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居投訴大館酒吧、表演製噪音 營運方:設分貝監測 符政府規定

2019/1/31 — 19:05

大館

大館

上周六晚,中環藝文場地「大館」舉行戶外演出時,兩名中西區區議員許智峯與吳兆康闖進演出範圍抗議,指大館長期進行高聲浪表演,使居民受噪音滋擾。事件令公眾關注藝術創作與居民生活安寧的平衡。中西區關注組召集人羅雅寧向《立場新聞》指她亦收到居民投訴,香港賽馬會作為大館營運者責無旁貸。大館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時則表示,館方對所有戶外活動均有作現場實時聲浪監察,將音量控制在合法範圍。羅雅寧亦批評大館的餐廳酒吧不時經營至凌晨,嘈吵擾民。大館則回應,已向有關餐廳轉達意見,並強調會確保餐飲單位於 11 時後關閉門窗,並要求顧客須留在室內。

此外,許智峯與吳兆康的示威行動,亦令部分觀眾不滿影響表演進行(詳見另文報道)。

廣告

羅雅寧:馬會責無旁貸

中西區關注組召集人羅雅寧向《立場新聞》指,大館監獄操場「高牆上已經是贊善里住宅區」,自己確實多次從附近居民口中聞說大館噪音問題,「大館改建過程中已經好慘,成個地盤,有個朋友對到正,起緊嘅時候完全開唔到窗。依家開咗館,又有好多表演」。羅雅寧相信許智峯、吳兆康等議員定曾接獲相關投訴。

廣告

本月 3 日,中西區區議會已通過動議,「要求大館停止在贊善里鄰接的監獄操場舉行具噪音滋擾的活動,以及採取有效措施減低聲浪,保障半山民居安寧。」 羅雅寧表示:「區議會出得聲都唔係小事。」

羅雅寧強調,香港賽馬會作為大館營運者責無旁貸。「表演者或觀眾,只喺嗰個 moment 去,但要居民長年忍受喺好大問題。而馬會有冇做任何措施控制音量,或者夠唔夠呢?咁好似 sofar 馬會都未有任何回應。」羅雅寧認為表演若對街坊構成負面影響,高聲浪演出應於室內進行,在監獄操場的表演則不要用擴音器。

羅雅寧表示,自己曾親身體驗過大館的噪音。上周一(21 日)下午,她在贊善里處理事務,突然聽到一聲「巨響」從大館監獄操場那邊傳來。她形容「噪到震」。事後她到大館查看,發現該處正在進行表演彩排,並向職員反映聲浪過大,會造成噪音滋擾。當時職員向羅雅寧表示會跟進,但亦指有時很難控制。《立場新聞》之後再向「風平草動」節目策劃人 Orlean 進一步瞭解當天情況。Orlean 憶述,羅雅寧前來當日是他們入台彩排的第一天,正在測試音響設備,也有留意到羅雅寧向職員反映聲浪問題,「但嗰日之後都冇再收到投訴」。

圖片來源: New Arts Power Facebook

圖片來源: New Arts Power Facebook

直到周五(25 日)晚,有附近居民向羅雅寧傳來影片,影片從高處拍攝,仍可聽到樓下大館正在進行演出的聲響。當時正在舉行「風平草動」系列的「樂園(終章)」,演出時間為晚上 9 點至 9 點 45 分左右。Orlean 指該場演出的確有音效,並較其他三個節目大聲。Orlean 表示,她有接獲該名居民親自投訴,亦即時向居民表示理解,並承諾再作調整。

大館:戶外活動設現場實時聲浪監測 符合政府規定

有關戶外表演活動聲浪過大的批評,大館向《立場新聞》強調,大館重視睦鄰關係,對所有在戶外空間包括檢閱廣場、監獄操場及半開放式的洗衣場石階舉行的活動,均有進行現場實時聲浪量度及監測,而且均會於晚上 11 時前結束。大館表示,「明白附近居民對部分戶外聲浪的關注,惟大館重申所有活動均符合政府規定。」館方補充,「我們不時審視及檢討戶外活動,包括聲浪的管理及相關的程序安排,如活動前後的設置及拆卸等,盡量減低對附近居民可能造成的影響。」以「風平草動」為例,大館表示曾與主辦機構溝通及審視情況,主辦機構亦已降低器材的聲響及調整節目安排等。

Orlean 認為大館聲浪監測確實頗為嚴謹,「真心講佢哋(大館負責聲浪監測的職員)好盡責嘅。」、「大館 technical 團隊都好緊張,mon(monitor)住分貝㗎」。她表示,大館職員一發現現場分貝值稍為超出標準,就會馬上從位於監獄操場附近的辦公室「衝落嚟提醒我哋要細聲啲」。彩排期間,晚上 9 點半後更不允許 Orlean 他們使用任何音響,亦須於每晚 11 點前結束彩排。

