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流浪地球(IMAX 3D):誓必刻下亞洲史詩科幻巨製里程碑

2019/2/21 — 11:03

《流浪地球》劇照

《流浪地球》劇照

哪管觀眾或嗤之以鼻,無可否認內地電影技術發展愈來愈快,甚至已能在年度全球票房榜佔一席位,如《戰狼II》、《紅海行動》等等大片賣個滿堂紅,連荷里活大製作的全球票房相比起來也敗北。可是,那類電影技術再好,實則如像一部「飛機片」,有強烈的政治色彩,外國觀眾未必有共鳴,亦流於過度觀能刺激,難成佳作,來到《流浪地球》或可扭轉這個形象。電影於賀歲檔期後來居上,愈映愈旺,截至撰文這一刻,六天已收近二十億人民幣。若《戰狼II》、《紅海行動》能賣個滿堂紅,本片無論故事與特技效果,甚至比大部份荷里活電影超班,誓於年度電影話題中佔一席位,叫好叫座實至名歸。

在短短兩小時中,絕非單純賣弄視覺特技的電影,輕輕幾筆就呈現了完整的末日世界觀、末日之後人類怎樣存活,其視野的龐大、特效需求之野心,是一場史詩式格局的大製作,隨時連荷里活電影都難以駕馭。以此極大規模,難得視覺特技完全沒有失手,既將極複雜的世界觀呈現得來,也為觀眾帶來了連場緊張刺激,完全是頂尖大片格局的級數。有別於同類科幻片、災難片的套路,重特技而輕劇本,此作劇情連環緊扣,製造緊張之餘也沒有忽視故事的起承轉合,數條支線有盡鋪排伏線、娛樂性計算恰到好處;以父子親情作包裝,再把人類存亡的處境推向極致,生死的最後一刻,哪管再絕望仍要保持希望;好好活下去,為人類再度燃點希望,成就最感人一章。

不久未來,太陽即將毀滅,各國政府聯合啟動了「流浪地球」計劃,利用巨大燃料把地球推離太陽系。航天員劉培強於太空執行任務十七年,正準備返回地球前一天,卻遇上地球出現大型災難,快將與木星相撞。留在地球的兒子劉啟與妹妹朵朵,離開地下城到地面冒險,卻遇上了天崩地裂,危急中遇上了救援分隊隊長,得協助他執行任務,否則人類將於短時間內從此滅亡。與此同時,劉培強與地面失去聯絡,在他千方百計尋找得與兒子的聯絡方法時,竟發現一個恐怖的絕望真相...

廣告

拍攝科幻電影並非一件易事,總得要牽涉到大量資金與技術,別說是華語電影,連帶亞洲電影都較少接觸到科幻的題材。《流浪地球》的野心更大,竟把科幻與災難題材合二為一,再呈現個隨時可拍出三部曲的龐大世界觀,絕對是藝高人膽大的嘗試。電影中基本上分開了三個地域,地下城、末日冰封後的地面、太空站,三個地域又有不同的「玩法」、不同的運作,當然也有不同的危機,亦因為這些意念太超前,所需的視覺要求也極大,基本上中後段可說是「全CG」製作,竟也應付自如。從推動地球(這麼瘋狂的理念真難「影像化」),到木星與地球軌跡的奇觀,以至是太空船的複雜構圖(怎也有受《2001太空漫遊》、《引力邊緣》、《太空潛航者》等片影響啦),全均震撼迫人,即使製作上沒有美國團隊,水準卻完全與荷里活製作無異。

作為一部災難電影、末日題材,自然也有大量緊湊的動作場面。片初略作交代後,長達兩小時的電影幾乎沒有任何冷場,危機一浪接一浪,沒有流於疲勞的視效轟炸,效果恰到好處;當中所展現的末日奇觀,更為千篇一律災難電影寫下了新一章。當末日已發展至這個地步時,也很難呈現到滅世災難、「打爛著名建築」的情節,惟多場驚險場面,巧妙地運用上周遭景物與地形、象候等等,拍出來的動作場面讓人全情投入,沒因過份誇張而抽離;重頭戲的救世場面、命懸一線之危機,簡直看得喘息以待。大抵有著原著根基,拍來不會如荷里活般離經叛道;幕幕危機四伏的驚險場面,沒有為求製造緊張或大場面而亂來,讓觀眾有強烈的共鳴感。無論動作或文戲,都是史詩式科幻鉅作格局,IMAX版縱無全幕伸展,看來也奪目凌厲,更得一讚是片中不單畫面,連帶聲效都做得細緻鮮明,IMAX更有如身歷其境。

