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功絶倫卻無法殺人的故事

2015/9/7 — 14:29

《刺客聶隱娘》劇照

《刺客聶隱娘》劇照

《刺客聶隱娘》很難懂嗎﹖

很多人說看不懂。說電影的對白是文言,但其實那文言白得很,讀得懂初中程度中文文言課文《貓捕雀》應該看得懂。說對白太少,或者導演剪掉太多片段令劇情不完整,我沒做功課便入場看,我覺得大致看得懂情節——故事其實簡單得很,基本上一句話能夠槪括︰聶隱娘是個身懷絶世武功的刺客,被派去殺人,卻因她人倫未泯,多情又仁慈,最終竟殺無法人。

這僅此而已。若說故事的意義,我想講的是孤獨、情義,與自由。

廣告

所以,其實是否有些觀眾期待太多了﹖他們期待失去愛情的哭天搶地﹖他們期待炫耀武功的刀光劍影大戰三百回合﹖是否觀眾沒有在心裏騰出空間,認真地「看」這部電影,而總是期待在電影中找到吻合以前某些電影的記憶﹖

若硬要找以往哪部電影略有相似,我倒覺得侯孝賢《刺客聶隱娘》有一點點像唐朝版本的《這個殺手不太冷》。

廣告

失去愛情可以是很安靜的一回事。至於武俠片是否一定要刀光劍影、大戰三百回合,如成龍醉拳般細描一招一式,或如戰狼三百般場面浩大﹖我看完電影出於好奇跑去翻看唐朝裴鉶原著《聶隱娘傳》,原文也僅千逾字,簡約得很。而文中對聶隱娘與精精兒決鬥的描寫,也簡約之極︰

是夜月燭,半宵之後,果有二幡子,一紅一白,飄飄然如相擊於床四隅。良久,見一人自空而踣,身首異處。隱娘亦出曰︰「精精兒已斃。」

就這樣,武打過程都看不到。原著講的是刺客的故事,但幾乎沒有描寫打鬥場面,因隱娘取人首級於瞬間,無人察覺那人已身首異處——精精兒是文中唯一一場對決的描寫,卻只是紅白兩張旗相擊於床的四周。

侯孝賢導演的《刺客聶隱娘》,源於自唐傳奇(晚唐的短篇小說)《聶隱娘傳》,其實並沒有忠於原著,與其說是改編不如說是「二次創作」。電影其實只借用了唐傳奇《聶隱娘傳》中的部分人物和一些故事的框架,很多地方,包括隱娘要刺殺原本與她有婚約的表兄田季安、隱娘的師父與田季安的母親嘉誠公主是雙胞胎、田季安的元配夫人與巫師空空兒是同伙……都是原著沒有電影加進去的。

僅千逾字的原著,本身確實也是一個有趣的故事——這應該也是引起侯孝賢的興趣要拍這部電影的原因。

《聶隱娘傳》原著本身是個很妙的故事,感覺其實蠻 Tim Burton,當中的聶隱娘是個神仙般的人,神秘、瀟灑而不受世俗羈絆。原著並沒有聶隱娘與田季安的一段愛情,倒是有聶隱娘與磨鏡少年(電影中由妻夫木聰飾演)的情緣——隱娘被尼姑師父送回家後,有一天磨鏡少年找上門,隱娘說這人可以做丈夫,隱娘的父親聽過聽娘講述自己跟尼姑師父學武功殺人的事之後就很害怕這個女兒,她要嫁誰也不敢不依她的意思。原著對磨鏡少年的描述也很妙,說他除了磨鏡什麼也不會做,是一個「吃軟飯」的男人到處只會跟著隱娘。

原著中魏帥(應當是田季安)與隱娘不是表兄妹關系,而是魏帥聘請隱娘刺殺另一名節度使劉悟,劉悟有預知能力,知道隱娘會找他,隱娘覺得劉悟能力比魏帥强,棄魏帥而跟隨劉悟,並助劉悟免於遭精精兒及空空兒刺殺。後來劉悟要上京,隱娘不跟他去,說要去遊山玩水——原著中她是一個這樣瀟灑的、神仙般人。

