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的運用與濫用》:重新檢視歷史認知謬誤

2018/11/3 — 19:14

《歷史的運用與濫用:你讀的是真相還是假象?八堂移除理解偏誤的史學課》

《歷史的運用與濫用:你讀的是真相還是假象?八堂移除理解偏誤的史學課》

麥田出版 2018 年 10 月新書速遞:瑪格蕾特.麥克米蘭《歷史的運用與濫用:你讀的是真相還是假象?八堂移除理解偏誤的史學課》

人類時時刻刻都在創造歷史,即使我們自己本身並沒有察覺(就像那個發現他自己正在寫散文的人一樣)。我們想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有意義,也常會思考自己在社會中到底處於什麼樣的地位,以及我們是如何來到目前現況的。所以我們會為自己說些故事(即使它們不一定都是真的),還會問很多關於自己的問題。而這樣的故事和問題,難免會帶我們往回探究過去。我是如何成長而變成現在這樣的?我的父母是誰?祖父母呢?身為一個人,我們大家都是(至少一部分是)過去歷史的產物。這些歷史包括我們所處的地理位置、時間、社會地位和我們的家庭背景。我自己是個加拿大人,生長於加拿大,所以我所經歷的生活背景是非常平安、穩定和繁榮的,這一點在世界歷史上並不多見。這樣的背景一定會影響我看世界的觀點,或許會讓我傾向於用較樂觀的角度看待事情,認為事情總是會變得更好,如果我是出生在阿富汗或索馬利亞,情況可能就不同了。此外,我也繼承了父母以及祖父母的歷史。在成長過程中,我得知了一些關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知識(當然是不完整且片段的),因為我父親曾參與其中。而我也對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歷史略知一二,因為我的祖父和外公都曾參與其中。

 我們會用歷史來了解自己,同樣的我們也該如此去了解別人。假設我們知道某位熟人曾經歷某些創傷,那麼這樣的歷史就會讓我們知道如何去避免引起他的傷痛回憶。(反之,如果我們得知他們曾發生過很幸運的事,那麼相處的方式又會不同了!)我們不該認為每個人都是相同的,這一點不論是在商業界、政治界還是私人關係中,都是不變的真理。如果我們加拿大人不知道過去一七五九年時英國曾佔領該魁北克地區,並且此事使他們覺得說法語的人士淪為二等公民地位,我們就無法了解魁北克地區人民為什麼至今仍常常抱持激烈的法國國家主義情結,也不會了解許多蘇格蘭人為什麼對英格蘭仍抱著不滿與自豪交雜的心情(自豪是因為大多數英國的石油產出都來自蘇格蘭)。如果我們不了解美國內戰和戰後重建的過程為南方人帶來的巨大損失,我們就很難明白為他們為什麼至今仍然對北方人抱持著怨恨。若不知道黑人被奴隸與歧視的歷史,以及解放奴隸宣言之後仍持續承受的暴力對待,我們就無法了解美國各種族間複雜的關係與問題。在國際局勢中,若不清楚巴勒斯坦與以色列過去的衝突,又如何能了解他們為什麼對彼此懷抱這麼深的敵意呢?

廣告

亨利・福特(Henry Ford)曾說,「歷史都是空口說白話。」(History is bunk)。有時候對我們來說(或許對住在北美洲的人而言更是如此),真的很難把歷史當作一門活潑的科目。然而,若我們加入一些情緒去看待它時,歷史就不再只是一堆待人檢視的沈寂資料。歷史可以很有幫助,但也能夠非常危險。我們不該將歷史視為一堆躺在地上的枯葉,或是一些塵封已久的古董收藏,較明智的看法是,應將歷史視為一個池子,偶爾平靜仁慈,但其實經常是瀰漫硫磺煙霧。它隱藏在現實的表面下,默默影響著我們現今的各種習俗制度,思考方式以及我們的喜好。我們經常向它尋求確認,也會請它給予指導和建議,即使是在北美洲也一樣。當人們在為各樣的事件尋求正當理由或辯護時,無論是為了團體身份認同、為了某些需求或是為了尋求正義,幾乎都是往過去的歷史去尋求的。當自己隸屬於一個團體時,你會覺得生命比較有意義。而這個團體早於你之前就存在,而且將會比你更長久的存留下去(它或許還會帶著你的一部分特質繼續往前進)。然而,有時候我們會濫用歷史,假造出錯誤的歷史,以便讓自己能合理的錯待他人,例如侵佔他們的土地,或是甚至殺了他們。歷史也可提供許多教訓和建議,但人們也很容易只從中挑選自己想要的。你幾乎可以利用過去的歷史,在當前的環境中做出各樣的事情。當我們杜撰出一些關於過去的謊言,或是只從某個偏頗的觀點來寫歷史時,就是在誤用歷史。這麼說來,我們確實能向歷史學習教訓,也可能濫用它。但這不表示我們該放棄向歷史尋求知識、支持或是幫助。只是我們應當非常小心謹慎為之。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