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化局」vs「撚化局」──讀黃英琦女士回應周博賢先生一文有感

2016/7/7 — 10:18

牛棚藝術村

牛棚藝術村

剛在網絡上讀了刊載於端傳媒的兩篇文章,先是音樂創作人周博賢先生的《「民間文化局」是為何和如何煉成的?》,然後是由文化評論人黃英琦女士發表,題為《黃英琦:回應周博賢,「民化局」就在我們生活中》的文章,尤其後者,閱後不少感慨,因而畫蛇添足,聊表所想。

韓國故事,何不食肉糜?

黃英琦女士在香港文化界貢獻良多,江湖地位崇高之餘,亦見多識廣,回應周博賢先生的文章前,先分享了她因剛好身在首爾而想到的三個韓國故事,分別是《韓民族日報 (Hankyoreh) 》、「美麗基金會 (Beautiful Foundation) 」和 iCOOP KOREA 消費者合作社,作為民間如何能靠不同自發方式,為人民提供真選擇的例子。老實說,若抽離香港人的身份去閱讀這些例子,立時會血脈沸騰大聲叫好;然而,即使撇開根本的民族性相異不談,每當想到香港選舉制度中的的功能組別、香港農地現況、香港政府調低食物質檢標準以迎合內地產品的新聞等等…頓時覺得全世界其實都不乏民間力量抗衡社會主流的例子,但除非你跟我說的例子是中國環境下發生的,比如深圳都有自己的真報紙、廣州市長上任前是推動民間公義的維權律師、上海的小店如何團結去和大財團競爭等等,否則種種成功例子只是「何不食肉糜」的故事而已,正如黃女士介紹,人家現任首爾市長朴元淳,是其中一位公民社會奇人,曾是維權律師,單是這點,其實不就已曲線說明了,香港「第二文化」點解搞唔到?你懂的。

廣告

香港的民間文化力量?

韓國的例子後,黃女士的文章有以下一段:(此為原文全段內容,並無修改及刪減)

廣告

從以上的脈絡反思,香港文化人不應妄自菲薄。在過去 20 年,我也積極參與了文化公民社會的發展,見證了文化政策可以由下而上改變。文化界不少前輩曾集力推開幾道牢牢關上的大門,才形成今天的文化結構和民間文化空間。例如 1970 年代的香港藝術中心,以至 90 年代有民選成分的香港藝術發展局(藝發局),都源自文化界與政府的角力,是民間爭取回來的。

看到這裏,開始有點隱隱然不對勁了,沒錯,例子都是值得肯定的,但可惜全是 good old days ,回歸後以至近幾年呢?那道大門仍是僘開的嗎?今時今日,一齣名為《案件編號 D7689》的話劇、電影《十年》的遭遇、「台灣國立」風波又點計呢?再講,1 970 年代香港藝術中心之後還有哪裡?90年代藝發局有民選成份?廿年了,今日的藝發局呢?成為了什麼?就連藝發局主席有嫌疑以公帑捧自己個歌星兒子都不用解話了,立法會的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功能界別無稽的選民資格為何至今如舊?香港的民間文化力量為何要爭取的愈來愈多、爭取到的卻愈來愈少?

眾籌?厚植公共領域?俠義精神?

接下來黃的文章提到以眾籌去支持社會多元自主、以共享和團結等等去開拓公共領域的種種可能,積極正面的提議似乎朝氣勃勃,但想深一層,這些不是都已經有人在做嗎?為何今時今日的境況卻愈來愈有不進反退的感覺?想搞電視台的人?有!想運用工廈、街道和公園的人?有!富俠義和團結精神的人?有!只是拖後腿和不斷收窄可能性的,更加有!讀黃女士的文章至此開始有點氣,她既然是圈內人,會不知道工廈運用為何發展不來嗎?本地藝術家周俊輝由工廈藝術關注組搞到出選立法會功能組別啦!火炭由 2001 年左右開始有藝術家進駐到十五年後的今日,發展局的網站依然指出工廈作藝術工作室是違規使用呀!

當年政府以「活化工廈」四個字就搞垮工廈的可能性啦!牛棚?本來喺油街自主好地地架,搬咗去牛棚依家咩境況呀?後面就嚟起做主題公園啦!公園的可能性?禁止咩咩咩的牌多到成為國際奇聞呀!俠義?朱凱廸喺東涌抵抗領展霸權快要就義啦!黃女士的文章說得沒錯,「民化局」就在我們生活中,但政府卻處處扮演著「撚化局」的角色,在不斷「撚化」本地文化界的情況下,實難如其文結語「在受制約的社會中尋找出路」般輕描淡寫…

球員 vs 足協

最後,黃英琦女士的文章既然是回應周博賢先生的,多少也要一提周生寫的內容吧?縱觀周的文章,宏旨在頭兩句已開宗明義──「在中國因素依然存在的環境裡,要重奪我們的創作與言論自由」,因此其提出的「民間文化局」(民化局),是衝著「中國因素」而來,以近日熱門的歐洲國家盃足球比賽為例子,周的提議,是球員受制於足協的情況下可以做什麼來抗衡;黃的文章呢?卻在指出球員已經一直做得很好,只要再同心協力一齊踢好場波就得架啦!咁足協呢?現在討論的是「中國因素依然存在的環境」啊!黃英琦女士,不好意思,作為回應的文章,你的內容是否稍欠說服力?能否正面談談「中國因素下」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呢?十分期待你的不吝賜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