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博物館收入場費?

2016/3/18 — 14:34

如果有一天,去圖書館,要收入場費,大家會有什麼反應呢?

我想,負評,以致反抗的聲音應該不小,而且這些聲音會來自社會各個階層,包括每天去圖書館讀報的、追看武俠小說的、找烹飪食譜的,還有翻理論書籍,以及查閱藝術品圖冊的,等等等等。

那麼,同樣作為有公共教育功能的博物館,又為什麼要收入場費呢?

廣告

其實,博物館收費入場,並不是歷史久遠的傳統。舉例,在英國,1753年的《大英博物館法案》,便提到博物館的首要功能是讓「好學與好奇」(studious and curious)的人們「自由享用」(free access)藏品,而在二十世紀初的美國,絕大部份的博物館也是免費開放的。事實上,歐美戰後的文化政策模式,普遍採取博物館免費開放的立場。 直至1970年代,當英國保守黨上場,博物館才開始以參加資源與擴展功能之名,徵收入場費,至1989年,英國所有國家博物館(除了大英博物館與國家美術館以外),都收取不同數額的入場費。從此,入場收費成為了博物館的常態。

前幾天,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康文署)介紹年度工作計劃,同時宣布,待修例程序通過後,康文署其中五間博物館的常設展覽將恆常免費開放,包括歷史博物館、文化博物館、海防博物館、孫中山紀念館,以及香港藝術館。

廣告

據報導,康文署署長李美嫦稱,讓(部份)博物館(的常設展)免費入場的舉措,冀提升三成的博物館入場人次。

我沒有更多的資料知道康文署是如何計算出這「三成」增幅的數字,但若參考英國的經驗,英國工黨政府於2001年取消了(文化、媒體暨體育部(DCMS)資助的)九間博物館的入場收費,而按2005年的資料顯示,其博物館的參觀人次,的確於2001年至2004年這三年間增加了75%。

然而,博物館取消入場費與其參觀人次的增幅,究竟有多大關係呢?

英國DCMS的博物館資助主管 Ben Cowell,於2007發表的一項研究便指,博物館免費開放帶來參場人次增加的成果是「不容置疑」的。然而,他同時對這「成果」的具體內容,提出了質疑:例如,當博物館常客可能因為免費而參觀多幾次的情況下,入場人次的增幅是否等於博物館參觀群的擴大呢?又例如,這些數字的增幅,是否反應到首次參觀者的增幅呢?再者,數據是否能準確證實,博物館免費開放能夠幫助弱勢社群更容易參觀博物館呢?

Conwell的研究結論,不單對博物館免費開放成效的提出疑問,更提醒了我們反思這文化政策舉措的本意:博物館免費開放的理由,不就是為了求入場人次的增幅,而是要讓博物館回到公共教育理念的平等原則。惟有回到這立場,努力讓博物館教育不存在任何形式的特權與障礙,博物館免費開放的措施,才不至於成為追趕數字的技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