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滿城盡帶黃金甲》── 張藝謀反歷史的電影美學

2018/1/21 — 14:25

《滿城盡帶黃金甲》
2006
導演:張藝謀
美術指導:霍廷霄

《滿城盡帶黃金甲》
2006
導演:張藝謀
美術指導:霍廷霄

【文︰黎東耀(珠海學院建築系副教授)】

喜歡歷史片的人對張藝謀從來又愛又恨,「恨」不用多說,坊間已有大量批評,主要是即使設定了時代背景,仍加入大量脫離歷史的元素;「愛」則是看似錯亂,卻會引人遐想,使人懷疑其美術上對歷史粗暴的詮釋,可能另有深意。其導演作品《滿城盡帶黃金甲》可謂極具爭議,不少批評當中的服飾與室內裝潢,亦對其商業噱頭與艷俗風格不滿。筆者先集中以歷史建築角度比較電影與史實之異同,最後才回應涉及的美學問題。

五代十國的明清宮城

廣告

首先應注意此片僅指明故事發生在公元928年,但從未聲稱是歷史故事,人物與地點皆無提及,只是改篇自民初曹禺劇作《雷雨》,並放在五代的後唐時期後、蜀立國前而已,所以本來就不應對歷史問題太認真。但導演接受訪問時稱,片中美術風格力求「豪華」,為反映唐朝的「時代風貌」。然而,怎麼忽然又由五代十國,變到公元907年已覆亡的唐朝?我們先假設五代初期緊接唐末亂世,從而把兩者在建築上當作同一個時期看待。整部片有兩組風格迥異的室外場景,一是宮城,二是天福官驛站。

《滿城盡帶黃金甲》電影截圖。天福官驛站。

《滿城盡帶黃金甲》電影截圖。天福官驛站。

廣告

首先,驛站只有涉及兩場戲,主要為蔣太醫一家被襲場景,在重慶武隆天生三橋景區,搭建了一組木構合院建築,從平緩微彎的屋頂比例,脊上有䲭尾而無垂獸與蹲獸等特色,皆大概類似唐代風格,這尚算符合歷史。

但問題在於宮城室外,拍攝地點是一組搭建出來的超巨型建築群,從遠鏡可見,數十座黄瓦頂木構殿堂與城樓,也有朱紅色宮牆,近鏡則見白玉台階與欄杆,以及主要由藍綠金等色組成,稱作「和壐」的樑上彩繪等元素,可謂場面浩大而手工精細。除了特意加上圓形高台外,其餘各部份,基本上與紫禁城中軸線建築群幾乎完全相同。注意的是,這是建於唐朝覆亡後幾百年,明清兩代的紫禁城建築。

《滿城盡帶黃金甲》宮城建築群,除了圓形高台外,其餘各部份與紫禁城幾乎完全相同。

《滿城盡帶黃金甲》宮城建築群,除了圓形高台外,其餘各部份與紫禁城幾乎完全相同。

如此明顯有違歷史的場景,究竟是出於無知、根本不在乎,或是不便宣之於口的借古諷今政治隱喻?在大陸的審查制度下,我們姑且排除借古諷今的可能性,但若要表現張藝謀口中的傳統封建、皇權、父權,以及「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等聯想,則直接挪用紫禁城的形象,寓意的確比從建築學者重構出一組唐代宮殿建築群明顯得多,這正是張藝謀的可愛之處。但其可恨在於,若決定不顧歷史,一切美術設計只為故事主題服務,何不直接把時代背景設於無特定朝代?就如西片《魔戒》或《權力的遊戲》般,創造神話式或無歷史性的世界,豈非更能從心所欲地表達導演天馬行空的意念?

中國的教堂空間

中國傳統的空間組織,通常以門或堂的「實空間」,與院落的「虛空間」組成,上至皇城、寺觀、府第,下至圍村、祠廟、民居合院,皆通常以實與虛的空間沿中軸線不斷交替,層層遞進。片中前段皇后、太子與三王子等候大王回宮一幕,由攝影機沿軸線不斷交替穿越宮門與進入院落,最後至圓形高台下眾人等候之處,正正反映典型中國空間組織。

但片中有多幕宮殿室內曲折長廊,兩旁排列著十數房間。類似的空間佈局,其實在張藝謀另一套電影《英雄》梁朝偉與張曼玉的府第中也曾出現,這似乎是導演喜好的場景形式。通過劇中人在長廊中的走動,看似無窮無盡,充分表現場景之宏大。然而,這種空間佈局,無論從古畫或現存傳統建築中,尤其依從禮法而建的宮殿建築,雖未至於不可能,但卻極為罕見。