廣告

視覺特技無懈可擊,廣獲好評更重要是有個好故事支撐。一如無數部災難電影,像略帶影子的《2012末日預言》、《明日之後》、《絕世天劫》等等,都是從一段父子情出發,用親情角度去寫個末世眾生相,本片妙在這條父子情之外,連帶公公、妹妹的關係都有所涉獵。雖然末段確有煽情、亂放催淚彈之感,這幾段親情線從誤會到冰釋前嫌,再到段段生離死別,在深刻鋪排下,更輕易打動觀眾。在此先別談有沒有「大中國主義」,主人翁是一群中國的救援隊、航天員、平民百姓,鏡頭聚焦著他們,也加重了華人社會對親情、一代又一代血濃於水的概念,末段對家的執著,甚至是「大年初一」的意義,均從這場末世危機中表現出來;一眾角色對「回家」的堅持、對親情的承諾,全均貫輸了強烈的華人概念。有別於荷里活的個人主義、英雄主義,平民百姓也能當個超能英雄,本片較為貼地的描繪,更突顯了人物之間的情味。無需如同軍事電影般展示「厲害了我的國」,用這種溫情概念展現華人價值觀,一樣能深受共鳴。

不難想像,這種電影自然有人刻意去找政治層面來挑剔,本片其實已經做得很好,更可說是同類電影中特有驚喜了。沒錯,既以末日後的中國為背景,自然一眾主角都是中國人、一切儀器都是寫中文、拯救世界的人也是中國人,幸這一切寫來完全沒有過火,亦沒有「打飛機」式自吹自擂,更於故事中創出了一個「聯合政府」的概念,同時讓世界觀擴展得更大。這一群英雄沒有刻意歌頌國家、歌頌黨,冷不防最後竟來個全球同步、齊心合力,不單把末世後的世界大同、全球合作救世的概念呈現,更寫下了感人至深的高潮戲,實是同類「大中國」,或是「大美國」、「大日本」主義電影難以做到。故事把背景安放在赤道附近的推動器,讓主角們能夠從北京一路穿梭中國各地,繼而來到東南亞進行重頭戲。雖然末日後已難分清那是甚麼地方,以此方式來把中國背景放進一部災難片中,沒有過度放大一個國家,亦算是平衡得宜的處理了。

正因世界觀推得太大,反成了一點敗筆。雖然在短短兩小時內落力呈現出壯麗的世界觀,亦把複雜的前因後果解說清楚,若為荷里活製作,隨時得分成上下集,甚至三部曲了。在有限的時間內,不少細節明顯解釋不周,甚至出現了前後犯駁;那場「終極救世行動」,說來好像言之成理,但這個極艱深的概念只用三言兩語交代,也讓一切變得順理成章。片中的各種儀器,或如主角們的保護衣、保護球等等,縱有堪玩味的伏線鋪排,可為求大放催淚彈,對「功能」交代不清,亦讓轉折位來得略感突兀。

作為一部災難電影,自然有人會「壯烈犧牲」,也得承認最後半小時極為煽情--雖然也真讓你看得眼濕濕,故事將「燃點希望」、「好好活下去」的題旨以此方式處理,確得一讚,惟有關人物設計、把外露的對白化成顆顆催淚彈,也來得過於密集;「終極煽情」位大抵別讓一部賀歲片「死清光」那麼殘忍,似乎把前半段的鋪排一下子推翻,若能多加交代,感覺或會較佳。

演員方面,吳孟達實是一大驚喜,印象中自《香港仔》後都沒看他的演出了。當鄰院正在播映沒有他演出的《新喜劇之王》時,此作演個默默為孫兒付出的好公公,戲份不多卻充滿壓場感,在芸芸年青演員出脫穎而出,成了最搶鏡一員。吳京自《戰狼II》後似乎已成了「賣座保證」、「大片品牌」,今回來個「特別演出」,戲份比想像中多,在無需過多動作場面下,亦有一定感情戲發揮。反之,兩位年青的男女主角屈楚蕭與趙今麥演技仍流於稚嫩,有待改善。

《流浪地球》不單是華語電影的里程碑,更可說是亞洲電影技術的一大突破,拍出了無論視聽效果、故事創意,以至完整世界觀,都能堪比荷里活水準的史詩式科幻災難電影。特技場面震撼奪目,幕幕影像奇觀當能讓你嘆為觀止,投身一段毫無冷場的刺激冒險之旅。難得是劇本也沒有失手,在短時間內把如此複雜的故事、概念與世界觀呈現;好像「玩得太大」,說來又言之成理,再將華人社會中對親情、對家的觀念融入片中,印證了無需「打飛機」式政治洗腦,光是這份濃厚情味一樣能獲觀眾共鳴,深受感動,被譽為劃時代的年度神片,絕無過譽。

Rating:90/ 100

(原文刊於「晞。觀影記事」) 

作者博客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