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洋】ㅤ洋紫荊的「洋」,就是我們在世界的通行證

2019/6/27 — 19:49

作者 書

作者 書

丸丸:

記得思洋姐姐嗎?去年還苦於未有幼稚園取錄的她,終於獲得一所校風開明的學校取錄;而她觀人於微的天賦,樂於助人的個性,更使她獲得許多同學的愛戴,還有「服務人群獎」的榮譽。媽媽得悉她的學校生活適應得不錯,也很替她高興。不過,思洋姐姐近來卻有點煩惱:她忽然對自己的名字變得很忌諱,學校裏老師同學都習慣喚她中文全名,她都會表現得尷尬,甚至叫大家不要喊她。

這個不論形音意境都漂亮的名字,有何問題?老師同學最初完全莫名其妙,後來才恍然大悟:事緣是一次族中長輩的壽宴,尚未開席,包廂裏的大人打牌吹水,年紀相若的幾個小朋友聚在一起追逐遊戲。就在他們短暫回到大人身邊抹汗喝水之際,一個思洋父母的長輩,忽然拿了思洋的名字來做文章:「你哋點解幫個女改個咁嘅名呀?思洋咪即係擺到明崇洋?依家中國大國崛起啦嘛,應該叫思華先啱吖嘛!小朋友,你唔好再叫思洋啦,無前途㗎。」我聽到思洋父母轉述這段荒謬絕倫的說話,即場噴茶。哪裏冒出來的腦殘親戚呀?

廣告

當時思洋父母已經沒搭理他,他竟然還要繼續戇 X 當有趣,自己講完自己尷笑。平素出名和顏悅色的思洋爸爸,終於忍不住反擊:「這樣你要不要也建議一下國家領導人梁振英都去改一改名?」雖然思洋爸爸反擊,但向來很在意別人感受的思洋,馬上開始漫長的「反省」,認真檢討自己是否真的會「無前途」,將來會令父母失望。班主任明白事情的原委,跟思洋父母一起開解輔導了整個星期,思洋才解開了心結。

而據說這位長輩是一位退休教師,一位退休的中.文.教.師

廣告

先唔同你計你為人師表,拿一個小朋友的姓名來做文章咁無品,但誰說這個字就只有指外國的意思?身為中文老師連這麼簡單的中文字都理解不全…….這是正式錄用的老師嗎?

根據 《爾雅.釋詁下》:「……多也」,一字咁淺,就是指眾多之意。 《詩經.魯頌.閟宮》也有「萬舞洋洋,孝孫有慶。」一句,表達盛大的意思;今日仍然通用的成語「洋洋大觀」,就是取自字的這個意思。洋屬水部,當然也有表達水屬性事物的意義,例如《說文解字》提出字有一個狹義的解釋,就是指山東的瀰河。至於後來這個字何以會發展成今日指「廣大海域」的意義,例如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等,也不難理解 — 很多很多的水,不就是廣大的海域了嘛。

字左邊旁是,而右邊旁則是羊。羊在古人眼中是吉祥的動物,所以亦廣為引申作美善、吉祥之意。古代詩文、以至是今人寫賀年揮春,都常用「吉羊」以表示「吉祥」的寫法。是生命之源,是美善之物,兩者合起來,意境廣大而深邃 — 海納百川,繼而成;海孕育萬物,滋養眾生,在茫茫汪的大小生命,各取所需,各得其所,就算不一定相親相愛,也能自由自在地,相忘於江湖。眾多、盛大、美善,來自它總是張雙臂,包納五湖四海一切生靈的量度。如果把這種精神放到為人處事的原則,我想起新亞書院校歌的一句歌詞:廣大出胸襟,悠然見生成。城中某位才子,說「崇洋」其實是「崇優」,如果是指字的開放精神而言,那倒是非常正確。

