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殖民有益論」

2015/2/7 — 13:58

flickr: 中岑 范姜

flickr: 中岑 范姜

柯 P 口快快發表「殖民有益論」,指「殖民越久越進步」,報道刊出後引起廣泛回響,有人批他「皇民化」,內心朝向台灣舊宗主國日本。柯 P 隨即稱他不是這個意思,指是翻譯誤會。大人物吹水唔抹咀就係咁,永遠指係翻譯錯誤、記者誤解,猶有甚者,記者亂寫。我都試得多。後來報刊乾脆公開錄音,柯 P 無話可說,不得已道歉收場。

未收場。前天練總在信報撰文,指「柯 P 的簡單觀察,十分『政治不正確』,但就東亞的事實相關性而言,大體上沒錯」,遂把話題帶到自古以來,「中華帝國便是一個武力外張性很強的殖民帝國」,只是後來反被西方列強殖民,才開始有種反殖思潮出現。練總一文,把事件從「柯 P 又講錯嘢」的純笑話,延伸到「殖民有益論」的嚴肅討論。

練總高明,回溯中國歷史,打開了一個前人未有論述的角度,也令我多了從文化角度的簡單(*利伸,只是簡單的(笑))思考。

廣告

不難理解,對於柯 P 的批評,大多是罵他「背祖忘宗」。無論是台灣「抗獨史陣線」的發起人林明正所言:「已經完全皇民化」,抑或台灣新黨主席「郁慕明」所講:「拋棄祖先,願被異族統治」,皆建基於一種理解,即殖民是本來文明與殖民文明的一對一角力。以柯 P 事件為例,就是中國 vs 日本了。柯 P 讚許殖民,即被理解為親日本文化,欣賞日本的制度與建設,認為它比中國出品優秀;而對殖民作出反抗,則被理解為出於一種「我是中國人」的種族意識,保衛的是中國傳統,抵禦的是外來日本文化入侵。

當然你和我親眼看到的事實,並非如此。很簡單,今日香港人對台灣文化的印象,無論是台灣人的價值觀,抑或社會氛圍,以至飲食習慣,皆非日本亦非中國。台灣就是台灣,那種台灣味道我無法三言兩語解釋,卻人人知道它是怎麼一回事。台灣文化,是不同於中國和日本的第三種文化。這種文化,由兩種或以上的不同文化──以殖民來說,就是被殖者與殖民者──混雜 (hibrid) 而成。混雜的例子在台灣俯拾皆是,舉個例:「歐吉桑」,它是一個中文詞語,因為寫的是中文字呀;可是它又是日語,因為它源於日文的おじいさん,大叔的意思。那它到底是中文還是日文呢?都是,但它更是台灣文。因為我們都知道,這三個字最流行的地區,就是台灣。如果有人在這樣寫,我們都會想,他或許是一個台灣人。

廣告

每當一種文化接受殖民文化影響(或者你說入侵,怎麼都無所謂),從來出現的都不是全盤拒絕或全盤接受的情況,而總是透過有意或無意的誤解、誤譯,作為養份吸收為己用,進而生產出一種新的文化。又,這種來自殖民的文化,往往會比原來的文化容許更大的創意。為甚麼呢?因為原先的文化多是已發展的、固定的、擁有深厚傳統的,這意味著它可以破格創新的空間不大;反而在殖民文化的衝擊下,這種深厚傳統突然受到動搖。當傳統被動搖,社會文化就回到一個多少尚未成形的階段,人們得以在這個階段找到發揮創意的空間,思考怎樣的文化更加適合自己,嘗試新發展。柯 P 原文所講「被殖民的越久越高級」或許沒有這個意思,可卻誤打誤撞說明,殖民地往往容易萌芽嶄新文化。

至於這文化到底是不是「越高級」,這涉及「高級」到底是甚麼意思,是另一話題了。然而無論如何,我想說的是:「被殖民的越久越高級」背後的含義,可以不是背祖忘宗,也不是親日皇民化,而是僅僅出自對混雜而成的台灣文化的欣賞。

話說回來,我們──香港人──其實應該最懂得這個道理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