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周盤點 (1-7/10/2018):共通的天空

2018/11/21 — 13:11

三個年輕編舞截然不同,但又有所共通的中篇,與資深劇場和舞蹈創作人的兩個作品,為這個星期拋下了思索的引子:自由與監控、文藝與政治、解放與囚牢。

大館舞蹈季的《198491牆後的赤裸信息》由李偉能、邱加希及黃碧琪三個作品組成。李偉能的《世界(曾經)是平的》八月在澳門世界首演,這次在香港再演修改了很多,演出也由兩女一男變成兩男一女。也許因為場地的關係,演出由傳統的演區與觀眾席二分到這次舞者入侵散坐演出場地的觀眾當中,也嘗試與觀眾互動。李偉能將之前充斥的數字減省了,令演出比較清脆,不再反復吟誦多組不同的數字,令觀眾更集中在這幾組與社會或自身相關的數字。錄像的運用較澳門首演為佳,由於演區與觀眾席重疊,因此,日常生活被監控的題旨就更為突出,每一下舉動,都被納入他人注視的範圍。唇膏劃在身體一節,數字符號刻在我們身上的感覺更為強烈。不過,與觀眾互動並不是容易,要成功引導觀眾參與,需要一定的技巧。

邱加希的作品《圄》是三個作品中,惟一嘗試連繫大館這由監獄、裁判司署及警署變身而來的藝術空間的背景的作品,在監獄操場上,在阻隔監獄與外面自由空間的高牆前,一字排開地坐著的觀眾與站在牆前的一排舞者,如有一道無形的牆隔開了我們,彷彿對峙。空氣是自由的,但氣氛卻又壓抑。享受著自由的我們,看著如犯人般的舞者各自以一己微弱的力量去跟高牆對抗。穿著素色貼身衣服的舞者叫人想到一個個無辜掙扎的靈魂。看著他們以微笑迎向我們,將血肉身體對撞石牆,很難不想到為各種原因而逍逝的年輕生命。邱加希的牆充滿象徵意義,但又讓觀眾自行思考及聯想。雖然有資深舞者如莫嫣及莫穎詩,李嘉雯也有一定經驗,大部份舞者都很年輕,但他們對演出所需的感情投入及情緒表現都掌握得很好,很值得為他們鼓掌,相信編舞花了不少時間跟他們鑽研題旨。特別喜歡他們背向觀眾,抬頭向著牆的一段,肉身不能跨越只能想像。由個別對抗到最後如喪屍般的聚合與放棄,恰如一開始莫穎詩緩緩地在觀眾與舞者掙扎般爬向出口,到最後她穿著拳擊假人的外殻,一人分飾被俘者與俘擄者,施虐者與被虐者可以是同一人。對比極其強烈。

廣告

《睇‧女》是黃碧琪個人發現之旅的分享。她是香港少數以自身女性的身體和情慾為創作題材的編舞。這次可以說結合了裝置與舞蹈概念的演出,入場時觀眾只看到一個赤裸的女體,向上吊起的紅裙把整個頭部都遮蓋了,彷如一座無頭雕像。軀體的細微動作叫人想到舞踏對身體動作的處理。當紅裙跌下來,展露了她那化粧帶點詭異的面孔,這時觀眾看得到了頭但卻沒見到身體。女性作為慾望投射的身體,坦蕩地展露,有一定解放意味,而且,在這裡完全不帶半點情色的感覺,。黃碧琪邁出了一大步,但身體與情慾這題目,相信她還可以再走很遠。

三個作品,探討的主題儘管不同,但都碰觸了監控、壓抑與解放身體和意志這些題目。

廣告

本周餘下的兩個,一劇一舞,或者可說半個劇作個半舞。資深劇場導演鄧樹榮的《馬克白》,是他重構自己2015年的作品。這次沒有了撐傘的段落,卻在下半場讓男女立角反串馬克白兩夫婦,完場時引了一段毛澤東關於文藝的說話。鄧樹榮在原來的基礎上刪減,方向則加大瘋狂。黑衣人(馬克白兩夫婦的陰暗面)似乎太多和太直白,但對於反串及引用毛澤東,夠瘋狂和有意義。而且形體的運作接近舞蹈動作,可以說半劇半舞。

桑吉加的《茫然先生》,儘管個人認為某些處理可以好些,如減少觀眾人數,好像編舞原來設計的觀眾隨意走動和停下觀看演出的構思,便因為觀眾怕離開了便沒法再走近欄杆去看演出而沒有實現。但不失為城市當代蹈團近年的佳作。作品本身的確設計了一個被極度監控的空間,在四周滿佈的CCTV中,觀眾不僅看到演出者的一舉一動,連在身旁的,又或對岸的觀眾都看到,將現代社會具體的監控情況表現了出來(其後聽說有視覺藝術作品的CCTV的應用有對相近的處理)。劇場構作潘詩韻為不同的舞者設計了角色,桑吉加則以動作將一個個被監控的身體狀態呈現出來。

[盤點4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