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濛濛夜雨— 讀王姿雯〈關於這個季節如何離去〉

2019/3/4 — 10:26

抄寫、攝影:陳卓姿(新中文一)

抄寫、攝影:陳卓姿(新中文一)

【文:錢宛兒】

在香港,季節的更迭早已違背神明當初定下的囿限,四季仿佛迷失在大氣層的濃密當中,為求逃脫而盲衝直撞,最終磕碰得頭破血流。今年二月氣溫可高達廿五度,當人們受矇惑,從衣櫃深處拉扯出摺疊多時的短袖衫褲,一場滂沱大雨又再次為香港蒙上冷冽的輕紗,在本應乾燥的冬天裏,人們抬手向空氣一摸,竟也能觸及漂浮當中的水分。

氤氳的水氣,除了在現實中瀰漫,也同樣貫穿〈關於這個季節如何離去〉整首詩,季節與雨水融合為一。「夜在露台外騷動/滴滴、答答/誰敲起期望的鼓點/引藍天而來」,詩人不直寫季節的轉換,而巧妙地通過寫一夜的時間流逝來描摹自然中季節的悄然更迭;夜本予人沉寂哀愁之感,詩人卻以「騷動」一詞寫深夜中雨滴的聲響,「滴滴、答答」,隨後以「誰敲起期望的鼓點/引藍天而來/撐起夜夢的屋頂/靜靜地,有光在逼近」,不知不覺間,夜就在淅瀝的雨聲中悄然離去,一如季節的離去,比沉睡時的呼吸更自然、更不為人所感知,這份悄然,沉靜卻不寂然。

廣告

「當濕重的紛紛甦醒/甦醒的紛紛起舞/白日延展而開」,東方泛起魚肚白之時,晨霧彌漫,睜開雙眼,嶄新的一天連同悄然換掉的季節開始倒計時。「你說,讓我們晾起/那些歸來的樂章/讓我們演奏/關於呼吸的記憶」,新的一天,空氣似乎變得溫潤了些,原來季節的變化早已隱藏在呼吸之間,靜候我們發現這情人之間的暗號。「當乾爽的藍裙變成一片海/收起的床單抖落一院杜鵑/貓咪酣睡,光中載浮載沉」,夜間陣雨把室外晾曬的衣物弄得一團糟,本應凌亂不堪的畫面在詩人筆下卻變得安寧謐靜,季節留下了一小片海洋及散落的花瓣,為其離去留下了有跡可尋的線索,「誰笑著,踏花前來/我瞇起眼」,新的季節開始了倒計時,滴答滴答。

附錄:

〈關於這個季節如何離去〉 王姿雯(台灣)

如果有人問這個季節如何離去

你說,那是一種洗滌與

晾曬的過程

夜在露台外騷動

滴滴、答答

誰敲起期望的鼓點

引藍天而來

撐起夜夢的屋頂

靜靜地,有光在逼近

 

當濕重的紛紛甦醒

甦醒的紛紛起舞

白日延展而開

你說,讓我們晾起

那些歸來的樂章

讓我們演奏

關於呼吸的記憶

 

關於這個季節如何離去

你說,當乾爽的藍裙變成一片海

收起的床單抖落一院杜鵑

貓咪酣睡,光中載浮載沉

誰笑著,踏花前來

我瞇起眼

——《我會學著讓恐懼報數》(2018)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