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洗腦遊戲:灰色的真相

2016/5/9 — 12:42

(圖片來源:洗腦遊戲海報)

(圖片來源:洗腦遊戲海報)

北韓資訊素來不易流通於外,所以在美國,它有隱士國之稱。要認識隱士國,最常見與便捷的渠道自然是透過西方媒體。〈朝鮮女子無人權金正恩隨意玩弄未成年少女〉﹑〈牛仔褲耳洞都遭禁朝鮮發起「去西化」運動〉﹑〈朝鮮海外餐廳的秘密女服務員被逼當間諜〉...諸如此類的一系列報導,早為我們展現一個斑駁離奇﹑神秘危險的國度。然而,歐美傳媒所塑造的這個形象是否公道?當中有否妖魔化北韓的可能?帶著這個疑問,西班牙導演艾華路朗哥利亞帶隊遠赴平壤,拍下《洗腦遊戲》 這齣紀錄片。

「除非你更深入去發掘關於北韓的事情,否則你永遠都不會明白這一切是怎麼一回事。」—艾華路朗哥利亞

親身到訪北朝鮮固然是好事,但所謂「耳聽三分假,眼看未為真」,特別在金正恩治下的這個國家,早有傳言北韓政府會安排臨時演員在旅客到的地方做戲,營造歌舞昇平的假象,誤導外國人。《洗腦遊戲》經平壤政府准許,並於當局代表全程陪同下錄攝,就算艾華路朗哥利亞拍出再溫馨動人的景象,想說服觀眾真相並非如主流媒體所詮釋那樣,恐怕也只能是Angelababy話自己沒整容一樣──難以盡信吧!

廣告

上述疑竇絕對合情合理。但於此想問一句:之後呢?我們就停在這個疑竇之上,止步不前,默認北韓就是個妖邪橫行的頹敗國家嗎?還是,更負責任的,保持批判精神,我們深入北韓,以更多的資訊和角度,消除──最少是緩解那個疑竇,恰似艾華路朗哥利亞那樣呢?

批判精神是至關重要的事。所以觀影過程中,不斷聽到導演以「為什麼」﹑「我還有一個問題」等語句去質問自己,質問看者;他甚至不諱言,片中北韓代表為證明朝鮮有宗教自由而帶他前往的教堂,根據脫北者的證言以及他本人親自觀察後推斷,很有可能是當地的唯一一間,而且裡頭都是為欺瞞來訪者而表演的演員。

廣告

西班牙人自言:「我想向觀眾呈現所有有關北韓人向我展示的東西,即使很多都不是現實中的實際情況,我想讓觀眾感受這種宣傳美學。」由此可見,《洗腦遊戲》的任務不是重覆洗腦內容,成為另類的官方宣傳片,電影真正想要做的,是揭示那個洗腦如何﹑以及依據什麼樣的邏輯去運作,層次上我們需要分清楚。

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且更有啟發性的一面:所謂批判精神至關重要,其實不應只用於北韓方面給予的資訊,主流媒體方面提供的消息亦同樣適用。無錯,官方安排的朝鮮之旅弄虛作假的地方不少,但當中所包含的真實終究也是真實,不應遭我們連帶否定。

記得前北韓二號人物張成澤遭百犬咬死的新聞嗎?電影明確告訴我們,犬決只是網上流傳的假消息,卻為多間外國報館及電視台引用,雖然最後部份媒體更正他們的講法,但所帶來的誤解很大程度已經無法挽回;且外,諸如全國男性都要剪金正恩髮型;北韓讓兒童參軍等等,《洗腦遊戲》都有讓當地人否認及闡述他們的立場。綜合多國專家的講解推論,北韓方面的說法有相當一部份可信性不低,亦即,西方傳媒,有意或無意也好,向觀眾傳遞了錯誤的訊息,而我們毫無防備就接受了。

在大多數人的腦海之中,北韓與洗腦兩字緊密異常,幾乎是秤不離陀的孖公仔。故此,對於平壤的講法,一般我們都會有很多,甚至過多的質疑。相反,對於西方傳媒的論述,我們很容易就照單全收,忘記他們也可能因為收視﹑話題性﹑自身國家利益等原因,對訊息加鹽加醋,扭曲誤讀。在理解北韓這個課題上,當我們因為便捷以至認受性的考慮而盲目依賴西方的演繹,另一種形式的洗腦也就隨之成立。

導演講:「在北韓,事情沒有絕對黑色和白色,與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相同,都是灰色的。」與平壤政府﹑西方媒體一樣,《洗腦遊戲》沒有告知我們事實的全部,它只是喚起觀眾的批判情神,讓他們以更主動的姿態去分析,以及理解這個神秘東亞國家的情況。說到底,我們都知道,真相,本來就不是任何人可以餵到你口中的事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