至於分貝值方面,Orlean 指大館限制他們日間聲浪控制在背景噪音加 10 分貝,晚間則控制在背景噪音加約 6、7 分貝。根據政府的《音樂、曲藝或歌唱表演活動的噪音管制指引》,在民居附近於上午 7 時至晚上 11 時進行活動,聲浪不得超過現存背景噪音 10 分貝。換句話說大館的規範若切實執行,可算合法。不過即便符合法定標準,Orlean 理解附近居民難免會受到影響。

「為咗居民,其實 artists 都有一定程度 compromise。」Orlean 說。這次策劃「風平草動」,從彩排到演出 ,她發現鄰近民居的監獄操場的確有它的侷限。她發現即使表演聲浪符合政府以及大館規定,還是會讓居民「難受」,但另一邊廂,藝術家亦向自己對藝術的追求妥協。「我哋盡力去 meet 呢個分貝,但其實已經唔係 artist 最理想嘅聲音效果。」

Orlean 不禁疑惑:「呢個地方(監獄操場)日後係咪仍適合做演出?或者要用音響嘅演出?」

圖片來源:New Arts Power Facebook

圖片來源:New Arts Power Facebook

吳兆康稱策劃人曾要求不在監獄廣場表演 Orlean﹕扭曲原意

兩名中西區區議員許智峯與吳兆康「踩場示威」後,後者曾在 facebook 發文指「表演策劃人亦曾向大館表示希望不要安排監獄廣場進行表演」、「曾向大館表示希望不要安排監獄廣場進行表演,認為監獄廣場限制多,局限表演」。

《立場新聞》再向 Orlean 查證。Orlean 表示,對方「完全 twist 咗我哋講嘅嘢」,但她不希望在社交網絡上留言回應,「唔想幫手增加佢嘅 hit rate」。Orlean 澄清入台彩排前從未向大館反映不想使用監獄操場。惟 Orlean 曾在彩排期間,向一同工作的大館技術人員提出監獄操場「日後」是否適合其他演出。但 Orlean 強調,其疑問與這次「風平草動」的場地安排無關。對吳兆康的言論,Orlean 忍不住直斥:「我覺得啲人真係好荒誕。」《立場新聞》曾就此事向吳兆康請求回應,唯未獲回覆。

酒吧營業至凌晨兩點被指擾民 大館:已轉達意見

除演出聲浪,羅雅寧亦提到大館內的酒吧噪音問題,「成個酒吧區咁。」位於大館地下的 Behind Bars,周一至周五營業至凌晨十二點,周六則營業至凌晨兩點,更不時舉辦派對。羅雅寧特別提到上周五(25 日)該酒吧就有一場「南廣東靈魂列車」派對進行至凌晨兩點,讓她感到驚訝。 

羅雅寧指自己曾在中西區區議會轄下處理大館與 PMQ 元創方事務的工作小組會議中,多次向與會大館代表反映酒吧太嘈。她指:「一個保育計畫搞到好似酒吧區,將個 Soho 區、蘭桂坊搬入去咁,成個娛樂區咁樣。」羅雅寧明白大館有餐飲是「無可厚非」,但館方應反省自己作為文化保育計畫的定位與其實際操作是否吻合。

對於餐飲噪音問題,大館向《立場新聞》表示,「已向有關餐廳轉達議員的意見及請他們合作,共同緩減對周邊環境帶來的影響。」大館補充,大部份餐廳於凌晨 12 時或之前休業,館方亦定期向餐廳書面提示,每晚 11 時後其門窗必須保持關閉,顧客須留在室內。此外,大館會安排保安人員巡邏,如有餐廳顧客於晚上 11 時後在戶外區域逗留,會請他們返回室內或離開。若餐廳顧客離開,保安員亦會將他們引導至靠近商業區的出口,盡量減低對附近居民的影響。

大館指,大部份餐廳遠離民居,位於監獄操場周邊的餐廳佔建築面積的 3%,而建築群建築面積的 37% 用於文化活動,36 % 用於公共通道及屋宇設施,27% 用於餐飲和商店等商業用途。大館解釋,「這些商業消閒設施不但為訪客提供服務,而且帶來的收入有助支持大館持續營運。」

大館管理團隊重申,「會繼續密切監察戶外活動及聲響情況和聆聽持份者意見,以確保活動符合相關要求」。

知名導演蔡明亮亦曾於監獄操場表演

知名導演蔡明亮亦曾於監獄操場表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