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漂流中遇上夜巡貓

2018/8/22 — 11:17

因為航空公司櫃台還沒開,先在咖啡館裡找到一張沙發,買了茶和muffin,再打開書來看,覺得像個自己的窩了。

因為航空公司櫃台還沒開,先在咖啡館裡找到一張沙發,買了茶和muffin,再打開書來看,覺得像個自己的窩了。

有位朋友看我寫了倫敦計程車的貼子,來訊問我又要來這裡吃什麼好吃的。

誤會了。我是在倫敦漂流。

這次來歐洲和美國的行程排得比較多,來時分了兩段,轉機也都還好。沒想到回程出了大狀況。

廣告

到了機場就發現不妙,英國航空回程這一段是由美國航空經營。美國航空經常誤點,開始擔心。結果,所有最糟的狀況都發生了。美國航空從紐約起飛誤點三個半小時。等到了倫敦,所有後面的班機都接不上了。美國航空和英航提的方案是,讓我從倫敦再飛另一個城市再接後面行程,不過要整個晚一天。

平常可能也就只好這樣。但偏偏因為我臨時一定要在星期天再回韓國一趟,這件事情可挪動不了。

廣告

在倫敦的機場裡,好像被將軍了。忽然,好像在漆黑的大海裡游泳,沒有了方向。

我和台北的秘書不斷地討論可能的出口在哪裡。最後她想到一個可能,就是臨時另買一張單程從倫敦回台北的機票。這樣可以比我原定行程晚兩個小時回到台北。不過第二天韓國的行程可以趕上。

於是我決定放棄後面的所有班機,請他們把我行李卸下,然後再從希斯羅機場入境倫敦,趕去另一個蓋特威機場,準備搭晚上華航班機回台北。

因為這樣,我才搭了那趟計程車。

漂流在機場裡,我窩在一個咖啡座的角落等待。算一算,總共搭機加候機要三十五個小時。

第一集的開門照我覺得太貌似嚴肅了些,第二集的開場照比較親近。

第一集的開門照我覺得太貌似嚴肅了些,第二集的開場照比較親近。

我想到路上一直想看的《夜巡貓》還沒看,就拿出來。

「有人在哭嗎~~有人在哭嗎~~今晚有沒有人偷偷在哭啊~~我聞到眼淚的味道...」

一隻頭上戴著魚罐頭的貓,夜裡到處巡視,尋找偷偷在哭的人,要給他們撫慰。但有人真的在哭,有人是他看出要哭,有人只是他以為要哭,有的人根本不想哭.....

不知道怎麼,漂流在倫敦的機場裡看《夜巡貓》,有特別的感覺。可能是因為從第一頁夜巡貓就告訴重郎那是英國的海岸,又可能因為想到如果夜巡貓巡到我這邊的時候,他會說些什麼。

這一則說得真透徹。

這一則說得真透徹。

朋友說你怎麼這麼愛飛來飛去啊,還都是長途飛行,上輩子你是不是個飛機駕駛員,這輩子再重續舊緣啊。

我回答:也許是沙漠裡的一隻駱駝吧,一直夢想何時可以在天上飛翔⋯⋯

「有人在哭嗎~~有人在哭嗎~~今晚有沒有人偷偷在哭啊~~我聞到眼淚的味道...」

夜巡貓啊夜巡貓,你去巡你的,我來漂流我的。 

也貼兩則給大家看,不論是要巡還是要漂流的人。

這一則說的真溫暖。

這一則說的真溫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