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每年書展,縱使喧鬧

2017/7/24 — 13:23

愛書,但很難愛書展,尤其是香港書展。

參觀書展,需要一點勇氣。每年逛書展,從灣仔地鐵站一起步,見人頭湧湧,兜兜轉轉,已經覺得疲累。走到大堂,浩瀚書海,頓覺迷茫,才記得還未吃飯,又餓又累,會場沒甚麼吃的選擇,更難找到讓人安歇的一張椅子。唯一可以稍坐的地方,是小講座台前的空櫈,你可以想像,書展大堂前聽新書講座的朋友,大概是甚麼狀態。

對新書作者而言,書展是一場修煉,令人學會謙卑。(聲明,以下都是真心話,絕非反話。)

廣告

看滿場出版社,書海無邊,你會明白,任何一本新書都只是滄海一粟,恆河沙數裏的一霎微塵。你以為自己的書是曠世巨著,實際上絕大部分人不屑一顧,最暢銷是漫畫、愛情小說、話題搞笑作品、工具書。自己重視的書種,只是小眾中的小眾。看到暢銷書作者的簽書會,年輕支持者大排長龍等待,作者是甚麼人?為甚麼名字從未聽過?才知道自己孤陋寡聞,嚴重無知,兼身處十個代溝。

在這種可能觸發書本密集恐懼症的場景中,如果自己的一本書能略為跑出,給人一丁點注目的機會,已是萬幸,必須感恩。新書要趕書展,也有理由,說到底,香港書展以入場人數而言,是絕頂成功的,它提供任何書籍一個接觸廣大讀者的地方,無人取代這地位。

廣告

家中書架早已爆滿,家規早訂禁書令,只准買電子書,真的要買實體書,買一本要丟一本。是年,去書展主要是到中文大學出版社簽書,閑逛了不過半小時,又破戒買了書。(去「港山‧港水」的小攤有貨。)

本年書展主題是「旅遊」,展銷攤位都講海外旅遊、拓闊眼界乜乜乜,很好。不過我們忽略了一個旅遊的好地方:香港。

近年,我在香港旅行,才發現,遊遍了半個地球,香港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還未熟悉。走在山嶺,也許說得出山與溪的名字,滿眼樹木與飛鳥,一路陪伴在側,卻是陌生的朋友。

書展主題叫「旅遊」,有點「阿媽係女人」的感覺。讀書,本來就是旅行,讀歷史,是穿梭時空的旅行;讀傳記,是穿梭人心的旅行。

繼續閑逛,遇上了王力雄與唯色的書。王力雄《我的西域‧你的東土》,早讀了電子版,但無付過錢,買一本磚頭,是為了懺悔讀書無畀錢;唯色寫西藏的新舊禁書,浩瀚高原,廣闊天地,有窒息的感覺;讀西藏,看香港,歷史在重演,我們的距離還有多遠?

這些書,平常書局難尋,重甸甸的行囊,總算有點意義。

縱使喧鬧,仍有自由,這是我仍然會逛書展的理由。


***   ***   ***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原刊於區家麟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