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毒婦林鄭」、「我仲未死」

2019/7/3 — 17:45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七一遊行差不多到終點,有兩條路走,一邊是遵照民陣安排行到中環遮打道,但在太古廣場一帶有一小組一小組仍在學年齡的小朋友努力呼籲行人可以選擇靠右往夏愨道方向去支持在立法會外的年青人。這是我第一次面對面看到這些未必是最,但肯定是屬於較激進那個群體,他們身軀大部分都瘦小,看來仍處於發育階段,每張面孔都是如此幼嫩,他們正就是要捱警棍,將來會被逮捕、追究、起訴、入獄的一批人,那一刻我不禁潸然落淚。

他們不似我等老鬼,他們沒有英國統治的回憶,沒有經歷過傳說中的香港黃金歲月,那個從不會有出來抗爭念頭的年代,然而即使已百孔千瘡,他們還是拼了命出來守護曾被兩國保證的制度。而我們這些沒有那勇氣、意志、膽量及體力的上代人,除了基本的「默默支持」,也要經常保持「做得一些得一些」的心態,切勿分化,繼續看清目標不變形不走樣的風雨同路。

憎恨林鄭看來除了無分年齡,也真是和職業一樣,無分貴賤,更無分族類,界別,甚至心理狀態,三次遊行雖然都是以年青人為主力,其實看當中什麼類別都有。過了灣仔舊三角教堂,未到軍器廠街天橋之前,路邊有一街站不斷loop「毒婦林鄭」口號的錄音,當然「毒婦」之後還有數她種種惡行,我個人十分enjoy 這句「毒婦林鄭」,不期然勾引一些遠古回憶,兒時跟隨家中傭人看大鑼大鼓古裝歌唱粵語片,那些「三司會審」場面,公堂上拉出個作惡多端的鳳凰女或李香琴時,主審的靚次伯(或半日安)總會大動肝火怒斥「毒婦XX」。

廣告

這個街站屬於調景嶺一間佛堂,痛罵「毒婦林鄭」那把聲音,無論聲線、咬字一聽就知是出自老一輩,而且十分地道的香港人,很難想像現今年青人會用「毒婦」二字。其實6月16號的遊行已留意到此街站,那次也是不斷loop,而且較長,是「惡毒婦人,林鄭月娥!」,「婦人」同樣也不是現今年青人常用的字眼吧,例如大概只有鄭經翰一輩才想得出用絕妙無比的「范婦人」!而上次 616 大罵「惡毒婦人」那把聲是另一人,聲線聽來更老,而且帶點八婆式的camp,「惡毒婦人」出自此把聲音真絕是天作之合。

其實不合時宜,out了多個generations 又何止「毒婦」一詞,它真身林鄭何嘗不是,傳聞她神隱後出來率先慰問一眾警隊代表時有講:「好多人以為我死咗,但我唔會死得去。」讀完這句我忍不住哈哈大笑,這明明是以前粵語片御用八婆馬笑英的對白,怎會來到2019年從特首口中噏出來!以前黑白粵語片中的婆媳糾紛、鬥咀場面,譚蘭卿和鄧碧雲也好,黃曼梨和白燕也好,馬笑英和吳君麗也好,惡家婆發晦氣時,總會惡形惡相又帶點「得戚」去鬧新抱:「以為我死咗?我死唔去!」當中譚蘭卿或用擠眉弄眼來搞笑,黃曼梨會燥發爛渣,而馬笑英則肯是作街市婆潑婦式的謾罵了,總之各師各法,都是好戲連場。港大生林鄭用什麼方式演繹?可惜輪唔到我在場無從enjoy,不過我可以想像當時她閃爍不定的商標眼神必然大派用場。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