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淪落人》— 雖是童話卻真實

2019/4/29 — 17:35

電影《淪落人》劇照

電影《淪落人》劇照

《淪落人》由新導演陳小娟編劇並執導,是近年港片少見溫馨的童話小品,不同於黃進《一念無明》的壓抑沉重,亦不同於羅啟銳《歲月神偷》的血癌和悲情,這電影讓我聯想起另一位女導演許鞍華的風格,類似《天水圍的日與夜》和《桃姐》的生活化和幽默,有笑有淚,也有淡淡的溫情。

黃秋生演技固然登峰造極,把昌榮平凡、頹廢、滄桑卻不失幽默的形象演得十分深刻,完全不同於《人肉叉燒包》、《野獸刑警》的躁狂戲路、或是《無間道》黃志誠的冷峻戲路,可說是完全不受戲路限制的影帝,女主角 Crisel Consunji 演技也令人驚艷,自然流暢,情感真摯,完全不似新人。李燦森、葉童、演黃秋生兒子的黃定謙也發揮出色,導演陳小娟導戲功力可見一斑。此外劇本、鏡頭、剪接、音樂全部流暢自然,完全不似新導演、新編劇手筆。

這電影絕對不容錯過,不是為了支持香港電影,純粹為了欣賞好電影。

廣告

(以下含劇透)

廣告

先談片名,中文片名出自白居易《琵琶行》「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昌榮(黃秋生飾)本有美好家庭,卻因工業意外淪為殘障獨居老人,遇上本是心懷壯志的大學生,卻流落他鄉成為家傭的 Evelyn(Crisel Consunji飾),就似才華橫溢卻被貶謫的江州司馬,遇上身懷高超技藝,卻因年華老去嫁往偏遠地區的琵琶女,各有淪落際遇,卻同病相憐。我也想起莊子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一對淪落人借助彼此微薄的力量在困境中互相扶持,困於愛民邨的方形天井中相濡以沫,昌榮後來卻支持 Evelyn 到大世界追逐夢想,似木棉飛絮隨風遠去,卻留下雪泥鴻爪,留下一幀合照,昌榮也讓 Evelyn 也保留了單位的鑰匙,雖遠游江湖,卻未至於相忘。

英文片名「Still Human」不知是否有意語帶雙關,「Still」一字可解「靜止不動」,主角昌榮正正是胸口以下癱瘓,是「Still」Human,動彈不得的人,而「Still」一望而知的意思就是「仍然是」,正如 Evelyn 的 portfolio 的名稱,「still human, still dreaming」,因為仍然有夢,雖然動彈不得,卻仍然是個人,Still Human。也正如昌榮所說,原來去到他的年紀,仍然有些東西值得他期待。

淪落人的核心命題是「夢想」。夢想是香港很多電影的共同命題,這電影讓我想起香港電影《少林足球》的經典名句「做人如果冇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昌榮一開始對夢想嗤之以鼻,說菲傭不配有夢想,又說自己廢人一個不值得有夢想。這齣電影告訴我們,雖然經歷淪落,也仍然應該有夢想、仍然是個人。

和許鞍華《桃姐》一樣,這電影也寫感人的主僕情誼。桃姐與 Roger 情同母子,昌榮與 Evelyn 雖有點類似父女情的元素(尤其是昌榮怒斥 Evelyn 母親,叫 Evelyn 不用聽從其母親一段),但其實電影處處着墨、鋪陳他們之間其實有點男女之情,Evelyn 的菲傭朋友說他們有同鄉也與僱主戀上、昌榮幻想英雄救美和之後的含情對望、最後 Evelyn 對昌榮高呼他們之間象徵「我愛你」的語言密碼,都側寫或描寫出他們之間有著含蓄的愛情。但這種愛情卻超越了佔有和肉欲,昌榮選擇的是放手,讓 Evelyn 離開自己、追逐夢想。與《桃姐》不同,《桃姐》寫的是傳統富有之家少爺與馬姐的主僕情,普羅大眾未必有共鳴,這電影則以多年來照顧香港大小家庭的外傭為題,反而似《天水圍的日與夜》一般講平凡人的故事,共鳴更深刻。新導演拍得出一點許鞍華的感覺,確實難得。

不得不佩服陳小娟導演對社會的觀察,她拍攝這齣電影的靈感,來自某天她在街上看見一名菲傭推著輪椅上癱瘓的僱主、與他親暱地相處的畫面。她初時看見這個畫面,也和我們看見電影中昌榮與 Evelyn 漸生情愫的感覺一樣,覺得有一些不舒服、不自然,可是她細心一想,為什麼主僕之間不可產生愛情?因此她也寫下晶瑩(葉童飾)對 Evelyn 和昌榮男女之情提出質疑的一幕。另外,電影中寫菲傭的生活和社交也寫得十分真實,阿輝與昌榮的友情也寫得樸實真摯、寫昌榮與兒子的父子情也感人、出色。

取景方面,電影取景於公屋愛民邨的天井、斜路等等,拍出來卻沒有公屋的壓抑、悲情,或是草根、貧窮的感覺,在木棉紛飛的鏡頭下,拍出了美麗溫暖的色彩。監製陳果本來反對再在方形天井的公屋取景,原因是近年太多本土電影(如《點五步》)在這類公屋取景,陳小娟導演卻堅持在她成長的這裏才拍得出感覺,說服了陳果,陳果也發現這感覺的確是方形天井獨有,在自己的《三夫》也再在方形天井取景。愛民邨的方形天井,在陳果《三夫》的鏡頭下,婚紗向下飄降,天井似是困住小妹的囚籠,《淪落人》中,愛民邨方形天井的鏡頭卻是望上拍去,慢慢看見象徵自由的藍天。

有人說這電影寫得太美好、太童話,可是這些夢想成真的童話故事在現實中也有出現。

陳小娟導演成長於單親家庭,母親癱瘓,自幼居於板間房和公屋,受現實所迫暫時擱下電影夢,憑努力考入「神科」中大環球商業學,於銀行謀得一職,戲中 Evelyn 一句「dreams can wait, but living cannot wait」可說是導演自況之辭,後來陳小娟母親離世,她才有空間辭去穩定工作,於浸大報讀編劇碩士追尋電影夢。後來憑這劇本參加並贏得港府「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獲得政府撥款四百萬,並獲黃秋生答允無酬參演,才得以開拍,更一舉獲得亞洲電影大獎最佳新導演、金像獎最佳新導演等殊榮。

Evelyn 的故事有取材自現實中由外傭變為攝影師的 Xyza Cruz Bacani 的事蹟,也有導演自己經歷的影子。黃秋生無論是戲裡戲外也是 Mr. Dream Giver,幫人圓夢,自己也有所獲益,現實中幾乎囊括了所有影帝獎項。

陳小娟自己正是勇敢追夢、夢想成真的例子,由她來拍攝這個關於夢想的故事最適合不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