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殺上癮》︰偽術片

2019/4/1 — 10:18

《殺上癮》劇照

《殺上癮》劇照

俗語說「藝術嘅野識條鐵咩」,是大眾對曲高傲寡的藝術品開的玩笑,證明藝術在普遍人心中是難以理解、有距離感的非一般事物。

但我認為無需將藝術放在一個高高在上、神聖不可侵犯的位置。

其實藝術講求觸動人心,簡單如Albert Lamorisse的短片《紅氣球》(The Red Balloon)說童夢;艱澀如Ingmar Bergman的《假面》(Persona)虛實難分。它們都有感動觀眾的力量,都是藝術。就算看不懂,你都會感覺到作品是有生命,等待你發掘岀意義。

廣告

《殺上癮》(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不是,它不斷重複辯證自己所作是藝術,援引古今建築、歷史、音樂、畫作、電影作例,充斥大量偽辯論、反電影美學的處理。我沒有看過一個真正的藝術/電影,需要對觀眾解釋自己的故事、手段是藝術的一種,只有不相信作品(會說話)的人,才需不停說服、游說觀眾——(我)這是藝術。

更莫講 Lars Von Trier 那令人嘔心的創作目的。他一定想到殘殺小孩、羞辱女性會惹來國際社會的爭議;他一定想到會嚇到觀眾離席;他一定想到評價兩極,而肯定有人會為他辯護。兩個半小時洗腦,人人都知你在搞「藝術」啦。但我不覺得《殺上癮》有被稱為藝術的條件,我甚至不會為它而生氣,但我受不了導演滿口胡說,那些腐爛不堪的創作動機、泯滅良心的創作手段,絕不純粹之餘,表達的主題、思想嚴重超越了社會道德,甚至是顛倒黑白兩面(歷史上的納粹大屠殺可以稱為藝術?)。

廣告

這部「偽術片」把大眾跟藝術的距離拉遠了很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