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沉默」中人與上帝的受苦形象

2017/4/4 — 15:18

《沉默》劇照

《沉默》劇照

【文:古華多羅】

「沉默」的創作靈感是源自作者遠藤周作看到「踏繪」用的聖像,象徵了江戶時代(即故事背景)「禁教令」帶來的迫害。戲中出現不同的苦像,特別是文藝復興畫家格雷考(El Greco)的作品「維洛尼卡聖帕」 ("The Veil of St. Veronica")重覆了三次。筆者認為,這些聖像為電影敘事起穿針引線的作用,帶出受苦的人和上帝的受苦形象的關聯。

「維洛尼卡聖帕」中的耶穌目光堅定,皮膚白晳,雖在受難卻已有復活榮耀勝利之貌。第一次出現在主角洛特里哥(Rodrigues)還在澳門時,環境相對友善。主角可從畫像中感受到神的愛,受難痛苦只是遙遠的想像。隨著主角們身犯險境,需要流落山邊海島以逃避追捕。這時他們找到一些隱藏的信徒,也目睹幕府對信徒的迫害,對他們衝擊很大。由不停流浪、看見信徒為了信仰而死,最後被迫與同伴卡羅培(Garupe)分別,苦難才由遠至近進入他們的生命。就是這時「維洛尼卡聖帕」第二次出現,主角於河裡看見自己骯髒的容貌連於基督的苦像。這時明白受苦的人的形象,苦難不再是想像,以為自己終於參予了基督的苦難,但也感到基督的愛背後的苦惱和痛苦。就在此時,主角失去了自由。

被捕後的主角不停受到挑戰。面對官府的質問他還可以反駁;但信徒的受苦卻令他深深掙扎。他不忍看見信徒受迫害,甚至叫他們「踏繪」以免受苦。他發現這些信徒的希望自來基督的愛,相比起視人命如草芥的官府,這外來的信仰更專重他們,縱使他們不完全明白。「若生存不過是無盡的受苦,而死能進到沒有痛苦的天國,那為何抗拒死亡呢?」受苦的人對天國的渴望,反而令他無法承受。他口中雖然繼續宣講天國,但卻感到無比的無力。相比起卡羅培的殉道,主角也反思自己是否太軟弱?還有多次出現的吉次朗,多次出賣別人又悔改,起初也令洛特里哥十分苦惱;但久而久之他發現自己連像他承認自己軟弱的勇氣也沒有。他發現原來自己不能「參予」苦難,這苦杯太沉重。祈禱,也得不到回應,只有肅殺的沉默。面對信徒受苦的呻吟,「維洛尼卡聖帕」第三次於淌血的形象出現。在給自己「踏繪」用的聖像、那痛苦低頭形象前,主角聽到聲音叫他「踏上去」。原來沉默並不是離棄,只有基督於十架上的苦難才能承受那不能承受的沉重。最終主角以「人的沉默」回應「上帝的沉默」,明白人不是「參予」或「分擔」了基督的受苦,而是上帝承受了人的痛苦。面對如此的無助,人只能「沉默」;亦只有藉恩典、而非能否承受苦或故作堅強,才能被接入基督的救恩裡。

廣告

今日的香港社會表面上風光,苦難像是遙遠。不過,事實上仍有小眾每日過著痛苦的生活。有些流落街頭,有些身患重病,有些在人面前帶著常人的面具。他們如幕府時代的隱蔽信徒,消失在主流的聲音中。當信徒在主日唱「誰人受痛苦被懸掛在木頭」,他們受苦的形象卻在不少信徒中仍相當模糊,甚至被斥責為「罪人」和「活該」。的確,人們不能以「分擔」減輕別人的痛楚。作為受苦基督的追隨者們,應該學效衪尋找並與受苦者「同在」:服待和成為他們的一份子。信徒也只是一樣的罪人,都同仰一份恩典。畢竟,人生不像約伯記,可在旋風中聽見上帝的聲音,但呼召成為受苦者鄰舍在衪的「沉默」中仍清晰可辨。

(原刊於時代論壇)

廣告

作者簡介:墨鏡外望,仍舊失落。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