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漁港夢百年之大夢初醒 — 盧亭人想獨立定投奔怒海?

2018/2/22 — 17:45

《漁港夢百年》排練情況(天邊外劇場)

《漁港夢百年》排練情況(天邊外劇場)

漁港百年夢之大夢初醒二月廿一首演,天邊外劇場推出,陳曙曦導演,黃國鉅編劇,羅永生顧問。是為九七後香港本土意識史詩,劇力萬鈞,用空水樽打鼓氣勢磅礡,演員後生但演技成熟,自製人魚面具各有藝術特色。戲中盧亭人狹義或象徵香港蜑家原住民,廣義或象徵熱愛香港的本土人。然而劇中臨尾意識出現斷層,能指(signifier)與所指(signified)嚴重衝突。九七後,盧亭人經歷諸般大事(例如九七主權移交、沙士、反國教、反高鐵、雨傘革命),本土意識日增,由主張自治以至於宣佈獨立之高潮,其時,盧亭人突然變成無政府主義者,中間明顯斷裂(許寶強教授亦有同感)。

能指及所指矛盾方面,盧亭人臨尾宣佈大魚山(大嶼山)獨立,要趕走所有人類,包括土生土長歷代居港的本土人,不知是否反諷本土派排外抗拒中共殖民?劇終,盧亭人更用鐮刀自斬手腳,投奔大海,誓要做返條無國界魚。此處象徵意義令人疑惑,係勸港人自閹本土根,投奔怒海嗎?抑或移民海外,再回流掠水,自詡世界公民?然而瑕不掩瑜,此劇內容豐富,能引港人重新思考本土,建議入場觀摩。

漁港百年夢係香港史詩舞台劇,有三部曲,第一部講香港遠古史,第二部講香港陷日及英國殖民,第三部講九七後中共殖民。

廣告

盧亭人魚係香港神話傳說,東晉年間,大將盧循在嶺南起兵作反,事敗自盡,餘部逃至大嶼山海上定居,傳說變成半人半魚的怪物,當為蜑家祖先,歷代遭中原漢人殖民壓迫,例如宋朝剿大嶼山私鹽販,曾派兵屠殺。(參考連結

清朝東莞人鄧淳《嶺南叢述》:「大奚山,三十六嶼,在莞邑海中,水邊岩穴,多居屹蠻種類,或傳係盧循遺種,今名盧亭,亦曰盧餘……出沒波濤,有類水獺,往往持魚與漁人換米,或迫之,則投之水中,能伏水三四日不死。」

廣告

何慶基(二零一六):「一九九七年六 月 三十日香港回歸中國儀式正在會展中心舉行之際,對面的藝術中心一個呼應回歸的《香港三世書》展覽正開幕,核心人物,正是「盧亭」這半人半魚的港人祖先...這被迫逃難,生活介乎兩個空間(水與陸)的邊緣動物,對我來說,正好是香港文化身份的活寫照!

二零一六年春,周星馳電影《美人魚》公映,大陸影評人奇愛博士詮釋:主角劉軒到派出所報案,聲稱被人魚綁架,警察(李尚正)畫了三幅「疑犯圖」,其中一張半人半魚圖,周星馳也曾在拍攝現場示範,正正指涉大奚山盧亭人。盧亭所引伸出的香港人身份議題,方為電影的中心。

盧亭廣義可象徵香港人為海洋族群,自成一閣,開放機變,與洋人多所來往,但迭經中原王朝,日本皇軍,英國,中共殖民。

盧亭人自稱魚頭人身,旣非洋人,亦非中國人,正一豬八戒照鏡,兩面唔係人,此豈非香港人的寫照嗎?英國不當香港人係英國人,中共亦不當香港人係真中國人。電影無間道,據羅永生教授分析,亦有此喻意。

香港史詩漁港百年夢,第三部曲中,盧亭自述九七後二十年間迅速進化,脫去鱗片,用肺呼吸,生出人手,過程痛苦,象徵九七後港人培養出國族意識,意欲解殖當家。在過去二十年,盧亭人經歷主權移交、沙士、零三七一大遊行、反高鐵保衛菜園村、五區公投、反國教、雨傘革命,本土意識日增。(盧亭所經歷的三個特首都戴上木面具,而除了面具後,並無眼耳口鼻,象徵特首為黨中央傀儡,不能有自己的感覺。)

在以上大事中,盧亭人跟過幾個師傅學政術,包括長毛、黃毓民、黃之鋒等。

長毛教曉盧亭擡棺材示威,明白到英國殖民仁慈獨裁,中共殖民殘暴獨裁。

黃毓民教曉盧亭操控群眾情緒的演講技巧,政治係需要投入身心靈的玩命遊戲。

盧亭受毓民啟發,向市民演講,提到北人不信南蠻,皆因自卑,妒忌我等自由。

粵語有九聲,語調鏗鏘,北話僅有四聲,嘰哩咕嚕,港人要同中共鬥長命,誓逐外來政權。

黃之鋒則教曉盧亭切勿輕信中共派來的人,甚至看似天真無邪的兒童,事關其人太識做戲,行事無底線。(不知現實中的之鋒是否真的如此洞悉世情,並且教人。)之鋒又教盧亭原住民要同香港人團結,自己香港自己救。

跟過以上幾位社運領袖,盧亭政治智慧成熟,終於走上獨立之路,揮舞國旗,唱國歌(金光鱗粼,斷髮文身, 巍巍大魚,國祚千古),但無國會、無組織、無領袖,志在大眾平等(無政府主義)。(香港的獨派其實從未祭出獨立建國的基本工具:國歌、國旗 [港英旗不能算]、憲法、影子政府。)

盧亭人宣佈獨立後,長毛跪求不要分裂民主派;之鋒話咁攪法容不易連僅有的自由都無埋;毓民話我都係主張本土啫,你更進一步。主角盧亭睇穿人類(泛民)自私自利,對獨派受迫害或袖手旁觀,或割席,甚或幫建制口誅筆伐。

盧亭於是手執鎌刀,走上其族人所謂的「不歸路」,正當觀眾以為盧亭人要武裝起義,與蓋世太保決一死戰時,盧亭人竟用䥥刀自去手腳,變返條魚,回歸所謂永遠沉默真實的海洋,真係名符其實的反高潮!

能指與所指於此嚴重矛盾:香港人,包括蜑家人,不可能永久在無國界的公海生存(中共擁有香港水域主權),而個個國家都有嚴格出入境國籍身份限制,不由得汝做世界公民。用䥥刀自廢手足,照佛洛依德心理分析,即是自閹。如果港人自閹本土族群意識根苗,就會輕易被大陸吞噬,永世為奴,無得翻身。現實中投奔大海,超越國界,唯一可行的方法係移民英美澳加,然後回港汲水,不時兩面走,而自詡為世界公民,正如香港好多泛民及高級中產,但這是套劇要表達的訊息嗎?

象徵與現實的矛盾亦見於演後劇團好意請觀眾飲魚湯,但戲的正直主角正是半人半魚的盧亭!有現場觀眾覺得相當反諷。

天邊外劇場《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大夢初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