱功力的“怪物”。他瘋狅迷戀Adam的下場是,被褫奪了進綵排場地的權利,又被傷心的Eric趕出了一同生活了七年的家。

在他百般迷失和失意的關口,一個人走進了他的生命,他改變了那個人的命運,而他自己的,則是由自己二選一,Live or Burn?

那人就是,長得和Adam一模一樣的男妓Leo。

Eric 把 Toby 驅逐之後,結交了一位忘年之交Walter,Walter與他三十六年在一起的伙伴Henry Wilcox 是年輕男同們眼中的Legacy,但在Toby 與 Walter 稔熟之後,他才知道他們的關係只維持在表面的親密上,遠因要追溯到愛滋病近乎把他們認識的友人清洗一空的上世紀九十年代。為了遠離使他們天天面對死亡的現實,白手興家的Henry買下了一座宛如建在世外桃源的town house。二人在那兒渡過一段神仙日子,直至某次Henry到外地工作一段長時間,Walter耐不住寂寞回到“人間”,命運的安排,使他遇上了一個他幾乎己認不出來的舊友Peter,因為他染上愛滋病後一貧如洗無家可歸。Walter把他接回大宅,悉心照料,讓他終於在五日後安詳離世。當Walter把經過告訴Henry,出乎Walter意外,Henry以這大屋是為了遠離死亡而買的理由,不能原諒Walter破壞信誓,並以收下一元作為賣價,把大屋給了Walter,從此不回大屋。

從那時開始,Walter就用大屋來照顧無家可歸但又病重瀰留的愛滋病人,讓他們在那裏走向下一站。

聽完這故事的Eric,那會知道,將來自己就是Walter這間town house的繼承人,因為Walter看到了Eric自己看不見的能力,他將給很多人帶来改變。他更不會預見,這間town house要到他的手上,必須經歷失而復得的過程。有一天,Henry Wilcox忽然出現,告訴他Walter 已經離世,但没有告訴他,Walter留下要求Henry把大屋給予Eric 的遺囑,己被Henry和他两個兒子燒掉。他怎可能想到,這座大屋,是要等到他和Henry Wilcox談了戀爱,Henry向他求了婚,他又要在支持民主黨的摯友的排斥下,答應與支持共和黨的Henry共偕連理的那一天,喝到酩酊大醉的Toby會帶著Leo上門搶新郎,而Leo一眼認出了Walter並大聲叫出他的名字,因為他一直是他的顧客………

歷史慢慢開始重演,Eric在如Walter失去Henry的情感時,在街上遇見貧病交逼又被Toby抛棄的Leo,他把他带回大屋,快三十年過去,但Henry没有改變,他勃然大怒要Leo離開,Eric問,「如果我不聽你的呢?」,Henry回答:「那你也一併走!」

要到什麼時候,Eric才得以知道,這座大屋本來就是他的?而Walter之所以選擇他作為「繼承者」,為什麼在他還沒有得到大屋之前,他己經在履行義務?

是因為,Walter看見了幸褔在一些中眼中永遠是「得到」,但有另一些人,是「給予」。

《The Inheritance 繼承》的故事很通俗劇,但它的淺白卻只是一道門,打開了,思想會往前面不停前進,你會在有笑有淚的旅程中,一邊看一邊轉動腦筯,七小時三十分一轉眼過去,我已想看第二次。



(圖片來源 The Inheritance)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