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以「門」來比喻醜聞?

2015/5/18 — 11:23

然而我們的政府總部卻名為「門常開」,倒不希望我們的政府變成「醜聞常有」。

然而我們的政府總部卻名為「門常開」,倒不希望我們的政府變成「醜聞常有」。

一直都不太明白,為什麼我們形容一個醜聞的時候,會給予「XX 門」("-gate")的名字。醜聞被建築化起來,被比喻成通往房間的一道門。這個現象似乎在政治界方面特別明顯。簡單的從 Wiki 上統計了一下,從 70 年代開始就有 70 多個世界各地大大小小的政治醜聞以「XX 門」來命名。2016 年美國將舉行總統大選,而今年三月就爆出了「電郵門」(Emailgate) 事件。民主黨黨內提名初選的候選人希拉里被紐約時報揭發,於在任美國國務卿期間使用私人電子郵箱和伺服器處理公務文件。由於國務卿經常處理各種關乎國家機要的文件,事件引起了公眾對保安和國家安全的憂慮,亦令外界質疑希拉里是否有能力正當的處理總統的職務。例如,最近香港警方誤把一位智障人士當成殺人犯,而且調查程序似乎有欠公正,給疑犯落口供的過程更有妨礙司法公正之嫌。我們可以將事件命名為「口供門」。(雖然有人亦將此命名為「智障門」事件,但是筆者認為「口供門」可能更為合適。畢竟事件的重心在於警方筆錄口供的手法,而非智障人士。)

至於最早以「門」來給醜聞命名的例子,當然是 1974 年震撼美國政壇的「水門事件」(Watergate scandal)。當然,「水門事件」中的「水門」是指事件的發生地點--水門大廈 (Watergate Complex)。該大廈正正就是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總部 (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的所在地。1972 年 6 月,水門大廈的保安人員發現了五位嫌犯潛入該處,安裝偷聽器和偷拍文件。後來,聯邦調查局更發現,嫌犯的資金來源中,竟然有總統競選連任委員會的政治捐款。調查後發現,時任總統尼克遜 (Nixon) 的幕僚長乃是事件背後的指使人。他為了脫罪,便交出了一些於白宮內各辦公室的竊聽錄音。這些錄音揭露了尼克遜總統刻意隱瞞自己或下屬所進行的一些並非完全合法的行為。最後,在得悉眾議院肯定夠票通過對自己的彈劾議案之後,尼克遜於 1974 年 8 月 9 日發表講話宣布辭職。成為第一位,亦是唯一一位因為醜聞下台的美國總統。自此之後,政治醜聞便開始以「XX 門」來命名。

從這些醜聞的原點來看,似乎它們都有一個空間上的共通性。醜聞本身就像一個只有一道門的密室一樣。把握着門的開關便把握着公眾的知情權。在被媒體報導揭發之前,它們都是在一個私密的空間之中發生。各種的陰謀、罪惡、不當行為在密室之中蘊釀、發酵。從前就流傳着六、七十年代的香港警察會穿著蛙人的裝備在密室中毆打犯人。若犯人向人投訴被打扮成蛙人的警員毆打,亦會因為事情太荒謬而失去可信性。密室中的事情不為外人所知,知悉事件的人通常只有處身這個私密空間中的幾個人。外界完全不為意房間之中所發生的任何事,甚至連房間的存在亦不知道。這些政客的一舉一動雖然影響深遠,但是政治往往就在這樣的密室之中被操作着。媒體的報導就好像打開了這些重門深鎖的房間的大門一樣,令外人得以窺探房間裏的動靜。雖然房間的大門被打開,但是公眾亦只能站在門外探頭張望。房間的大小、燈光、形狀各有不一,站在門外只能看到房間的一部分而不能看到全貌。丑間的各個角色,在門被打開的一迅間紛紛躲到房間的暗處和角落,尋找為自己開脫的方法。隨著媒體在房間的門口耐心的守候和追蹤,躲藏起來的角色和證據便會慢慢的暴露出來。而丑聞中誰是誰非,大眾亦自然會有公論。

廣告

將抽象的概念建築化,再劃分成一個個小房間的思考方式似乎深深的潛藏在我們大腦的運作模式之中。建築學建立的理論,幾乎全部都是給混沌複雜的環境賦予一套邏輯、一套規律。我們的城市由始至終都是在一個虛無的土地之中,以一套既定的規範來劃分成各個地塊。人類大腦的認知方式同樣跟據如此的方式進行。我們將空間劃分成小地塊,將時間劃分成分秒,將權力劃分成等級。人類似乎就是一種依賴空間和界缐來思考的動物。將醜聞以「門」來作比喻,於是便顯得再自然不過。政治並非甚麼都能見光,總要有些人幹一些粗活、髒活。然而我們的政府總部卻名為「門常開」,所謂「崩口人忌崩口碗」,倒不希望我們的政府變成「醜聞常有」。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