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永恆的星光

2018/10/25 — 18:27

電影《星光伴我心》劇照

電影《星光伴我心》劇照

【文:東海一葉】

悠揚的音韻在耳際迴盪,如泣如訴,彷似在娓娓訴說那個遙遠的年代。

《星光伴我心》(Cinema Paradiso)是筆者的啟蒙電影,從此為我開啟了一扇門,通往那迷人的光與影的世界。今年適逢電影放映三十週年, 而這齣電影,就是三十年前,在灣仔影藝戲院看的。記得那時候,剛出來社會工作,為了逃避工作的枯燥、鬱悶,有時候就會溜出去,看一場下午場的電影。正如當年很多影癡一樣,影藝是我經常光顧的地方。

廣告

喜歡影藝,除了放映的電影適合口味,還有它優越的地理位置。它就在灣仔海旁寧靜的一角,地點隱蔽,遠離煩囂。每次到了戲院門口,可隨意觀看電影宣傳海報,讓心情從鬧市中釋放出來,然後才不徐不疾的買一張戲票,等待入場。來看戲的,都是像自己般的文青,大家都會靜靜的等待,像朝聖般,等候進入那黑暗又脫離現實的電影世界。每次去影藝,都像是一次洗滌心靈之旅。

如果讓我來票選歷來最偉大的電影,《星光伴我心》肯定是其中之一。此片可謂集電影藝術的大成,無論拍攝技巧、人物描寫、故事結構、情節舖排等都有如行雲流水、渾然天成,無論愛情、親情或友情,都讓人刻骨銘心。

廣告

而每部偉大的電影,必有偉大的電影配樂。由配樂大師 Ennio Morricone 創作的電影配樂,由開頭到結尾貫穿整部電影,隨着劇情的推展、起伏,不斷牽動觀眾的情緒,達到笑中有淚、淚中有笑的效果。也讓觀眾的思緒飄到遙遠的過去,哀嘆世事的滄桑變遷及人生的變幻莫測,而不能自拔。每次特意重看此片,或許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讓自己再次沉醉於那美妙的樂韻,讓感情得到昇華罷。

飾演電影放映員艾佛杜的著名意大利演員 Philippe Noiret 一舉手一投足,皆戲味濃郁。笑位引人發噱,淚位又妙語連珠,充滿睿智。飾演童年多多的小演員 Salvatore Cascio 可愛、佻皮、搗蛋,老是把 Philippe Noiret 惹得發飆,一老一少的忘年之交,擦出火花四濺。而青年多多的愛人艾蓮娜,則由美艷不可方物的 Agnes Nano 飾演。Agnes 擁有一雙能顛倒眾生的藍色眼睛,略帶傲意的薄薄紅唇,在多多攝錄的八釐米短片中驚鴻一瞥,一顰一笑皆令人印象難忘。

電影《星光伴我心》劇照

電影《星光伴我心》劇照

電影是導演 Giuseppe Tornatore 對西西里的童年回憶。西西里島上的小鎮風光明媚,民風純樸。故事圍繞「天堂電影院」及電影院前方的廣場展開。這是最有層次感的電影製作,劇情層層推進,在樂曲的伴隨下,起乘轉合皆有條不紊。

電影開場,是一個慵懶的午後,怡人的海景,微風吹起陽台後的窗簾,多多的年邁母親拿起電話筒絮絮不休…鏡頭接下來就是中年的多多,開着豪華房車回他的公寓,兩旁羅馬的夜色顯得冷清寂寥。當多多得悉艾佛杜的死訊,瞬間思緒萬千,童年往事的悲喜交雜,青年純潔又苦澀的初戀,一幕又一幕再次湧上心頭。為了出席艾佛杜的喪禮,多多決定重回闊別數十年的故鄉。

回鄉之旅,是一次人生的回顧之旅。在事業有成但感情空虛的中年階段,則顯得尤為令人傷感。

「天堂電影院」曾經在大火後重建,但當多多此刻重臨,早已物是人非。電影院內一片頹垣敗瓦,等待拆卸。從佈滿蜘蛛網的破爛窗戶向外凝望,昔日只有行人及騾子蹣跚緩步的廣場上,現今汽車川流不息,喇叭聲浪震耳欲聾,到處矗立大型廣告牌,萬丈紅塵,顯示時代巨輪的力量。

在引爆火藥拆卸電影院一刻,多多看着身旁一個個既熟悉又年邁的身影。這些長輩也敵不過時間的洗禮,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刻劃蒼桑的歲月痕跡。無奈看着陪伴他們走過青蔥歲月的電影院,在沙塵滾滾中倒下、消失,儼如一個時代的喪禮,送別那逝去的美好日子。

電影的高潮,是多多回到羅馬,將艾佛杜留給他的遺物 — 一盒已塵封的電影膠卷,獨自一人坐在電影院內放映觀看。這是艾佛杜特意剪輯而成的黑白短片,為多多獻上最珍貴的回憶。艾蓮娜的婀娜多姿、回眸一笑,再次映入眼簾; 不為神父待見的電影接吻鏡頭,終重見天日,一幕又一幕在多多面前浮現……除了主角多多,我相信大部份觀眾看到這裡,必定熱淚盈眶。電影首尾呼應,如浪濤拍岸般,以高潮結束。

在每一個人的心坎裡,回憶總是最美好的,甜蜜中摻和苦澀。尤其是,從童年到青少年的階段,多少的無知、莾撞、悲歡離合,對愛情的憧憬、親情的難捨、友情的醇樸,到了人生的暮年,均會歷歷在目,無法忘懷。回憶,如星光般,在心頭偶有一刹那間掠過,稍縱即逝,又震人心絃。

正如片名《星光伴我心》,我們仰望天上的繁星,她們離我們以光年計。我們凝視星光的一刻,那閃耀的星光,已是多少光年前所綻放的光芒,以光年計的速度傳送到我們眼前。眼前的星光,其實距離我們很遠很遠,早已是遙遠的過去所發生的事。在我們孩提時代所發生的往事,不正是如星光般,在我們心頭閃過,只是無可追回的遙遠過去?

《星光伴我心》奪得當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奬,Philippe Noiret 功不可沒。其後他主演另一齣電影《事先張揚的求愛事件》(Il Postino),片中飾演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 智利詩人聶魯達,徹底演活了一代大詩人。無論外型、氣質、談吐,除了 Philippe Noiret,真不作第二人想。此片奪得奧斯卡最佳電影配樂奬,猶如與《星光伴我心》遙相呼應,令人無限聯想,也恰似以聶魯達的詩歌,向偉大的電影致敬。

聶魯達其中一首最膾炙人口的詩歌《今夜我可以寫出》,有詩句云: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哀傷的詩篇。
寫,譬如說,『夜綴滿繁星,那些星,發出藍光,在遠處顫抖……』

晚風在天空中迴旋歌唱……

愛是這麼短,遺忘是這麼長……

即令這是她帶給我的最後的痛苦,而這些是我為她寫的最後的詩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