近代用字形容來自外國的事物,相信和這些事物遠渡重傳入中國有關。洋酒洋服、洋行,也是取字的這個意思。就一般用法而言,只是表達事物的地理性質,頗為中性,我想除了義和/娥拳,沒有人會覺得洋貨有什麼貶義,身體很誠實的大陸遊客,到外地掃貨時更往往以洋貨為正宗。更何況香港自開埠以來,向來是華洋雜處,歡迎世界許許多多不同國籍文化的人 — 媽媽以前的教科書,正是這樣說的。香港百幾年以來,就是門納東南西北客,戶迎春夏秋冬財,不論你來自何方,將去何處,總之你來到此地黃金地,只要行事遵從現代文明準則,便歡迎你在此地展抱負、發大財。我們連香港市花也是洋紫荊,而不是紫荊(兩者一是喬木,一是灌木,是完全不同的,詳見註 1)。選擇這種連名稱也帶了個字的花做香港的市花,我覺得很切合香港的身份。可惜,也不知是有心抑或無意,《基本法》裏有關香港市花誤植為「紫荊花」而不是洋紫荊(註 2),彷彿預示了香港今天,逐漸失去國際都會光芒的命運。

洋紫荊(資料圖片,來源:Ellen Chan @Pixabay)

洋紫荊(資料圖片,來源:Ellen Chan @Pixabay)

人各有志,你不一定要做一個非常成功的人,但我希望你將來會是一個自由的人。放眼今日,尤其是政權的鷹犬扣下板機的一刻,我已經知道,你要能成為自由的人,也許須離開故地,出走世界;即使你願意留守,也至少須具備隨時出走的能力。而成為世界公民最不可劃缺的素養是什麼?掌握外語的能力很重要,但只是排第二,媽媽認為排在第一的,比任何一種外語更重要的,是像海洋一樣,開放的胸襟,自由的精神。媽媽在企業擔任招聘面試秘書的時候,曾經見過幾個大陸考生,他們英語流利得幾乎 native 水平,能夠即場撰寫一份完美無暇的報告,然後自信滿滿地 present 出來。但他們都不約而同地在 group interview 出局了,原因不是他們表現失準,而是他們都不願聆聽別人,甚至在 interview 不經意地貶低其他國籍的考生。說到崇洋,很多大陸學生比香港學生更身體力行,他們的外語能力和洋化的品味,早已超越很多港仔港女,甚至早已習得一口令港女稱羨不已的 American accent,但不少都只是徒具其形,失諸其神(媽媽有幸認識了少有的那幾個 : P),就像他們的國家一樣, 口說要走向世界,在國內卻連以幾個洋化的樓盤名都容不下,絲毫不願接受普世價值和合約精神,然後整天在質問為何國際舞台上的盟友會捨它而去,台灣和香港為何會人心背離。

反觀香港,真正能夠令我們立足世界的通行證,正是在紫荊那個在《基本法》裏被消失了的字 — 那種不問血統國籍,只問處事價值的開放精神。是我們的孩子,在槍林彈雨中,把唯一的保護頭盔借給外國記者;是我們的媽媽,擋在千軍萬馬前,守衛身後其實並不相識的學生;是我們的連登巴絲,焚膏繼晷把請願文本翻譯成各種語言,日以繼夜把文本化為顯淺圖像,使之見於世界各大媒體;是我們的專業人士,披星戴月往返現場救治傷者,到處奔走提供法律支援……是我們每一個人,不計私利,不問私交,在不同位置各顯神通的,只為捍衛自由的不懈精神。

在洋字的眾多意義當中,貶義的所佔很少,大概就只有「中心洋洋」(音「養」,出自《詩經.邶風》)一詞,表示憂思之意,那是近日我在不少本應天真無憂的年輕臉上,所看到的表情。還有一個,就是近日我城官員及警察,在全球目光之下大出的洋相。見到他們層層割席、閃閃縮縮,老是怕人搞自己後面但又 can’t find the right word 的醜態,不妨一哂,為近日的凄風苦雨來點幽默感。而身為一個願意成就他人、持守普世價值的世界公民,萬一他日引渡條例通過,洋紫荊的光芒終究毁於一旦,我們也應盡公民責任,落力舉報,促使這些聲稱「賣身香港」實則出賣香港的高官,還有那些口不擇言、要一個孩子無辜因為自己的名字承受不必要煎熬的「好」老師,終將獲「引渡」北上,共享大灣區的榮耀。

你說對嗎?

媽媽

 

註 1:漁護署香港植物標本室網頁資料,紫荊花是外來物種,屬蘇木科,學名為 Cercis chinensis Bunge;至於洋紫荊,則為原生物種,同蘇木科,學名為 Bauhinia x blakeana Dunn。
註 2:《基本法》有關內容原文: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區旗是五星花蕊的紫荊花紅旗。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區徽,中間是五星花蕊的紫荊花,周圍寫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和英文「香港」。──《基本法》第一章總則第十條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