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白的入門、狂迷的情書 — 《三級片:香港剝削電影不為人知的故事》

2019/3/4 — 15:38

從《黑太陽 731》(1988)成為香港改行電影分級三級制後,首部被評級為三級電影講起,回溯到邵氏昔年大量奇片,李翰祥的風月片、桂治洪的靈異片,以至不少功夫片暗販明售的各種或殘酷血腥或艷俗露點的片段,從工業角度與類型發展出發,指出那是香港長久以來瘋狂誇張的特色,如甘國亮受訪大談拍《蛇殺手》(1974)的經歷,西方觀眾看得傻眼,香港人卻是習以為常、票房爆燈,在禁忌中找尋剝削娛樂。到了九十年代,香港三級片在導演及戲裡的受訪者眼中更是達至顛/癲峰,殺戮更加肆縱、姦淫更為暴虐,卻又帶著天馬行空的創意、無處宣洩的控訴、不受拘束的快感,是在全世界也難以複製、今人難以完全理解的創作。影片集中討論了葉子楣、黃秋生、任達華、舒淇等重要三級片演員,探析《玉蒲團》系列(1991-2011)、《赤裸羔羊》(1992)、《香港奇案之強姦》(1993)、《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1993)、《的士判官》(1993)、《伊波拉病毒》(1996)等知名奇片,由於題目聚焦於「剝削」,像《蜜桃成熟時》(1993)之類轟動的色情片就不在討論之列,然而導演在追逐血光與淫樂之餘,也不忘講到像《春光乍洩》(1997)般藝術性較高、與及《色情男女》(1996)這類帶著反思、批判三級片的作品,雖然不能詳盡,但對西方觀眾來說也是甚佳的入門。

在影片末段,導演筆鋒一轉,探討三級片在九七年主權移交之後日漸式微的原因,可惜他的目光只在於政治風向的轉變、合拍市場的吞併之上,認為昔日剝削片之盛,顯然反映了香港人對九七的恐懼和掙扎,例如《弱殺》(1994)裡「見紅就姦」的色魔,就是對紅色政權的暴力控訴云云,現在自然無法如此,這無疑有一定解釋力(導演以八九六四、九七大限、雨傘運動為思潮分界點),但也是忽略了亞洲市場的變化(只提到韓國政府對電影業的扶持)、三級片對大眾的吸引力(九十年代末票房數字的分析?)、社會道德觀念的改變(不能都解釋為九七後大家自我審查吧)、新一代觀眾看待色情片、剝削片的口味和胃納的習慣(昨晚才和影友提到,讀書時大家都在網上看「史丹利五電影筆記」初接觸 cult 片,可謂啟蒙,現在良莠不齊一知半解的所謂 cult 片專頁卻充斥網絡;此外日本 AV 稱霸亞洲「深入民心」,也是另一現象),等等等等,頗有不足。最後導演指出現在尚有不少香港電影人繼續遊走於中港業界,找尋拍攝禁忌題材的偷襲空間,例如杜琪峯的《黑社會》系列(2005-2006)和《毒戰》(2013),也有嘗試從本地議題出發者,如彭浩翔的《維多利亞壹號》(2010)等,認為香港三級片並未斷氣,這當然出於良好願望,導演與影片裡的西方影評人都是對香港電影有「真愛」的影迷,但前路如何,倒是誰也沒有水晶球了。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