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海地的太子港 — 從最富有的殖民地到美洲最貧窮首都

2019/7/28 — 11:28

鐵鑄街市(Marche de Fer)。

鐵鑄街市(Marche de Fer)。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17世紀,西班牙在美洲大陸搶掠資源,遺棄第一個殖民地聖多明哥(Santo Domingo),法國乘機逐漸把殖民者送到西班牙島(Isla Hispaniola)西面開荒,其後正式與西班牙達成協議,割去島西面的三份一,建立聖多明克(St-Domingue),並從西非輸入大量黑奴到農田工作,高峰期的黑奴佔人口九成,聖多明克因而致富。為了擴展勢力,法國人在南方另建防禦力較佳的新首都:太子港(Port Au Prince)。18世紀末,聖多明克成為新世界最富有的殖民地。同時,革命之風吹至加勒比海,聖多明克爆發黑奴自我解放運動,1804年宣佈獨立,建立海地(Haiti),成為全世界第一個黑人組成的共和國,亦是唯一由奴隸推翻殖民者的地方。可惜,海地政局持續動蕩,民生經濟停滯,變成今日最貧窮的國家之一。貧農在20世紀初不斷湧入太子港,城市在沒有法規下擴張,貧民窟隨處可見。在欠缺資金、貪污成風之下,許多建築物變成豆腐渣工程。2010年,海地大地震,一夜間,太子港多達十萬人被活埋,建築物悉數倒塌,唯獨傳統的薑餅屋(Gingerbread House)屹立不倒。

太子港建築地圖。

太子港建築地圖。

廣告

首都南遷 建立太子港

廣告

1670年,法國人在聖多明克北面建立法蘭西角(Cap Français),引入大量黑奴到附近的糖廠工作。法蘭西角擁有當時殖民地的最大港口,城市財富及勢力大增。1711年,她成為聖多明克殖民地的首府。踏入18世紀,她更成為最大的殖民城市。

但法國怕富裕的法蘭西角引來英國的垂涎,於是把行政首府遷移到內陸地區。1749年,他們在南面的戈納夫海灣(Canal de La Gonâve),建立新的首府──太子港(Port-au-Prince)。這裡有一個深長的海灣作掩護,而且地理上位於較中心位置,能以海路連結其他海邊的殖民點,有利通商及管理其他城市。

太子港海灣 (Port-au-Prince Bay)。

太子港海灣 (Port-au-Prince Bay)。

太子港以格子佈局,設計上顧及功能分區,北面由教區所擁有,是市內的商貿中心,設主教堂及市集;南面則是皇家所有,是行政區域,設政府及公共設施。城市的重心並不是大教堂旁的廣場,而是位於東面的政府廣場 (Place du Gouvernement),它與西邊的皇家碼頭(Port de Roy),以一條主軸線連起來,便是東西向的羅姆爾街(Rue de Romlle)。

今日戰神廣場上的輪盤遊戲。

今日戰神廣場上的輪盤遊戲。

防衛是太子港首要考慮的設計要求,因為有狹灣作天然屏障,所以城市沒建圍牆保護,只沿海建了兩組炮台。此外,殖民地統治核心位於政府總部(Gouvernement),它是全城最重要的建築物,所以被放於中心軸線的末端,除有壓軸的氣勢外,亦是城市的最後防線。政府總部後方是一個長條型的花園,種有兩排大樹及安裝了噴水池,後來稱作戰神廣場(Champs de Mars)。北區也有條東西向的次要軸線,以東面大教堂外的街市廣場為核心,連接到海岸的商業港口(Port Marchand)及大市集區,是一條商業軸線。

十八世紀最富有的殖民地到獨立海地

太子港的主要街道旁邊擠滿小販。

太子港的主要街道旁邊擠滿小販。

聖多明克的土壤及氣候,能種植多種歐洲不能培植的農產品,所以法國不斷遷入殖民者,並由西非引入大量黑奴到農田耕作,種植蔗糖、棉花、咖啡等。18世紀末,聖多明克不但是農業最豐盛的法國殖民地,甚至是世界上最富有的殖民地。當時在接近60萬的人口中,黑奴佔50多萬;法國人只有約3萬,明顯地,權力及財富集中在人數不足5%的白人手中。

