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本有

釋本有

僧侶(石門洞寺),於台灣受具足戒,在香港七十年代出生,少年時常在故鄉廣州西關學習嶺南文化,二十歲留學日本,於東京藝術學校畢業。繪畫素材為水墨、彩墨及水彩,除佛教繪畫作品外,也從事泥塑、繪畫佛教漫畫及海報插圖,和跟湖南沅陵山谷中腦癱者唐杰合作野生绿茶等,正在繪畫佛教歷史漫畫,已出版作品《香港風情畫》(商務印書館)。

2018/11/13 - 12:45

「漢傳禪修」幾件事 請冷靜客觀閱讀以下內容

從不教人「漢傳禪修」但多人問就今日解釋一下,首先「漢傳禪修」和「南傳禪修正法的一支」其實異曲同工,但都「非原始佛教」(不要誤解)卻不離佛法宗旨,漢傳禪宗雖重視自給自足但南傳一樣有侍者管理財物,如今也一樣普遍擺放「佛像」(佛法本無本體無神論不崇拜偶像),故不宜再拿南傳攻擊漢傳,中港台多怪憎假和尚(其實東南亞邪僧也多)不表示你不能修行,正如香港特首主張製造人工島不表示全港市民讚成。

正題:漢傳禪宗主張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出家人勞動叫「出坡」,主要是「覺」與「悟」都需經過勞動增加正見正念正思惟與禪修(但不一定是雙盤打坐-行住坐臥一樣可觀呼吸練正定。打坐入定需講出身背景與天份(你對印度瑜珈所知多少,或有沒有禪師教),但即管能入定都會出定,出定不一定就健康曾有祖師因此大病一場,「入定與覺」都分很多種很多層次,因人而異,但大前提是「勞動/勞動/勞動-重要說話講三次」,也可透過做手工藝入。

廣告

出家幾年才入禪堂

有人問我出家後何解要繪畫做泥雕(世間包括寺院並非由鬼神所建-是人所製造)?往昔叢林的僧人都會按興趣與天賦被分配工作,有人負責木工維修寺院/畫壁畫/砍柴煮飯/雕刻佛像,故以往出家要先當淨人(至少一年觀察期)才會被剃度,跟著做雜務幾年才進禪堂(我出家五年才求具足戒-是求不是受),不是一開始就讀「三藏經典」,佛陀在世時跟聲聞緣覺在家人講的法都不同,當淨人時學好五戒當沙彌持十戒就能建立正念正見正知,而非要知道很多佛學詞彙名相,以往登壇講經說法是屬於少數高僧的權利。不要以為看了很多經書和背了唯識論就有資格說法,只說不做是沒用/沒用/沒用的,現代人太多機會取得話語權,也容易被麥克風上癮症感染。

現代人更加要做手工藝

因科技進步,現代人普遍懶(很多佛學院學僧如是),洗衣/煮飯/掃地都交給機械或人工智能處理,那又能修出甚麼法和如何建立正見?最終只能成為懶鬼一員。現代人應該找回自己感興趣的正當嗜好,無論是繪畫/泥雕/編織/補鞋等都一樣能跟禪修呼應,達至減少自我效果,那看自己就更準確,深入認識自己就能了解他人,就知基本善惡(無分別心不是不分善惡,而是用慈悲心看待壞人等-漢傳有觀音法門專講慈心與悲心,南傳沒觀音法像不表示觀音沒有傳播正法功能)。

禪僧都很成熟

有時我們會見到「初出家的人和在家人(或舊情人)歡樂聚餐還擺出少女V字手」的情不自禁照片,那是不成熟不夠內斂表現(思維不成熟的人到七十歲都可以不成熟),但透過做手工藝加禪修(如各種呼吸法-寫經也可以練呼吸),就會慢慢成熟就會甘於平淡,平淡中感受喜悅是需要學(特別是城市出身的人),當你內心充實就可以進入新階段!

新階段是行腳

我有時間就去行腳,一次走幾百公里或一千公里以上,需時兩周至一個多月,行腳時可靜坐寫生順便鍛練體能,而非單純朝聖拜佛。佛弟子最重要的是學佛法,而非盲目崇拜和求財求健康,佛法講自力,佛陀說過修行最終要依靠自己,故我平時很少介紹佛法,都是講畫漫畫因爲涉及修行的事太深,世間最多的是飲食男女,講到修行很容易產生爭拗。

將來,我會再到日本四國行腳,大家可以各自買機票參與,走一段路試試在郊外靜坐和寫生,但這個不是日本風情畫旅遊團沒有團費,選擇去四國行腳鍛練是機票廉宜一千多元港幣往返又方便上洗手間洗澡睡車站和比較安全。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