其實在中國傳統建築中,若要安置眾多房間,通常會分成一座座獨立建築,即使在同一座建築物中排列房間,也會從圍繞庭院的戶外迴廊進入。反而,這種在兩邊房間中間的室內長廊,較常在日本出現,但也未出現過如此大規模。因此,這種佈局其實非常西化,甚至非常現代。

《滿城盡帶黃金甲》電影截圖。片中有多幕宮殿室內曲折長廊,兩旁排列著十數房間,佈局非常西化,甚至非常現代。

《滿城盡帶黃金甲》電影截圖。片中有多幕宮殿室內曲折長廊,兩旁排列著十數房間,佈局非常西化,甚至非常現代。

片中另一幕非常特別的室內空間佈局,是末段大王一家在重陽節祭祖的殿堂,亦即大王怒殺三王子的場景。首先殿堂從室內長廊而非戶外進入,堂內呈對稱佈局,佈滿從以網格排列的玻璃柱,柱與柱之間的間距約三米,但中間主軸間距特別加闊至約五米,這是中國傳統突出中軸重要性的「明間」做法。但筆者試從片段中數算間數,發現堂闊起碼十一間,而進深則最少有十二間,而且中間「明間」樓底特別高,表現出類似西方教堂式空間佈局,中間稱作「nave」的長廊,由門口以進深方向一直延續至盡頭神壇。此佈局亦非不可能,但尚未在中國傳統建築中發現,而片中宮殿藍本紫禁城中,當然也不可能出現。或許是製作人認為闊而淺的典型中式室內空間,即便是紫禁城太和殿最高級的九間闊四間深,也不足以表現場面的豪華與隆重,因而創作了這種中式裝飾、西式佈局的場景。這亦正正突顯東方建築的隆重性,通常不以室內空間的縱向長廊表現,反而以建築群中的門、堂與庭院交替重複的縱向路線表現。

《滿城盡帶黃金甲》電影截圖。大王怒殺三王子的場景,表現出類似西方教堂式空間佈局。

《滿城盡帶黃金甲》電影截圖。大王怒殺三王子的場景,表現出類似西方教堂式空間佈局。

超現實的琉璃裝飾

最後,不得不提片中非常震撼的七彩琉璃室內裝飾。中國琉璃工藝古已有之,古書也寫作「流離」,形容其耀眼生輝,流光陸離之意,本泛指一些有天然光澤的寶石,及後專指琉璃物料。但建築中常見的琉璃瓦,其實是陶質瓦上加一層透明含鉛質料的釉面。當然,如片中玻璃杯一類用具,在中國歷史上確曾出現,但極為珍貴,通常僅供皇家或達官貴人觀賞收藏之用;更多的是只加上琉璃釉面的屋頂瓦片、或如現代常見貼上磚牆的瓷磚作裝飾之用。片中的室內空間,甚至以現代手法把七彩玻璃,造成空心柱還不夠,更內置燈飾,把華麗的視覺效果推向極致。

製作人如此天馬行空的創作,當然有違歷史,甚至有違結構物理,但這正是張藝謀一貫的電影美學手法,為求艷麗影像,不擇手段。除了他在訪問中對唐朝豪華風格的理解值得商榷外,其希望暴露中國封建傳統「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說法,卻似言之成理。然觀乎其幾近所有作品中,刻意調高顏色飽和度的強烈色彩而言,這真如他所言是為了造成堂皇與陰暗的對比,還是他從根本上沉迷這種豪華風格,以迎合觀眾對視覺官能刺激的期望與審美觀,實在值得懷疑。

《滿城盡帶黃金甲》電影截圖。有違歷史,甚至有違結構物理的震撼性七彩琉璃。

《滿城盡帶黃金甲》電影截圖。有違歷史,甚至有違結構物理的震撼性七彩琉璃。

而此片明顯加入完全相反風格的灰暗場景,如開首一眾穿着銀甲的軍隊行軍,以及驛站唐風建築等場面,確實給予看着片中九成刺眼影像的觀眾,包括筆者在內,其疲累眼睛片刻舒緩的機會。說出了這樣的評價,似乎筆者那異於張藝謀的的美學偏好已難再掩飾,但若真的要給他一個中性的形容,不如就稱為「反歷史的電影美學」吧!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黎東耀、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