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歐洲歷史入門之十二:北歐三國的恩怨情仇(上)

2018/10/10 — 14:03

今日我們談丹麥、挪威和瑞典這三個國家,通常離不開福利高、生活好與烏托邦這些話題,而且我們都知道她們是關係非常好的友邦。不過,正如英國作家G.K.切斯特頓 (G.K. Chesterton) 所言:「聖經叫我們愛鄰舍,也叫我們愛敵人,應該是因為他們通常是同一群人。」作為鄰國,其實她們之間少不免有一段血腥的歷史。

內亂四起

維京時代結束後,北歐三國都陷入內亂之中。在挪威,雖然國家在 872 年已經統一,但國王一直未能訂立清晰的繼承法,繼承者有時是依靠貴族的支持,有時是憑力量奪位。發生爭議的時候,甚至會有數人分享權力。1130 年,挪威國王「十字軍戰士」西居爾一世 (Sigurd I ‘the Crusader’) 逝世,引發起西居爾的兒子馬格努斯 (Magnus IV Sigurdsson) 和西居爾的弟弟哈拉爾 (Harald Gille) 之間的繼承戰爭。戰爭未有隨兩人過世而終結,因為他們的子孫總是繼承了他們的未竟之志,結果內戰竟然持續足足一百年。終於,在 1240 年,於哈康四世 (Haakon IV) 的領導下,他的對手在戰事中陣亡,其他貴族的叛亂亦一一被平息,內戰才告結束。哈康四世在天主教廷的支持下,採納了其他天主教國家所使用的長子繼承法,終於為繼承權紛爭劃上句號。

至於瑞典,也同樣處於數個家族爭奪王位的時期。1125 年,瑞典國王小英格 (Inge the Younger) 逝世,丹麥王室阿斯特里德松家族 (House of Estridsen) 的馬格努斯一世 (Magnus I Nilsson) 和斯渥克爾一世 (Sverker I ‘the Elder’) 一同稱王。雖然馬格努斯在1134年的內戰中戰死,但斯渥克爾卻未能鞏固家族的權力。他在 1156 年被刺殺以後,另一家族的艾里克獲貴族選為艾里克九世 (Eric IX ‘the Holy’),斯渥克爾家族和艾里克家族長期的權力鬥爭和王位繼承權之爭由此開始 [1]。1250 年,在斯渥克爾和艾里克兩個家族都絕嗣後,比耶博家族 (House of Bjelbo) 的瓦爾德瑪 (Valdemar) 憑藉與兩個家族都有血緣關係,獲選為瑞典國王,才把國家重新統一。儘管這段時期的瑞典內憂不斷,但每任國王都會視對外擴張為「政績」,因而未有停下擴張的步伐。瑞典的勢力範圍於是擴張至諾爾蘭(Norrland,今瑞典北部)及芬蘭的沿海地區。14 世紀初,瑞典國王馬格努斯四世 (Magnus IV of Sweden) 更繼承挪威王位,雖然他在1364年被篡奪瑞典王位,但他留下的血脈依然影響深遠。

廣告

而在丹麥,反倒在十二至十三世紀擁有一段相對統一的時期,因此得以用其稱霸海洋的傳統,把波美拉尼亞(Pomerania,今德國及波蘭北部)和愛沙尼亞納入其統治之下。雖然王位沒有太大爭端,但國王卻與貴族與教會關係惡劣,王權、教權及地方權力之間的拉扯,最終在十三世紀末導致王權沒落。在克里斯多夫二世 (Christopher II) 在位時期 (1319–1332),王權跌至最低點,丹麥爆發多次農民起義,教會和貴族又豁免繳稅,導致國家瀕臨破產,國家大部份領地都由地方領主全權統治,國王毫無實權。克里斯多夫死後,更有八年的時間王位懸空,各領主直接統治國家。1340 年,攝政貴族的頭領格哈德三世 (Gerhard III, Count of Holstein-Rendsburg) 被殺,克里斯多夫的兒子瓦爾德瑪四世 (Valdemar IV of Denmark) 趁機回國,獲選為王,他用了整整二十年的時間重新征服全國國土 [2],地方分治的局面才告一段落。

1219 年的北歐/Wikipedia

1219 年的北歐/Wikipedia

廣告

改變北歐的女子——瑪格麗特

瓦爾德瑪四世身後留下兩個女兒,梅克倫堡公爵夫人英娥柏格 (Ingeborg of Denmark, Duchess of Mecklenburg) 和挪威王后瑪格麗特 (Margaret, Queen of Norway)。當時在丹麥,雖然女性並無繼承權,但她們的兒子仍可繼承王位,而且最終是由貴族選舉決定。

儘管如此,瑪格麗特在 1375 年,趁瓦爾德瑪剛剛逝世,乘近水樓台之機,搶先要丹麥貴族選其五歲的兒子為丹麥國王奧拉夫二世 (Olaf II Haakonsson),瑪格麗特成為攝政王后,掌握實權。加冕大典上,瑪格麗特更堅持為奧拉夫加上「瑞典真正王位繼承人 (true heir of Sweden)」的頭銜(先前提到被篡位的瑞典國王馬格努斯四世,是奧拉夫的爺爺),以圖染指瑞典國土。五年後,奧拉夫的父親,挪威國王哈康六世 (Haakon VI of Norway) 逝世,奧拉夫繼承王位。

