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我們總是在拍武俠片」

2016/4/6 — 8:00

《龍門飛甲》劇照

《龍門飛甲》劇照

【編按:本文之前稱金像奬投票為不記名,後有讀者提點為記名投票,經查證後已作更正,謝謝。】

「為什麼我們總是在拍武俠片」 一位要求匿名的香港編劇

《紐約時報》指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去年10月舉行的一個作家論壇上說: 「文藝要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內地影視界普遍認為,在領導人強硬領導下,限制不會放鬆,只會愈收緊,做事更困難。

廣告

內地影視的形形種種審查,對於西方文明社會尺度,尤如讀一本超現實小說。在內地編劇的世界,罪案故事沒有人犯罪,鬼故事沒鬼,壞政客不做壞事。在這虛擬世界,內地官員不腐敗 ,穿制服的人一定是好人;性愛場面當然要剪,酗酒、吸煙和其他陋習也不能接受;同性戀、未成年早戀、婚外情,一律不許出現;巫術、輪迴轉世、宗教題材全被禁。

然而,內地市場是全球第二大電影票房,並且以高速增長,是各路人馬必爭之地。在這種環境下,最懂得靈活走位,可能是香港人。今日香港電影至少一半是跟內地機構合作,香港影視人多年來累積深厚碰壁經驗,學懂在規例中找出活動空間,練成一身武功。《紐約時報》訪問幾位不肯公開身分的香港編導,當中有專攻武俠片,避開政治敏感問題,即使是非武俠片,也確保故事發生在新中國成立之前。另一位香港編導成功讓一部發生在香港,題材敏感的警匪片通過審查,原因是他稱故事發生在1997年之前,警隊腐敗是因為當時香港是處在邪惡的英國人統治下。

廣告

電影《十年》奪得香港金像奬最佳電影,引起全城討論。我看一看金像奬投票機制,評審團大部份是電影工作者,當中肯定不少是在內地工作,受盡冤屈氣而不敢作聲的香港人,忽然間, 我非常了解投票結果的合理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