市中心的1801憲法廣場(Plaza Constitution de 1801)。

市中心的1801憲法廣場(Plaza Constitution de 1801)。

1776年的美國獨立及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為美洲各國的殖民地帶來極大衝擊。當革命之風吹到加勒比海,海地的黑人革命隨即展開。1791年,各地莊園開始有黑奴反抗,襲擊及屠殺白種莊園主人,並放火焚燒甘蔗田和房屋,一發不可收拾。黑人革命持續10多年,1804年,海地共和國建立,正式脫離法國統治,太子港成為首都。

海地是第一個由被殖民者推翻殖民統治的拉丁美洲國家。此外,她是世界上第一個由黑人建立的共和國,也是新世界第一個廢除奴隸的國家。海地革命後,白人不是被殺光便是逃走,全國只剩下黑人或混種人,所以今日的海地有95%人口為黑人。

今日歷史城區的全換上混凝土建築物。

今日歷史城區的全換上混凝土建築物。

巴黎及開羅混合的鐵鑄街市

鐵鑄街市於2010年大地震完全破毁,但一年後立刻重建。

鐵鑄街市於2010年大地震完全破毁,但一年後立刻重建。

太子港的城市標記便是鐵鑄街市(Marche de Fer),它的空間設計簡單,由兩個方盒形的大廳組成,中央部份是一個帶有四個尖塔的鐘樓加上拱門,全幢建築物塗上醒目的紅色和綠色,一見難忘。鐘樓的尖塔帶點摩爾式的中東色彩,令人聯想起回教寺的宣禮塔,這可能與建築物的歷史有關。

鐵鑄街市本來是為埃及開羅火車站所設計的建築物。它在1890年於巴黎建成,但不知有何原因令交易告吹。海地後來把車站變為海地街市,並於1891年在街市區組裝,成為市內的新地標。對於貧窮的海地人來說,街市大樓是窮人恩物,市內最漂亮的建築物人人可享用,非常平等。它成為市民日常必到的空間,留下了城市的集體回憶。

鐵鑄街市的入口拱門都是聚滿商販。

鐵鑄街市的入口拱門都是聚滿商販。

鐵鑄街市曾遭受火災及地震而損壞,在2010年的大地震更是完全被毁。它在一年後重建,大部份建築細節都被保留,新的結構亦加入抗震的考慮,鐵造屋頂更是由當年的法國公司重新製造。它代表太子港於大地震後重生,具有極強的象徵意義。

海地獨有薑餅屋

太子港獨有的薑餅屋。

太子港獨有的薑餅屋。

薑餅屋是海地在19世紀末出現的獨特建築,源自太子港。它結合了歐洲及當地的建築傳統,並配合加勒比海的炎熱氣候而設計,是一種帶有折衷主義形式的建築風格,通常混合使用木材、磚石和粘土來建造。當時海地有三位建築師到法國深造,回國後參照法式建築作出改良,設計了這些房屋。因為這些小屋被塗上鮮艷的油料,外表精美而可愛,所以稱為薑餅屋。

海地主教大學(Universite Episcopale d'Haiti)有精美的露台及鐵製花邊屋簷。

海地主教大學(Universite Episcopale d'Haiti)有精美的露台及鐵製花邊屋簷。

為應付炎熱的天氣,一般薑餅屋的樓底特高,有木製百葉窗或高位小氣窗,加強室內空氣對流,屋頂並有小圓塔及小煙囪作排氣之用。此外,屋的主入口前建有較寬大的門廊,屋簷向外抛出,並在房間外加上法式小露台。而露台的木造欄杆及簷前的鐵製花邊,都有人手精雕細刻的修飾,除了可豐富建築立面外,也有實際的遮陽作用。隨著工業革命登陸海地,裝飾組件可以大規模製作,令薑餅屋的建築成本大減,不再只是富裕階層擁有,逐漸亦出現在中下階層的民屋設計上,成為太子港的城市特色。

屹立不倒的薑餅酒店

奧洛森酒店(Hotel Oloffson)。

奧洛森酒店(Hotel Oloffson)。

1887年建成的阿森大宅(Villa Sam),是最早期及經典的薑餅屋之一,可謂見證了海地的大時代。阿森家族曾是城市的富商,家族成員曾為兩任海地總統,所以這裡原是總統的府第。1915年,海地陷入無政府狀態,於是美國派出軍隊控制亂局。

在美佔時期,海地的工業得到支援,出口量大幅增加,經濟大大改善,反而是獨立以來最穩定的時代。美國擴張城市對外的道路網絡,重建了不少基建,例如是供水及污水處理系統,以改善公共衛生及健康,並修建碼頭、學校及醫院等公共設施,配合太子港的城市現代化。而當時的阿森大宅,則被改建成美國的軍用醫院。

