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消失的年代 菲林上的中國 (二)── 三十年代上海浮華錄

2018/12/5 — 10:19

三十年代上海,外國人和穿著和服的日本女子在公園大喝啤酒,可能是舉行日本啤酒或文化節。

三十年代上海,外國人和穿著和服的日本女子在公園大喝啤酒,可能是舉行日本啤酒或文化節。

【 文: 一一、相片:TVF 】

「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三十年代是上海繁華的頂峰,日軍侵華前夕,十里洋場逐日的醉生夢死。英國電影協會收藏了一批極珍貴的舊菲林,記錄著這段盛世與遺忘。片段中,穿著旗袍的上海儷人正是笑意盈盈,冷不防戰爭硝火已在背後冒起。一個城市的陷落,一個國家的消亡,在一段段的黑白舊影片中,細細道來。

三十年代上海已經是一個國際大都會。除了來自各國的投資者,當地華資企業發展成熟,夜上海紙醉金迷,正是方興未艾。與此同時,九一八事變發生,東北三省於1931年被日本控制;而共產黨員潛藏上海,伺機奪取國民黨政權,左右兩派鬥爭腥風血雨。大變前夕,上海灘頭依舊夜夜笙歌。

廣告

三十年代的民國,經濟和文化均有長足發展,然而一場中日戰爭,卻令中國命運從此轉向。

三十年代的民國,經濟和文化均有長足發展,然而一場中日戰爭,卻令中國命運從此轉向。

廣告

黑白影片所見,很可能是三十年代的虹橋公園,不同國籍的人士在飲酒作樂,不少女士穿著日本和服,嫣然笑著。場內有許多日本啤酒品牌攤位,應該是在舉行日本啤酒或文化節。攝影者是李察馬田,他是工部局警務處英籍警官,太太是日本人,二人育有六個孩子。馬田是一位業餘攝影師,他似乎很享受在上海的時光,經常拍攝影片,馬田將會見證上海的起與落。

中日戰爭爆發前,不同國家的人經常到中國,民間有許多交流。英國的謝福芸女士在中國出生,父親蘇慧廉是著名傳教士和漢學家,丈夫是英國外交官。由於父親和丈夫的關係,謝福芸認識中國的官宦人家,也接觸到平民百姓,她將經歷寫成小說,暢銷一時。戰爭爆發前,謝福芸帶著時麾的攝影機,拍攝父輩工作生活過的地方,又尋訪自己在北平創辦的女校。影片中,謝福芸和女學生等笑容燦爛,那卻是謝福芸在中國最後的留影。不久後,日本侵華戰爭開始,謝福芸再沒有回到這片充滿回憶的出生地。

黑白片段中,是英國的謝福芸女士和其創辦的女子中學學生和職員。

黑白片段中,是英國的謝福芸女士和其創辦的女子中學學生和職員。

馬田則一直留在上海,並記錄這個城市的變化。1936年的片段中,他的日本太太和孩子裝飾聖誕樹,馬田自己還抱著兩個孩子在攝影機前留影。數星期後,英軍在外灘步操出巡,展示實力。好奇的上海市民湊熱鬧,跟士兵一起走著,大抵沒有預料,半年後這個城市即將陷落。

1937年盧溝橋事變,日本全面侵華。日本空軍炮轟國際租界外以北地區。許多外國人和攝影師特意留下,拍攝戰火。馬田跟新聞記者到「外白渡橋」附近,登上百老匯大廈頂樓,從高處拍攝上海被日軍猛烈轟炸,十里洋場烽煙四起。數以萬計的市民,湧到外白渡橋,希望到租界避難,好些人被擠進河中,就此沒頂。

英藉警官李察馬田,拍攝了三十年代上海淪淊前後的珍貴片段。

英藉警官李察馬田,拍攝了三十年代上海淪淊前後的珍貴片段。

是年8月14號,是上海血腥星期六。兩枚炸彈跌在外灘南京路交界路口;幾枚炸彈跌落大世界游樂中心外,臨時難民中心位置,數以千計的人被炸死,是當時有史以來最多平民死亡的一次空襲。

日本原以為數個月便可輕取中國,但受到國民黨軍隊頑抗。日軍耗掉35萬兵力,直至十二月份才攻克上海。馬田拍攝的影片中,日軍昂首濶步,進入南京路。馬田的孩子,就在被轟炸過的廢墟中遊戲著。1941年末,日本偷襲珍珠港,隨後馬田與同盟國的外國人被日軍關押入戰俘營。馬田的上海片段到此告終。

馬田拍攝了日軍攻佔上海,軍隊昂首闊步,步操進入南京路場面。

馬田拍攝了日軍攻佔上海,軍隊昂首闊步,步操進入南京路場面。

上海盛世不復,中國將展開漫長抗戰。昔日的戰火和煙硝,在黑白影像中閃爍著,繼續說著依稀往事。

日本侵華期間,毛澤東得以隱藏於農村,籌備共產革命,然後再將革命蔓延到城市。

日本侵華期間,毛澤東得以隱藏於農村,籌備共產革命,然後再將革命蔓延到城市。

《中國紀錄片系列2》搜羅世界各地與中國有關的紀錄片,與觀眾跨越時空地域,了解中國人在不同年代、不同疆界的發展和生活狀況。節目逢星期四晚上9時30分於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本集12月6日播出。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 RTHK Screen 將同步直播及提供網上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