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主超人好無睇?與導演林瑞熙吹兩嘴

2015/12/21 — 11:19

「在這個城市,大家都習慣於平凡又規律的生活。但是,今天,一切都會被顛覆!」這是早前 TVB 節目《網路挑機》播放的《民主超人 (Ultraman of Democracy》起首第一句。這部長約七分鐘的影片,以日本特攝片的形式,講述民主超人打怪獸的故事──當然無咁簡單,不過詳情就讓看倌自己睇吧。

片子由林瑞熙執導、伍公子編劇。團隊有 15 人。因為是 TVB 項目,所以有羅樂林等專業演員演出,此外就只有約 15,000 元製作費(有無搞錯!),雖說額外提供演員廠景,但還是明顯太少。整個計劃由今年八月初開始構思,八月中開始製作,三個月後完成。

廣告

影片推出,反應有好有壞。大台 Forum 有帖《網路挑機》,出 poll 講民主超人觀後感,結果如下:

你對民主超人的觀後感

拍得幾有心機 2
好有創意 3
有電影感 2
寓意深長 3
呢集最好看 1
唔知噏乜 10
網上睇會好哋 2
唔夠深入 0
曲高和寡 0
眼高手低 3

廣告

以下是部份網民留言:

垃圾。TVB 節目嘅質素明顯比佢地d作品高十萬倍,但卻要比呢班低質素嘅網路達人強烈批評,真係無天理!

唔知佢講乜…+1
只係知道佢地條條片都係諷刺時弊再加政治話題

樓上班老餅咪就係適合地愛回家個 d 囉,唔洗諗野唔洗理解劇情,人地將d寓意餵埋你口邊。
所以班年青人拍 d 稍微有少少隱意既片唔怪得你地都唔知講乜啦

高登有,將條片當正謎語來解。

好多人都會話唔明民主超人 UP 乜尻,甚至乎覺得好低質,好垃圾 
從文本角度上黎睇,佢係一個諷刺港豬同現今政制問題既喜劇短片 
分別從民主政制,功能組別既議會制度,同獨裁統治三種制度作出批評 
然而從影像系統上甚至 Soundtrack 運用上黎睇,就會發現民主超人比想像中深...

(詳看原帖

到底套片點理解?算好定唔好?作為一個平民觀眾,當然我有我諗法,不過與其齋講我諗法,不如找找林瑞熙做對談:

 

問:首先,片初有用到半咸半淡的旁白。對我來說這顯然是一種富政治含義的、非本土的符號。姑勿論語言與本土文化是否必然相關,這種「非廣東話」的元素,在後來的故事入面好像沒有再引申。也就是說,看不到民主超人的故事和本土的緊密關係為何。可否勞你談談你的看法?

林:從一開始收到劇本時,作為導演就要為作品進行風格定型。今次劇本原型是一個超人打怪獸的題材,用日本特攝片的手法變得理所當然,旁白是一個日本人叫和泉素行 (Soko),他亦是主唱片尾曲的歌手。

要為文本以上賦予更深層的意義,是每個導演首要的任務。文本看似諷刺港豬及各種政制的缺陷,更深層的意義是訴說獨裁者的崛起與虛偽。說穿了,民主超人有部份是講中日關係的。

問:原來是這樣。作為觀眾我可想不到他是日本人,還道是大陸人哪。有時我想問,如果像我這樣的觀眾,聽不出來他是一個日本人,你認為這也是你計劃之中的嗎?作為導演,你是否會要求或希望,觀眾知道他是一個日本人呢?

林:我並沒有要求或者希望觀眾知道他是一個日本人,因為他在片結局說了一句非常標準的日本語,所以我認為這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事實(笑)

問:明白。那麼我們繼續看吧。戲入面有許多矛盾位,比如說,漂亮的女生其實是爛口的。這裡我作為觀眾,是覺得突兀的。我會問自己,這裡刻意傳達一種有別於主流的想像,這個設定有甚麼意義呢?