酒店一樓的有蓋迴廊,全是由木製造。

酒店一樓的有蓋迴廊,全是由木製造。

1935年,大宅改建為奧洛森酒店(Hotel Oloffson),但因為海地持續政治混亂,一直很少遊客到訪,近年它主要是外國記者及NGO員工的選擇。

這座兩層高的白色大宅,外觀優雅而純樸,如穿上了蕾絲的貴婦。大樓外有寬闊的白色外廊,並有八角型的小塔樓式露台作裝飾,儼如一座小城堡。外廊無論是地台、天花、圓柱、欄杆、雕花檔板及簷前花邊,全是以白色木材所建,非常精巧。這些組件比例都很幼長,使整體建築物看來輕盈。

上層中心有一八角型的小塔樓式露台。

上層中心有一八角型的小塔樓式露台。

今日的太子港,仍保留了約有30萬間薑餅屋,經歷了2010年大地震之後,只有約5%倒塌;但用混凝土所建的房屋,倒塌率的竟高達4成;所以專家認為其木架與磚牆所結合的結構設計,可有效扺抗颶風甚至地震。而奧洛森酒店是大地震時少數仍能屹立不倒的酒店,而且奇蹟地只有輕微損毀。 

2010海地大地震的啟示

貧民區不斷擴展。

貧民區不斷擴展。

由1970年至2000年,太子港的人口由50萬暴升至200萬,城市基本上沒有任何規劃。城市工業化,基礎設施有所改善,但城市問題,如貧窮、治安、交通、衛生、污染等,無一不是重症。結果,城市大部份開放空間都被非正規住房佔據,貧民窟擴散。由於城市的快速發展,臨時性劣質樓房已成為永久性住宅,整個城市看起來就是一個超級貧民窟。

2010年海地大地震後,太子港受到重創(source: internet)。

2010年海地大地震後,太子港受到重創(source: internet)。

2010年,太子港遭受黎克特制七級大地震破壞,一共奪走了約23萬人的生命,200多萬人流離失所。當時震央非常接近城市,城市幾乎被移平,舊城區大多數主要建築都遭到損毀。總統府如此重要及高規格的建築物,也不消一會便倒塌。很多人認為海地大地震並不只是天災,更是人禍。由於太子港的房屋沒有建築法規監管,混凝土結構內甚至發現沒有鋼筋,在地震時很多人便因危樓倒塌而喪命。太子港這個悲劇現場,說明了城市多年縱容偷工減料,才是造成傷亡慘重的主要原因。

太子港:發展失控的悲情城市

太子港的街市區。

太子港的街市區。

今日的海地是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六成人口生活在極度貧窮下,並處於低人類發展指數,太子港亦沾上美洲最貧窮首都的惡名。2015年12月,我到訪太子港,第一個感覺是當地非常混亂,治安極差。即使在白天,只能在市中心及某些較安全的地區遊覽。亦因電力系統不穩,市內經常停電,入夜後市內沒有街燈,令人感覺不安。

垃圾山及污水池隨處可見。

垃圾山及污水池隨處可見。

太子港失業率高企,主要街道旁邊都是擠滿小販,所以日落後大街總是滿佈垃圾,而且居民隨意在街頭燃燒廢物,垃圾山及污水池隨處可見。市內衛生條件差劣,在炎熱潮濕的海邊城市,更易滋生病菌。此外,這個200多萬人的大都市底下,並沒有完整的排水系統,廢水要靠人手抽走。每年雨季,市內大部份地區會水浸,結果污水與洪水混集一起,淹沒城市,傳染病因而蔓延全城。

私營小巴。

私營小巴。

太子港是一個沒有交通系統的城市,路標、路線、交通燈欠奉,所以由早到晚,到處都是塞車的場面。市內並沒有任何大型集體交通工具,連巴士系統也沒有,市民只能依靠私營小巴及小貨車tap tap代步,造成車滿之患及空氣污染等問題。在十字路口上,各路司機都不會讓路,響按號不絶,爭吵謾罵是常態。

小貨車tap tap七彩繽紛。

小貨車tap tap七彩繽紛。

太子港從最富有的殖民地首府城市,成為史上第一個黑人共和國的首都,氣勢一時無兩。但經過兩個世紀後,由高峰不斷滑落。革命成功後,海地從未出現一個能者帶領國家,不能建立有效的民主體制,反而獨裁者不斷上台,結果缺乏人材建設城市。統治者的質素低劣,使制度失衡,規管無方,最終令整個城市陷入困境。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