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氣息

2018/5/23 — 10:25

「我是個徹底的普通人,也是一個還算盡力的寫作者,這兩樣角色總是爭吵,令我暴躁,我看見遠方有一座城池,那城池偉岸壯闊,華燈初上,我也看見我身後有一方院子,溫馨平靜,狗兒和花草一起成長,我就夾在這兩樣之間,挑著扁擔穿著草鞋費力行走,永遠走不到,永遠回不去。」

晚上讀雙雪濤的小說《飛行家》,這是從他為台灣版寫的新序摘來的。

雙雪濤,瀋陽人,一個「喝高粱酒把自己喝得不省人事的銀行職員」,2010年寫的第一部作品拿了台北一個電影小說獎的首獎,從此就「永遠走不到,永遠回不去」,成了中國大陸熾目的小說創作者。

廣告

我讀過雙雪濤的《平原上的摩西》就想要出他的書。剛才讀完《飛行家》書裡九篇作品的第一篇〈蹺蹺板〉,我放下書,思索該怎麼說他的小說如此迷人。

之前我相信的是好看的小說有兩個要素:動人的故事,詩韻的文字。但是雙雪濤的小說,讓我想到還有第三個:迷離的氣息。這裡說的「迷離」和推理小說無關,而是中文字面上的「迷」和「離」。讀者一路讀下去,可以感受到一種氣息,像是聞來的,像是溫度的,像是影像的。像在遠處,像在四周,也像在自己的呼吸間。

廣告

這種氣息可能是因為故事和文字而創造出來的,也可能根本是獨立於那兩者之外立的要素。

〈蹺蹺板〉結束的時候,那個人決定去喝喝酒,然後一切就都清晰起來。

在我準備看第二篇,時間也要進入另一天之際,覺得這也挺好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