林:漂亮的女生說粗口與群眾看見怪獸時的反應,都來自於香港人的矛盾和虛偽,而這種矛盾和虛偽導致一種香港的畸形產物,例如網絡公審,關愛座。更甚的是諷刺香港人面對重大的社會議題與危機,往往走出來的少,多是留在家中屌。換個臉書頭像,到金鐘打個卡就等於表態。其實正是消費自己的抗爭意志。

補充多點,近年常說香港人對政治敏感度大增,但認真地反思過往一年香港發生的事,香港人對事情只作粗淺的理解,簡單的表態就收工了事,永遠服從單一論述,無考慮抗爭路線上的多元性。民主超人講的是香港人的態度正是導致獨裁者崛起的原因。

問:若說人們見到怪獸舉手機拍片,那我可以明白你想要傳達的意思,就是那種港豬經常會有的打卡文化。可是漂亮女生我還是不很能理解。到底一個靚女講粗口,和她消費自己抗爭意識的關係是......是想說,很多人外表裝可愛斯文,其實把憤怒和不滿埋藏在內心?還是......?

林:漂亮女生的表達與群眾反應的表達是兩種手法,拍片群眾是出於語言與行為上反映該種矛盾,而漂亮女生說粗口是意識上的矛盾,香港人(包括你和我)很容易跌入這種思考謬誤,對事物有刻板印象,誰說漂亮的女生就不可以說粗口?片中就是突顯這種刻板印象產生的矛盾。

問:唔,我理解刻板印象的問題。可是刻板印象的破解,也會讓人連結到主題的考慮吧?比如說,靚女當然可以講非洲話,誰說不行?如果她講,也可以打破我刻板印象。問題是打破這個印象,和主題有甚麼關係?她講粗口,與港豬心態,或甚至中日關係,的連結點是甚麼呢?

林:要知道女生說粗口之前,曾經說怪獸很可愛;但怪獸雙腳露出,女生卻爆粗出來。營造這種反差的目的是突顯人的矛盾和心態。連結點是,獨裁者往往不是自己走出來專橫,就可以成就一個獨裁者,而是很多愚昩無知的人造就出來。要知道製作單位上上下下不是稱呼這角色做靚女,是港女。

問:明白。所以我是把焦點落在點解靚女會講粗口的問題上,而你們計劃時的概念,其實是想突出直至怪獸露出腳,她才識得覺得核突,屬愚昧無知的港豬。對吧?

林:對呀

問:換個角度問,有幾多元素,是因為它是一條網路片,所以只因為它合網民胃口(或所謂,夠爆)而加入,但其實對反映主題並無實際幫助的呢?你導演一條 youtube 片時,會有這種掙扎嗎?

林:我沒有安放任何元素去符合網民口味,偏偏民主超人是徹徹底底地走偏鋒路線,是走小眾路線的。如果要迎合網民口味,我大概會把他拍得寫實一點,將社會議題說白一點。抽水味再濃一點。所以從頭到尾,我都沒有將其視為一條網絡片看待,反而在挑戰動態影像的可能性。

問:我的觀點是,港女講粗口確實是一種打破定型的做法,因此作為觀眾的焦點,難免會被引導到「哇,她怎麼講粗口,真係睇唔出」的理解上。而對你來說,你希望的是觀眾覺得她笨(而不是粗俗),睇到腳先知核突。我會覺得,這個情況屬於訊息誤傳。想要做到你想做的,其實不必安排她講粗口,可能只要話:「下,原來咁核突架」,甚至更笨的:「下,原來唔係吉祥物,係怪獸」,更可以傳達到愚蠢的印象。你點睇呢?

林:因為反差要強,對比要夠大,除了要覺得她笨,更要覺她爛,所以群眾都好爛口。(笑)

問:哈哈,那倒也是呢。

那麼我們去下一步吧。我想討論的是畫面美術方面的問題。畫面有些東西刻意做得很真很荷李活,如場景和火;但有些又刻意做得粗梳,如怪獸的外表。我想問這兩者的差異,又是怎樣的考慮呢?

林:美術方面,無論調色上,超人和怪獸的造型,都要形造一種強烈的對比,畫面的顏色偏向橙和藍,橙和藍是色相環中最具對比度的,當然這是參照 Mad Max: Fury Road 的手法。我不會否認,超人和怪獸的粗糙正與真實的環境做成強烈的反差和對比,對比強,反差大是民主超人很重要的表達手法。

問:那這種表達手法,想呈現的是一種超現實的感覺,讓觀眾意識到這不是一場純粹的災難 show。我推敲是這樣的想法?

林:可以這樣理解,既不現實亦不是喜劇。

問:不過怪獸倒是夠晒有喜感......

