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31:差點我們會飛

2015/11/9 — 11:15

星期天又在學校開行 turbo,工作了一整天,然後回家吃飯再陪媽媽散步十分鐘,整天晚上,我一直在掙扎要不要去看一部電影呢?好累啊,還要不要去看一部電影呢?

我先 WhatsApp 問 Wall 有什麼推介?「哪一天我們會飛可以看嗎?抑或山河故人?」他說:「先山河吧,我未睇會飛。」我說:「其實今早我已問過中學同學,他說山河故人可能是賈樟柯最差的作品,我安心了一點,或者這套片會啱我。」

九點二十分在彌敦道遇見朋友, 我說:「我工作了一天,山河故人會不會太 heavy 和太慢?」她說:「看福爾摩斯吧,很好看。」

廣告

走到電影中心大堂,碰到兩位朋友剛看完「山河」出來,他們說:「以你今天的狀態,還是看會飛吧。」他們的態度很誠懇,於是我決定去看「會飛」。入到戲院,又遇見朋友,他說:「不要理會文青和偽文青們說什麼,以平常心去看會飛吧。」他說自己已經看了兩次。

以前我每逢星期日晚上都會看電影,現在我很少有機會看電影,在這麼疲累的狀態下,我真怕看到一部難看的電影,今天非常幸運,好像有一種力量一步一步的帶我看到一部啱我今天看的電影,從開頭到尾,我都能全情投入,從第一個鏡頭到最後一個鏡頭,我都看在眼裏。每一個角色,我都很喜歡。

廣告

誰知在結尾出 ending credits 的時候,黃修平、陳心遙帶着一眾演員衝了進來謝票。然後大家在討論這套片的製作、香港情懷、香港前途和香港電影,實在有點尷尬,我的情緒仍然是在故事裡。

黃修平說:「他希望觀眾能幫助推介這部電影,讓這一群年青朋友能有機會繼續演戲。」這麼好看的電影,還要這樣說嗎? 這句話令香港觀眾很尷尬。

他們熱情的和觀眾合照,令我覺得我自己披頭散髮,着住街坊裝來會見這個團隊,實在有點失禮。謝謝你們呀!我今天很累,晚上竟然可以跟你們遇上,雖然有點尷尬,但心底其實覺得是一種幸運。無以為報,只好馬上加入「哪天我們會飛同學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