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要做戲劇?

2018/9/24 — 15:20

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以戲劇來和戲劇對話。

梁祝的繼承者們,有兩首歌曲,一是為什麼我好像告訴他我是誰,一是為什麼我不能告訴你我是誰,兩首歌的難言之隱,都在於有一個問號的存在,我是誰。

如果没有這個問號,很多戲劇典範就不曾存在了。《哈姆雷特》的to be or not to be,也可以是我怎樣才是我的問號。人生而在世,只要有感受,便會自問,我的感受從何而来,為什麼受到特定對待,如果我不是我而是他,我的感覺會比現在好,抑或差?

廣告

怎樣面對這些問號,決定了一個人是誰,這個人是誰,又決定了他的故事怎樣寫。

但有一種故事,卻再怎樣發展,都只有一種結局,就是由我的主觀視角來决定我的世界大小,當我是這世界的主人,一切都在我的操控之下,計算之中,我便不用再被比較,被要求,同時,也再沒有我是誰的人生課題了。

廣告

我們的文化裏最常用到的戲劇方程式,是以成功迴避我是誰。也就是說,贏家,是沒有我是誰的問題的,因為,一切由他說了算。

連愛,也是。一句「愛一出口,你就輸了」,意思是:你永不可對你愛的人說出你是誰。怕輸不起,卻對自己說不能認真,前題其實還是怕。

怕我不是誰。

我是誰,是人生千萬個問題的始终,在《近代哲學精神》中,作者羅伊思寫:「全部哲學就在於瞭解我是誰,我是什么,以及更深邃的,自我是誰。這個真實的自我是無限的,無涯的,浪漫的,神聖的,只有詩人和其他的各種天才能在夢中把握它。」

愈多人怕自己有限而不想面對,戲劇,也可以和哲學一樣提醒大家,自己也像大自然般有無限空間和資源有待開發,但第一件必須是,珍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