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海昏傳奇

2016/7/7 — 15:30

早前參加了「西漢海昏侯墓大發現及墓主劉賀傳奇」講座,大開眼界,獲益良多。

講座分三部分,首先由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海昏侯墓考古發掘領隊楊軍先生介紹初步發掘成果,再由《西漢海昏侯墓大發現與墓主劉賀傳奇》一書的作者黎隆武先生以類似「百家講壇」的通俗形式介紹墓主劉賀的生平,最後則是問答環節,由香港歷史博物館前總館長丁新豹先生主持。

海昏侯劉賀是誰?原來他是漢武帝的孫兒,一生曲折跌宕,先後當過王爺、皇帝,不久被廢為庶人,其後復爵為侯。然而《漢書》沒有為劉賀立傳,其生平散見於〈宣帝紀〉、〈武五子傳〉及〈霍光傳〉等。

廣告

劉賀父親劉髆是武帝與李夫人的獨子,天漢四年(公元前九七年)立為昌邑王,領地在山陽,屬今天山東境內。十一年後,劉髆去世,劉賀繼位為王,年僅五歲。元平元年(公元前七三年),武帝幼子昭帝崩而無嗣,大將軍霍光藉詞請劉賀到長安主持喪禮,立他為帝。劉賀在位只有二十七天,因「行淫亂」被廢為庶人,遣返故地,仍獲賜湯沐邑二千戶,並盡得先王家財,但昌邑國除,改為山陽郡。霍光隨即改立武帝曾孫劉病已,即宣帝。宣帝對劉賀這位當過皇帝、出了名任性妄為的叔叔頗為疑忌,暗命山陽太守張敞密切監視他的一舉一動,並如實上奏。儘管後來宣帝發覺劉賀「不足忌」,還是於元康三年(公元前六三年)封他為海昏侯,從山陽遷到豫章,即今日江西南昌一帶;並規定劉賀不得參加「宗廟朝聘之禮」,等於把他逐出劉氏門牆。四年後,劉賀死於豫章,年僅三十三歲。

劉賀一生充滿傳奇色彩,簡直是小說、戲劇的上佳題材,其陵墓的發現過程也極為巧合。二零一一年三月,南昌市郊村民發現有些形跡可疑的外來人,不知在挖甚麼,於是報警。當局接報調查,找到一個已挖得極深的盜洞,相信就是那些盜墓者所為。幸而及時發覺,墓中文物沒有失竊。江西文物當局隨即組成考古隊,開始發掘,才發現這就是劉賀的陵墓。主講嘉賓之一楊軍先生,就是第一位從盜洞中鑽進陵墓的考古人員。聽他繪形繪聲地細說發現陵墓的經過,以及發掘、點算文物的艱辛,也可以感受到考古人員當時既緊張又興奮的心情。

廣告

經過五年挖掘,從海昏侯墓裡出土的文物數量驚人,學術及文化價值也難以估計。例如錢庫藏有二百萬枚五銖錢,重逾十噸,並以一千錢為計算單位,證明唐、宋流行的「千錢為貫」,其實源於西漢。另有一件青銅蒸餾器,裡面裝滿了板栗、荸薺、菱角等果實,有人推測是蒸釀果酒之用。一旦屬實,現時認為中國於宋、元之間才出現蒸餾酒的歷史就得改寫。墓中還有數千件竹簡、木牘,可能包括漢末已失傳的《齊論語》。據《漢書》〈藝文志〉記載:《論語》共分三家,《古論語》二十一篇;《齊論語》二十二篇,「多〈問王〉、〈知道〉」兩篇;《魯論語》則有二十篇,只傳十九篇。據楊軍先生介紹,從簡牘中就發現了〈知道〉篇,因而推測是《齊論語》。其實《漢書》〈藝文志〉又記載:「傳《齊論》者,昌邑中尉王吉、少府宋畸、御史大夫貢禹、尚書令五鹿充宗、膠東庸生,唯王陽(即王吉)名家。」也就是說,昌邑王屬下的王吉是傳習《齊論語》的儒者之一,而且只有他稱得上「名家」。既然如此,倘若劉賀墓中真的藏有《齊論語》,也沒甚麼好奇怪的了。

聽考古專家介紹初步發掘成果,再三驚嘆之餘,不禁暗想:歷史上的寶藏實在發掘不盡,值得窮一生之力認真研究。而我們今天走到這一步,對前人、故鄉和世界的認知,又有多少是被扭曲或誤導了的?真相,是客觀存在的事實、主觀而片面的想像,抑或無法觸碰的幻影?

劉賀出身尊貴,短短三十多年的人生,經歷了幾輩子的悲歡離合,不知為何卻被史家遺忘,連一篇完整的傳記也沒寫下。在僅存的零碎記載中,他任性胡為、荒淫無道,的確不似當皇帝的材料。但真相就這麼簡單嗎?他有沒有不為人知的言行,因史家失載而埋葬於歲月的荒原裡?倘若二千多年後的今天,我們沒有發現他的陵墓,沒找到那些他準備回歸太廟助祭時作酧金用、寫上「海昏侯臣賀酧黃金」的金板和金餅,他因年少輕狂而被逐出家門的寂寞和悔恨、渴望認祖歸宗而未能如願等幽邈心事,恐怕就湮沒無聞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