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毒男是這樣煉成的(沉淪篇)──讀白先勇《寂寞的十七歲》(下)

2016/2/16 — 17:30

沒有人想孤苦一人。
但能否脫離這種境況,有時候須依靠別人的力量。
(網上圖片)

沒有人想孤苦一人。
但能否脫離這種境況,有時候須依靠別人的力量。
(網上圖片)

小子於上兩回先是論述了楊雲峰的毒男特質,後分析了家庭對他的影響是何等的惡劣,「毒男」就是這樣逐步打造而成的。白先勇透過小說帶出了一個值得讀者咀嚼的問題:楊雲峰這樣毒毒的活到十七歲,他的生命中有否遇到過救贖的力量,拉他一把?若有,結果如何?

在楊雲峰的童年,只有一個人曾欣賞他,肯定過他的價值,就是前文曾介紹過的吳老師,他小六時的國文老師。吳老師曾將楊雲峰的作文「母親」貼在壁報上,內容正是寫了他幼時母親早上餵他吃「芙蓉蛋」的事。這是他整個小學生涯中,唯一讓他感到成功和受肯定的事,所以他「得意得了不得」。小說中暗示了吳老師成為了楊雲峰對母親感情的一個替代。當他興沖沖回家向母親分享作文貼壁報之事,她只是冷淡的反應:

媽媽撇了撇嘴道:「傻仔,這種事也寫得出來。」

所以,楊雲峰直接抒發出心聲,道出對母愛的渴求:

媽媽就是這樣不懂人家。不知怎的,我從小就好要媽媽疼,媽媽始終沒領會到這點。

廣告

當他提出了這情感的需要後,他直接的說了一句:「我喜歡吳老師,她的聲音好柔,說起國語來動聽得很。」他想和母親更親密,但母親不大理睬他;他不敢和同年齡的女孩子接觸,唯獨吳老師是例外,也只有她願正常的看待他。若果在他中學時繼續和吳老師有來往,吳老師能持續地支持他、鼓勵他,或當他面對同學排擠時開解一下,或許,楊雲峰不會變得這樣孤僻。可惜,吳老師早嫁人離開了台北,和楊雲峰沒有聯絡了。第一個救贖的契機便也就消失了。

去到楊雲峰十七歲,因著父親面子,強升上南光高中後,繼續過著孤獨的校園生活。班上各群體他都不能融入:讀書好的,和他是兩個世界,例如考第一的李律明上數學課一聽就懂,他「連幾個角都分不清楚」;壞學生呢,也是兩個世界,他們穿得風騷,常大聲談女人經,唱著流行曲,而他卻「拘謹得厲害」,雖然佩服這班人的鬼聰明,卻「打不進他們圈子裡」;餘下那群女生,有幾個常混著男生堆中,楊雲峰的評價是「渾身妖氣,我怕他們」。楊雲峰在班中過著遊魂的日子,上課聽不明白,又沒有朋友能相處,小休時只躲在課室裡看閒書、小說,自己在亂想、發呆。在這個班裡,只有班長魏伯颺理會他,願正常的看待他。魏伯颺字漂亮,會幫字醜的楊雲峰寫練習本上的名字。學期中的體能測驗考單槓倒掛金鉤,楊雲峰翻不過去,在空中手一滑摔進沙坑去,頭昏昏,鼻子流血,同學都只在笑,只有魏伯颺走過去關心他,扶他去醫務所。魏伯颺看到他面色太難看,好心的堅持送他回家,同坐三輪車。楊雲峰活到這樣大,從沒有人這樣對他好,他一路從母親處求之不得的情感找到缺口,便一口氣向魏伯颺傾瀉出來,白先勇將其內心情感之轉折寫得仔細。當魏伯颺安慰楊雲峰時:

廣告

不曉得哪兒來的一陣辛酸,我像小孩子一般哭了起來。平常我總哭不出來的,我的忍耐力特大,從小我就受同學們作弄慣了。我總忍在心裡不發作出來。爸爸媽媽刮我,我也能不動聲色。心裡愈難受,我臉上愈沒表情。……可是枕在魏伯颺手彎裡,我卻哭得有滋有味。

如上篇文章所言,可憐人必有可憐之處,楊雲峰剖白自身,解釋了其激烈行為的因由:

大哥二哥在家時從不理睬我。只要有人給我一句好話,我反而覺得難受。 我曉得我不討人喜歡,脾氣太過孤怪。沒有甚麼人肯跟我好,只要有人肯對我有一點好處,我就恨不得把心掏出來給他才好。

楊雲峰雖然「毒」,但內心是善良的。他歷年累積的負面情緒若能透過魏伯颺慢慢包容和疏導,終有歸零之日。但這種情緒相當雄厚和澎湃,非常人能受得住:

我喜歡跟他在一起,……我真希望他是我哥哥,晚上我們可以躺在牀上多聊一會兒。 我對人也有一股癡勁,自從和魏伯颺熟了以後,整天我都差不多跟他磨纏在一塊兒。早上我在公共汽車站等他一起上學,下午我總等他辦好事情一同回去。下課解小便我也要他一道去,不要笑我,我實在沒人作伴,抓到一個就當寶貝似的。

從那半哀求,半自白的口吻可見,楊雲峰視魏伯颺為救命稻草,既是報答,亦是求救。魏伯颺也真是非凡的好人,受得住這股澎湃的情感,可惜卻受不了旁人的閒言閒語。因著魏楊二人過從甚密,有同學笑言楊雲峰是魏伯颺的「姨太太」,讓魏伯颺揍了同學一頓。當楊雲峰從魏伯颺口中得知這些情況後,主動提出不要再一起。楊雲峰終歸是善良的,不願他所珍視的人難過,他主動的建議解決了當下的問題,也順之關上了自己的心房。第二個救贖的契機也就此消失了。

楊雲峰的人生,錯失了兩次救贖的機會。
(網上圖片)

楊雲峰的人生,錯失了兩次救贖的機會。
(網上圖片)

楊雲峰是不幸的,善良的他遇著太多壞人。他生命中最缺乏愛,最需要愛,卻沒有人能有耐性給予。他只有微小的寄望,但沒人願聆聽和滿足。當然,他自己的性格亦是導致其不幸的一因,但冷漠的世界對他的傷害更深。尋愛不果,疏「毒」無力,救贖失敗,終致他沉淪,經歷那被唐愛麗玩弄,和家人決裂,逃學險被性侵的「寂寞的十七歲」。面對有需要的人,願我們能多一分包容和同情。多一點愛,世界會多一分溫暖。話雖簡單,行出來卻不易,權作閱後的一份反思和提醒吧。

 

上回文章:

毒男是這樣煉成的(毒男特質篇)──讀白先勇《寂寞的十七歲》(上)

毒男是這樣煉成的(家庭篇)──讀白先勇《寂寞的十七歲》(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