林:我都將所有隱喻和悲哀埋藏在喜感底下。

問:這倒也是一個複雜問題。作為導演,相信平衡「笑中帶淚」和「搞爛 gag」是很難的事吧。這個是你創作時的其中一個難題嗎?

林:無錯,寫一個劇本是編劇的責任,如何說一個故事是導演的責任呀。

問:所以你有擔心故事會說得變成「搞爛 gag」嘛?如羅樂林講講下野,森美突然彈出來之類......

林:從來不會擔心,我認為這是一個頗有力的 plot twist,與羅樂林認真的對白造成強烈反差。

反而我稍為失望的是,大部份觀眾的反饋,都覺得這部份很好笑。要知道民主超人是在 TVB 其中一個節目播出的,超強選擇一分鐘和超人選擇一分鐘的英文都是 Make your choice,森美這部份正正用來突顯民主制度的缺陷。片段中大部份人一如港豬一樣,只顧自身利益卻忘記擊怪獸的本義,拖跨了民主超人。

問:其實是咁的,我不覺得那一場特別好笑,不過也不覺得那是嚴肅話題。我覺得片段內容可能花心機做了很多符號,可是觀眾不是符號解讀員,對我作為觀眾來說,隻民主超人咁 Q 騎呢,又一出場輸鬼左,咁雞,我打從一開始就無諗過佢會贏,也沒有它想贏的渴望。所以它瓜了,我不會覺得可惜,更不可能認真思考民主的問題。

反而如果首先我對民主超人建立了認同感,我真心想佢贏,結果佢輸左喎!我會好自然去諗,唔想諗都會諗,點解佢會輸?係唔係民主有咩缺陷?點解電視台要抽水推開羅樂林?點解 D 市民根本唔支持民主超人?咁港豬的概念就浮起來了。

林:嗯,這點很重要,亦的確是值得我反思的地方。

雖然它是一套特攝片,但其實不然。我亦曾經思索過一個問題,需要為超人建立認同感嗎?因為這是我們對各種政制的控訴,一直以來大家都過份地用感性的角度來思考民主,往往都用世上無一個制度是完美作辯解,這是理則學上的謬誤。

這問題亦可以追溯到佔領期間,在佔領期間讓我理解到抗爭者的陰暗面,其實無人希望在這埸抗爭獲勝。大家都在等待失敗一刻,然後轟轟烈烈地退埸,大家互相安慰一下就好了。猶記得吳?儶在「講清講楚」問過周永康,馬丁路德金的公民抗命是黑人可以在巴士坐對抗黑人不能在巴士坐,甘地的公民抗命是製私鹽對抗官鹽,而佔中呢?佔中與爭取真普選有何扣連?在我而言,單論這點,佔中都夠晒騎呢。(頭盔:我也是佔領人士)

大家總會在日常用得把口,大隻講。佔領人士亦然,空喊口號,對準政權喊可恥就有用嗎,依賴抗爭主導者,又為這埸抗爭做過幾多?在我而言,從他們身上我看不到任何勝算,亦見不到任何成效,至少一句 We'll be back , 過了一年,上周三有幾多人回來了?我見不到,這不是一個要觀眾反思甚麼,而是我們在控訴甚麼?

問:所以,你會認為,這套影片其實有一種強烈的控訴意識嗎?

林:對呀

問:因為我看到你說,對大家睇到森美個位只懂笑,感到失望,所以合理推論是,這部影片有「鬧醒班港豬」的目的。因此你的目的最少有兩個:控訴和鬧醒

你認為這兩個目的會令你在操作上有衝突嗎?比如考慮是否為超人賦予認同感的時候?

林:我不認為操作上有衝突,因為民主超人是在 TVB 節目中播放的,所以我認為森美這部份亦是對電視台的一種嘲笑,在我看來 TVB 也是一種專制獨裁般存在於大大氣電波。

問:明白。最後一問:總括來說,你希望這次的電影能夠收到甚麼效果呢?

林:總括而言,我希望看得明白看得清楚的觀眾,在僅餘的日子?的訊息,意義和警示傳達開去,並身體力行改變我們的香港。對於看不明白的觀眾,如果可以的話,回去重看一遍,直至明白為止,如果不願看又不明白的觀眾,我希望你們不會做自願被吃的豬,趁著還有僅餘的自由,試著改變我們生活的地方。在我而言,希望民主超人帶給我的,是還有機會拍攝多一些實驗性強的影片。

謝謝大家,祝生活愉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