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周盤點 (20-26/8/2018):身體的事

2018/9/6 — 11:22

本周兩個演出,一劇一舞,都跟身體有關。

黃詠詩自編自演的全新獨腳戲的《胎Story》,顧名思義,就是關於她懷胎十月及嬰兒初生後,作為母親的經歷。劇名是一貫黃詠詩的玩字風格,演出也如她口碑甚佳的前作《破地獄與白菊花》般,以風趣惹笑的手法,講述人生大題目,《破地獄與白菊花》是關於死,《胎Story》則談生。演出以倒敍方式,先講已三歲的女兒現狀,再回溯發現意外懷孕到面對即將成為母親的現實,內裡雖然充滿惶恐,而且,即使有些是耳熟能詳的育兒經驗,黃詠詩也以她一貫的幽默抵死的獨白和語言節奏,讓觀眾笑個不停。自己也是母親,笑過的一刻即想起當新手母親的困難和惶惑,要我如她般都付笑談中,我想我做不來。佩服她將自己的經歷坦誠說出,以及最後的真情自白。看的是首演夜,黃詠詩似乎仍未足夠 warm up,唸獨白有些不順,中段演出節奏可以更佳。白色的舞台上一座小小的紅鋼琴配黃詠絲一身黑裙,視覺效果倒是不錯。

另一個是不加鎖舞踊館主辦,其藝術總監王榮祿與黃大徽聯手策劃的「舞蹈身視野」計劃中的一個篇章「身體書寫」的公開演出。「身體書寫」工作坊集會了四位詩人及八位舞蹈家,嘗試讓自動書寫與即興舞蹈這兩種創作方法對話。

廣告

這次公開演出在兆基創意書院小劇場舉行。場內中央白色的方格是主要演區,雖然也有些桌椅散落場地四角,觀眾大多圍著這白方格或坐或站地看創作人的動靜。雖然創作人有在觀眾中穿插,但其實彼此沒有產生任何關聯。早兩個星期去了這篇章的工作坊首場,看到雙方交流彼此對這兩種不同媒介的創作方式的看法。感覺上大家都由白紙開始,因此兩星期過去,看他們的演出,似乎還未找到溝通的點線,詩人與舞者都兼做文字和舞動的部份,但看不到彼此有甚麼交流或互相的呼應。希望這只是起點,各位創作人會繼續交流討論。

【盤點34】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