到了侯孝賢鏡頭下,聶隱娘卻更像一個凡人,有感情、有感覺的凡人,多了不少人情味,例如對田季安的感情,也多了煩惱——電影中的隱娘會掉眼淚,我想像不到原著中的隱娘會傷心落淚。電影中提到隱娘與田季安年幼時曾有婚約,但對這段「愛情」其實沒有很 explicit 的刻畫,總是點到即止,由田季安憶述,少年時田季安在隱娘的守護中渡過生命的難關,即使到年長,隱娘本應來刺殺他,實際上卻是在暗中守護了他,還有他的懷有身孕的寵妾。

孤獨、自由,都不是原著中有描寫的特質。原著中的聶隱娘某程度上也算有義之輩,跟隨劉悟生主僕之誼,劉悟死時,隱娘在劉靈前大哭。而侯孝賢電影裏的聶隱娘應該更是多情,這讓她更像一個凡人。

電影主題曲「一個人,沒有同類」,以及電影中一再引述的「青鸞舞鏡」的典故,不斷强調「孤獨」這個 motif——隱娘自幼不在父母身邊長大,其孤獨可以理解;她的孤獨同時又與下嫁魏博和親的嘉誠公主的孤獨相呼應。原著的隱娘本也是奇特、「沒有同類」的人,但在她似乎壓根兒沒有「孤獨」這個 issue,她本來自在如神仙,只是到了侯孝賢的鏡頭下,變成了謫仙,或者應該說,比謫仙動了更多的凡心。所以原著也許神道色彩更濃重,侯孝賢的聶隱娘倒是更重人性。也正因為多了這些人性、凡夫俗子的七情六慾,侯孝賢的聶隱娘才會「武功絶倫卻無法殺人」,要是在原著,隱娘取人首級是那樣輕而易舉,沒有理由要殺的人殺不了——電影開始隱娘被派去一個刺殺任務,因為刺殺對象逗玩可愛的小孩,讓隱娘下不了手;而在原著中,隱娘其實把那人殺了,只不過因為那個小孩而有所延誤。

電影中,田季安並不是個高尚、可敬的人,專橫暴戻,殺之其實也不太可惜。但隱娘下不了手,可能是感情用事,可能是因為「愛情」,也可能出仁慈,如她給師父的解釋︰殺田季安魏博必大亂。

因為情義,不忍斷其所愛,聶隱娘選擇不殺師父叫她殺的人。一般的武俠片,描寫的多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隱娘卻還能選擇不殺,那是自由,也是她的幸福。最後,隱娘離開充滿醜惡政治鬥爭的魏博,到山野中,與磨鏡少年遠走天涯。

孤獨的人最後找到自由。這是這部電影對我這個觀眾最大的安慰。

--------------------------------------------

《聶隱娘傳》全文

聶隱娘者,唐貞元中魏博大將聶鋒之女也。方十歲,有尼乞食於鋒舍,見隱娘,悅之,乃云:「問押衙乞取此女教。」鋒大怒,叱尼。尼曰:「任押衙鐵櫃中盛,亦須偷去矣。」及夜,果失隱娘所向。鋒大驚駭,令人搜尋。曾無形響。父母每思之,相對涕泣而已。

後五年,尼送隱娘歸,告鋒曰:「教已成矣,可自領取。」尼欻亦不見。一家悲喜,問其所習。曰:「初但讀經念咒,餘無他也。」鋒不信,懇詰。隱娘曰:「真說又恐不信,如何?」鋒曰:「但真說之。」乃曰:「隱娘初被尼挈去,不知行幾里。及明,至大石穴中,嵌空數十步,寂無居人,猿猱極多。尼先已有二女,亦各十歲。皆聰明婉麗,不食,能於峭壁上飛走,若捷猱登木,無有蹶失。尼與我藥一粒,兼令長執寶劍一口,長一二尺許,鋒利吹毛可斷。遂令二女教某攀緣,漸覺身輕如風。一年後,刺猿揉百無一失。後刺虎豹,皆決其首而歸。三年後,能使刺鷹隼,無不中。劍之刃漸減五寸,飛禽遇之,不知其來也。至四年,留二女守穴,挈我於都市,不知何處也。指其人者,一一數其過,曰:『為我刺其首來,無使知覺。定其膽,若飛鳥之容易也。』授以羊角匕首,刃廣三寸,遂白日刺其人於都市中,人莫能見。以首入囊返命,則以藥化之為水。五年,又曰:『某大僚有罪,無故害人若干,夜可入其室,決其首來。』又攜匕首入室,度其門隙無有障礙,伏之梁上。至瞑時,得其首而歸。尼大怒曰:『何太晚如是?』某云:『見前人戲弄一兒,可愛,未忍便下手。』尼叱曰:『已後遇此輩,必先斷其所愛,然後決之。』某拜謝。尼曰:『吾為汝開腦後,藏匕首而無所傷。用即抽之。』曰:『汝術已成,可歸家。』遂送還。云:「後二十年,方可一見。」鋒聞語甚懼。後,遇夜即失蹤,及明而返。鋒亦不敢詰之,因茲亦不甚憐愛。忽值磨鏡少年及門,女曰:「此人可與我為夫。」白父,又不敢不從,遂嫁之。其夫但能淬鏡,餘無他能。父乃給衣食甚豐。

