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潘源良:我看見的香港普及文化

2019/5/21 — 20:36

填詞人潘源良 5 月 18 日於「公民實踐論壇:香港人的聲音」演講

填詞人潘源良 5 月 18 日於「公民實踐論壇:香港人的聲音」演講

【文:潘源良(填詞人)】

(編按:填詞人潘源良 5 月 18 日於「公民實踐論壇:香港人的聲音」演講,分享對香港普及文化前景的看法。講辭全文轉載如下。)

主席、主持、各位講者、各位與會先生女士,大家好。今日我選擇去講嘅題目,係「我看見的香港普及文化」。

廣告

我要先旨聲明,我本人並不是一個研究普及文化嘅學者。我只是以剛剛登陸之年,又係生於斯、長於斯嘅香港人,並且一直從事同普及文化相關嘅工作,所以係用過來人嘅身份,同大家分享我嘅所知所見所聞。直接啲講,其實各位係聽緊一個大叔喺度講古咁解。而大叔,係唔會提供數據、註解、出處或者研究所得嘅。

不過,就算係大叔講古,都要講得清清楚楚。特別係涉及「文化」呢兩個字。呢兩個字可能對某啲人嚟講,比較抽象同大陣仗,我希望可以簡單些少去界定。文化其實就係選擇,又或者係選擇之後表現出嚟嘅整體狀態。每一個人擁有嘅時間同資源都係有限嘅,所以我哋每一日每段時間每分鐘都可能要選擇。你選擇去遊行定去游水,選擇睇《龍珠》定係睇《龍虎門》、或者係龍虎……每一個選擇累積下來,就會成為一個人嘅文化習性同經驗。而將香港幾百萬人嘅呢啲習性同經驗連成整體去觀察,就係我呢位大叔講緊嘅:香港普及文化嘞。

廣告

好嘞,大叔開始講古啦喎。不過大家唔使太擔心,呢隻古唔係好長嘅唧,因為香港嘅普及文化現象,出現咗無非都祇係幾十年。喺我嘅短暫人生當中,就見証咗收音機普及嘅五、六十年代,電視當紅嘅七、八十年代,電影、廣東歌橫掃嘅八、九十年代,以及互聯網同手機主宰嘅千禧後。當中仲包含咗報章雜誌由上世紀紅到發紫到而家吊緊鹽水嘅生死輪迴……我用媒體歷史嘅角度切入,除咗因為自己從事傳媒工作,更加因為媒體一直係大部分香港人生活當中嘅經常選擇,同時又影響香港人生活裡面嘅其它選擇。剛才講過,選擇、就延伸成為文化。

呢個唔係好長嘅古有幾個特點。首先,因為唔長,所以第一個特點就係短。幾十年嘅發展,同好多其他文化體系相比,的確只係年輕貌美,未夠內涵,又或者叫做觀音頭、掃把腳,整體絕對未曾去到夠深遠夠精緻嘅地步。

第二個特點就係,香港之能夠有獨特嘅普及文化,的確係一個奇蹟。過去幾十年,人口同資金嘅集中,成為咗市場發展嘅基礎;中西文化資訊嘅輸入,又提供咗大量思想嘅刺激。而最最重要嘅係,論到先進嘅傳媒製作同創作,亞洲除日本外的絕大部分地區,包括中國大陸、台灣、韓國、泰國等等,直到八十年代左右,仍因為種種原因,尚未認真起步。當年香港佔盡先機,所以出現咗傳媒盛世,無論電視、電影、歌曲,都輸出到全球華人區域,甚至全世界。所以我不能不說,呢個確實係天時地利人和夾埋嘅奇蹟,好類似傳說中嘅「龜兔賽跑」。

呢個奇蹟嘅發生,仲因為有好多普及文化工作者,佢哋唔單止照顧市場嘅需要,仲對自己有非比尋常的要求。呢度我舉幾個例子:粵劇方面嘅唐滌生先生啦、小說方面嘅金庸前輩啦、科技方面嘅高錕教授啦……其實仲有好多好多,我只係舉一啲最重要同冇乜爭議性嘅例子,說明香港的確有奇人。佢哋比時代跑得快好多,並且自己有一套標準。而呢套標準,在在提醒我哋,就算市場大眾只係想要五分,佢哋自己都要做到十分滿分。而滿分嘅作品,係最有開創性、影響力同傳承價值嘅。

我話市場大眾想要五分,其實可能講多咗。之前提到,由於香港普及文化歷史短淺,其實一般人想要嘅,可能連五分都冇。而為咗迎合市場需要,好多媒體從業員,近年其實走緊愈來愈低分嘅方向。

但係當好多香港人今日仲喺度懷緊舊,挑戰已經可以話水浸眼眉。因為亞洲其他地區嘅文化產業已經紛紛起飛。單單講一個韓國,就係好明顯嘅例子。雖然佢哋仲周不時向我哋八十年代嘅《英雄本色》致敬,但係各種文化作品嘅質同量,已經明顯將我哋比下去。而傳送科技現今嘅高速,亦打破咗好多文化交流嘅圍牆。

簡單來說,今日香港嘅普及文化現況,已經變得非常混亂。我哋選擇嘅底蘊,受到真正嘅考驗。我只能夠寄望同相信,香港會繼續出現奇人異士,生產出開創性嘅、承先啟後嘅作品,堅持自己滿分嘅要求。我必須講,我不是憑空咁寄望同相信,因為我睇到好多年輕人,仍然對自己同香港、有毫不妥協嘅愛。我希望你哋會克服種種限制、得到需要嘅幫助、去展現出你哋今時今日嘅視野。

至於市場大眾,亦即係我哋每一位,其實先至係決定香港普及文化未來走向嘅絕大多數。因為有人做到好嘢出來,都要大家識貨。我希望大家都首先承認,我哋嘅文化頂多只係發展咗兩三代人,我哋仲有大把嘢學。而為咗下一代甚至再下一代繼續承傳落去,我哋是否應該認真自我檢討一下,做出更成熟嘅個人取向。

要檢討嘅可能好多。我舉一啲比較顯著嘅例子。例如:我哋做一啲選擇決定時,係咪繼續習慣「西瓜買大邊」,即係睇著數、或者跟大隊?…又例如:我哋係咪需要盲目跟隨偶像,佢哋做咩嘢講咩嘢都照單全收?…我哋去判斷同選擇嘅嗰一套想法,有冇改善嘅地方?…我哋係咪懶到連感覺同判斷都冇咗?…新、係咪就一定好?…好多好多…可能會令我哋覺得茫無頭緒。但係,要求自己選擇得更好,就會令下一代有更好嘅選擇。我哋唔再小學雞,至可以希望我哋嘅子女唔好小學雞。

喺呢度,我想提醒大家,其實有幾個 friend,我哋好細個就識佢哋。只不過大個之後,我哋嫌佢哋老,將佢哋趕咗入老人院,一路冇再聯絡。我哋日常生活嘅選擇,有咩問題,其實可以 call 佢哋傾吓,應該會有幫助嘅。呢幾個 friend 叫做「真、善、美」。老係老咗啲,不過都值得大家試吓嘅。同佢哋傾完,雖然答案都係要自己辛辛苦苦去搵。但係做唔到十分,希望大家都向住七、八分進發啦!做一個有責任感嘅香港人,真係唔易㗎……

阿叔講古,就到此為止。我都覺得自己好老土。希望大家多多包涵。謝謝!

潘源良與當日另一講者歌手黃耀明合照

潘源良與當日另一講者歌手黃耀明合照

 

原刊於「潘源良生炒廣東話之有辣有唔辣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