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周盤點(14-20/1/2019):2x2

2019/2/5 — 10:51

這個星期的演出,兩個跟同一個編劇有關,兩個有台灣元素。

莊梅岩是本地少數的舞台劇女編劇,她不搞新派的劇場演出,也只專注於劇本創作,沒有編而優則導或演。她的劇本是紮實的,大部份也是細緻入微。這個星期有她一個創作一個翻譯的劇本上演。

《短暫的婚姻》本來是莊梅岩寫的電視劇,講一個喪妻男子跟一個丈夫出軌的女子似霧迷離的感情故事,改編成舞台劇,莊梅岩著墨的重點也不同了,這次以幸福的脆弱為焦點。男女主角的迷離關係是引子,說的是兩人對曾經有過的幸福婚姻的追思。劇本較電視版深刻了,可惜演員的演繹不夠細緻。

廣告

《色相》是莊梅岩2008年為香港藝術節翻譯的劇本,原著是Neil LaBute的《The Shape of Thing》,當時劇名為《改造情人》,由蘇玉華、葉榮煌、高皓正及朱仲暐演出,李中全導演。這次則由韋羅莎、劉俊謙、朱栢康、羅小林擔演,張銘耀導演。一個讀英國文學的老套男生遇上不愛框框的讀藝術女神,在交往過程中慢慢被對方改變,外在的是由衣著、談吐,甚至面相,而外在的不同也造就了內在的變化,他變得自信,也開始說謊。觀眾看著他逐步的演變。於他是愛情的魔力,於她,原來是一場藝術創作的實驗。全劇的高潮在於尾場韋羅莎飾演的Evelyn那一場 presentation,在當代藝術什麼都可以的思潮中藝術創作與道德的界線該如何劃定。韋羅莎演來恰如其份,朱栢康十分搶鏡,倒是劉俊謙的前後對比不夠強烈,失了點說服力。

愛麗絲戲劇實驗室的演出名稱《平庸的邪惡》,來自漢娜‧鄂蘭的著作,但演出實際包含了兩個故事三個段落。台灣的講母語的失落,當你無法理解上一代的話語時,沒法溝通時,那是怎樣的心情?而且,何謂母語?兩個演員細細道來,叫我想起自身面對的問題:我是說粵語長大,但父母其實來自台山。我的母語是台山話、粵語,還是香港語。台灣的故事也許更複雜,那夾雜了一個白色恐怖的事件。香港部份則以presentation方式,陳述鄂蘭的看法。形式是活潑的,演員也很有能量,但在內容上我是期待有更深入和自己的看法。

廣告

香港小交響樂團的音樂會「《最愛小提琴》:曾宇謙的布拉姆斯」請來了台灣小提琴家曾宇謙。才二十三歲旳他已走過不少地方演出,但在台上還是靦覥。台下則有不少父母帶著子女,又或說著國語的觀眾。大家前來欣賞音樂之餘,好像還帶著一些希冀:希望小孩看到大哥哥的成就而發奮;看到年少同鄉感到的自豪。而音樂外行的我,就單純地看一個藝術家沉醉在自己樂音的世界。

【盤點3_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