數年後,父卒,魏帥知其異,遂以金帛召署為左右吏。如此又數年。至元和間,魏帥與陳許節度使劉悟,參商不協,使隱娘賊其首。隱娘辭帥之許。許帥能神算,已知其來。召衙將令曰:「早至城北。候一丈夫、一女子各跨白黑衛。至門,遇有鵲來噪,丈夫以弓彈之不中。妻奪夫彈,一丸而斃鵲者,揖之,云吾欲相見,故遠相祗迎也。」衙將受約束,遇之。隱娘夫妻曰:「劉僕射果神人。不然者,何以動召也。願見劉公。」劉勞之。隱娘夫妻拜曰:「得罪僕射,合萬死。」劉曰:「不然,各親其主,人之常事。魏今與許何異。請當留此,勿相疑也。」隱娘謝曰:「僕射左右無人,願舍彼而就此,服公神明也。」蓋知魏帥之不及劉也。劉問其所需。曰:「每日只要錢二百文足矣。」乃依所請。忽不見二衛所在。劉使人尋之,不知所向。後潛於布囊中,見二紙衛,一黑一白。

後月餘,白劉曰:「彼未知止,必使人繼至。今宵請剪髮,繫之以紅綃,放於魏帥枕前,以表不回。」劉聽之,至四更卻返,曰:「送其信矣。是夜必使精精兒來殺某及賊僕射之首。此時亦萬計殺之。乞不憂耳。」劉豁達大度,亦無畏色。是夜明燭,半宵之後,果有二幡子,一紅一白,飄飄然如相擊於床四隅。良久,見一人自空而踣,身首異處。隱娘亦出曰:「精精兒已斃。」拽出於堂之下,以藥化為水,毛髮不存矣。隱娘曰:「後夜當使妙手空空兒繼至。空空兒之神術,人莫能窺其用,鬼莫得躡其蹤。能從空虛入冥莫,無形而滅影。隱娘之藝,故不能造其境。此即繫僕射之福耳。但以于闐玉周其頸,擁以衾,隱娘當化為蠛蠓,潛入僕射腸中聽伺,其餘無逃避處。」劉如言。至三更,瞑目未熟,果聞項上鏗然聲甚厲,隱娘自劉口中躍出,賀曰:「僕射無患矣。此人如俊鶻,一搏不中,即翩然遠逝,恥其不中耳,才未逾一更,已千里矣。」後視其玉,果有匕首劃處,痕逾數分,自此劉轉厚禮之。

元和八年,劉自許入覲,隱娘不願從焉。云:「自此尋山水,訪至人,但一一請給與其夫。」劉如約。後漸不知所之。及劉薨於軍,隱娘亦鞭驢而一至京師柩前,慟哭而去。開成年,昌裔子縱除陵州刺史,至蜀棧道,遇隱娘,貌若當時。相見喜甚,依前跨白衛如故。謂縱曰:「郎君大災,不合適此。」出藥一粒,令縱吞之。云:「來年火急拋官歸洛,方脫此禍。吾藥力只保一年患耳。」縱亦不甚信。遺其繒綵,隱娘一無所受,但沉醉而去。後一年,縱不休官,果卒於陵州。自此無復有人見隱娘矣。

不習慣讀文言的讀者可以參考以下連結。實在感謝翻成白話的朋友。

http://art.pch.scu.edu.tw/thyr_jang/43989.pdf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