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比絕望更絕望,絕兩次

2018/11/19 — 19:07

《義不容情》截圖

《義不容情》截圖

看了頭三天《義不容情》,回心想,只是晚飯時間一家大小看齣電視劇罷了,真需要情緒起伏到如此巨大程度。一個人被冤枉已經慘,而且還要被判死刑!又不只死一次,在問吊前救回,再滿懷希望再翻案再審再判死多一次。可知道雙程來回地獄比單程絕對更殘忍。藍㓗瑛從第一次的掙扎、不捨;到第二次終極絕望而冷笑、默然不語、口紅歪斜,演技層次分明。其實第二次頻死前已成厲鬼,你會想罵編劇是否太曲折離奇太掀高扯落太催淚。那是一種介乎殘酷現實和誇張煽情之間的爆烈戲劇。同時我們又知道,世事未必不可能如此發生。

首三集幾乎就是藍潔瑛讓普羅大眾震慄不安的個人表演,我實在相信,今次重播,不少人會刻意避開頭三集,明明是齣社會劇,卻又滲透陰森詭異。她是怎樣做到的?劇本和製作?但黃日華獨個兒的時候沒有這個張力,即使他鋪滿全身膠袋扮傻佬抱著兩個兒子作勢跳樓,也沒有。是去到他探監,面對藍潔瑛,被她一直歇斯底里地指責;「我都就嚟死,你都唔幫我做少少嘢(睇住個仔)!」終於連黃日華也被恫嚇得口水鼻涕齊來,他才演到真正的羞愧和絕望;同時李泳豪的天才,亦一下被牽引,叫那幾聲「媽媽」,每一記都叫人心膽俱裂,很奇怪他年紀少少沒有被藍㓗瑛嚇壞,後來想起,他的媽媽是施明,亦不是省油的燈。藍潔瑛的在場,令所有人都被懾進她的地獄,令所有悲痛和怨恨都提升了三度。她不是用技術的,她是消耗意志的。她在演梅芬芳,也在演梅芬芳的鬼魂,一直穿梭陰陽二界。

當年大家都似乎更傾慕同期的曾華倩、劉嘉玲。說藍潔瑛靚絕五台山,其實是種輸蝕。廿年前在 TVB 工作期間,跟綜藝話劇組的同事閒來會討論,藝員們真人最美是藍潔瑛和邵美琪。但她上了熒幕又未必最鮮豔奪目,只見她的五官非常勻稱,小鼻小嘴,一對眼睛的黑和白比例和形狀最別具奇妙的靈氣,更容易走漏眼,她的身材同樣勻稱,不下於劉嘉玲。但不容否認,她的滄桑比誰都早出現。

廣告

韋家輝有份欣賞她,即是也有份讓她癲起來。他的劇,一部絕過一部。雖說每個人的遭遇都是自己造化。如果她沒有走進那演技的深度,儘演那些鄰家女孩,如曾華倩演梁朝偉刁蠻女友的角色;或者像劉嘉玲,演技慢慢一點一滴累積進步,或許會較安全。她是走得太高太快,一下子把自己消耗得太劇烈。演完一部《義不容情》熱過身,三年後未平復走去拍《大時代》,一直被丁蟹錯愛折磨。早年說過,看《大時代》的觀眾也會神不守舍,何況投入跳進那深淵去演戲的人。沒辦法確定性侵欺凌的真實,如果確有其事,一定也是構成她今天田地的重要緣故。藍㓗瑛獨個兒走到那個人跡罕見的境界,只一人領受那茫然和孤寂,然後枯萎凋零,漸漸蒼蠅也聞味而至。

聽說演戲去到極致入神之境,演員自身和角色其實不斷在以千分一秒極速交換調度,這怎會不是容易讓人失常的狀態。功底厚的演藝者,不容許自己失控下墜,會永遠保留自己第三隻眼睛,放在遠方一角,觀照著自己和角色之間的縱橫交錯,在混沌無助的絕地,發放最後一絲光明指引回魂之路。韋家輝的故事太絕望太黑暗,但竟然未能完全怪罪於他。他每個故事所創造的無間地獄都是預告。回到現實,那個所謂天理循環,的確沒有很恰當的存在,仗義之人就如鄭君綿般老弱無力。藍㓗瑛和我們的魂魄,即使有機會醒悟過來,也是無家可歸。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