瑪格麗特掌政期間,把丹麥和挪威兩國都治理得井井有條,更把先前丹麥內亂時期失去的最後領土都成功收服。1387年,17歲的奧拉夫急病去世。雖然失去作為國王的兒子,一般代表著同時失去攝政的合法性。不過,瑪格麗特憑有目共睹的治國才能,竟讓丹麥和挪威的貴族破例,將其再次選為攝政。

卡爾馬聯盟

同一時間,瑞典則陷入內部分裂之中。自馬格努斯四世被推翻後,貴族把阿爾伯特 (Albert, King of Sweden) 推上王位。但是,來自梅克倫堡的阿爾伯特,極度偏袒德意志人,在瑞典各地都任命德意志官員,導致瑞典上下非常不滿。1388年,阿爾伯特下令收回部份貴族領地,終於令各地領主按捺不住。瑞典議會向瑪格麗特求助,更把她選為「最高領主及統治者 (Sovereign Lady and Ruler)」,並且接受她所欽點的任何繼承人為國王。次年,阿爾伯特兵敗被俘,瑪格麗特正式把瑞典納入其統治之下。

這時的瑪格麗特,始終需要為她的大帝國找來一個繼承人。她自己沒有子嗣,於是選擇了姐姐的外孫,8 歲的艾里克 (Eric of Pomerania),將他收為養子。 1389 年,他獲選為挪威國王艾里克三世。 1396 年,丹麥和瑞典也正式冊立其為丹麥國王艾里克七世和瑞典國王艾里克十三世。 1397 年,艾里克的三國加冕大典在瑞典的卡爾馬 (Kalmar) 舉行,這個北歐三國的聯盟,因此稱為卡爾馬聯盟 (Kalmar Union)。

15 世紀初的卡爾馬聯盟/Wikipedia

15 世紀初的卡爾馬聯盟/Wikipedia

不過,瑪格麗特繼續掌有實權,即使艾里克成年後依然如是,直至瑪格麗特在 1412 年逝世,終年 59 歲。她被視為北歐其中一位最偉大的「君主」,把北歐三國聯合為一個強大的整體。雖然她在生時所使用的頭銜都十分含糊——在早期所用的是「全丹麥王國的最高領主和守護者 (sovereign lady and lord and guardian of the entire kingdom of Denmark)」[3],之後卻只稱「攝政 (regent)」——但無論如何,當現任丹麥女王瑪格麗特在 1972 年登基,成為丹麥史上第一位正式繼承王位的女性時,她特地選擇了「瑪格麗特二世 (Margrethe II)」這稱號,並把瑪格麗特王后稱為「一世」,以示承認其君主地位。

至於艾里克,由 8 歲即位開始,就受到最好的教育,被培養成為全北歐的統治者。 1429 年,他在在連接大西洋和波羅的海的松德海峽( Øresund,至今仍然是世界最繁忙的航道之一)設立了關稅;此項稅收成為數百年來丹麥政府的一大收入來源,甚至曾經高達國家收入的三分之二。直至 1857 年,在多個海上強權的聯手施壓下,此關稅才被迫取消。

諷刺的是,艾里克在位後期,在多場戰爭及起義困擾之下,三國貴族都逐漸對他失去信心。此時艾里克竟然憤而「罷工」,出走到波羅的海中的哥特蘭島 (Gotland)。貴族們也不甘示弱,選出艾里克的外甥克里斯多夫 (Christopher of Bavaria) 為新任國王。艾里克此後十年都留在哥特蘭,當上了海盜,以掠劫波羅的海的商船為生。

瑞典憤而獨立

不過,如同歷史上很多聯邦一樣,卡爾馬聯盟很快遇到權力分配不均的問題。事實上,有些史家認為問題源於瑪格麗特,指她由聯盟的開始,已經頗為偏重丹麥,只是她能夠憑藉過人的能力和聲譽穩住人心而已。無論如何,卡爾馬聯盟不再有一位國王及得上她的政治才能,確是事實。

瑞典對於國王一直偏袒丹麥的利益,越見不滿,最終在貴族古斯塔夫·瓦薩 (Gustav Vasa) 的領導下,爆發獨立戰爭 (Swedish War of Liberation, 1521–23)。兩年戰爭過後,瑞典軍隊基本上已經控制全國。1523 年,古斯塔夫獲選為瑞典國王,開始了瑞典的瓦薩王朝,卡爾馬聯盟亦隨之瓦解。至於丹麥和挪威兩國,則繼續保持友好的共主邦聯關係,一般合稱為「丹麥—挪威 (Denmark-Norway)」,直至十九世紀邦聯瓦解。

下篇文章,我們將繼續北歐的近代歷史,談談她們最終怎樣成為今日的丹麥、挪威、瑞典、芬蘭和冰島這幾個獨立的國家。

註:

[1] 如果大家要理解這個瑞典王位爭奪得有多激烈,只需要看看這段時期的國王的命運: 1160 年艾里克九世在一間教堂外被阿斯特里德松家族的馬格努斯二世 (Magnus II) 謀殺、1161 年馬格努斯二世在與斯渥克爾家族的查理七世 (Charles VII) 之間的內戰戰死、 1167 年查理七世被艾里克九世的兒子克努特 (Canute I Ericson) 所殺。之後的瑞典國王雖然少有被殺,但王位仍然是在斯渥克爾和艾里克兩個家族之間輪換。
[2] 一般相信,同時期爆發的黑死病 (Black Death) 很有可能大大幫助了瓦爾德瑪的戰事。
[3] 注意英語中特地同時使用男性的 lord 和女性的 lady ,以示她擁有一般而言男性才擁有的統治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