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 1954 年原創粵語歌比 1974 年的多?

2016/11/14 — 10:19

via pexels.com

via pexels.com

兩年前的八月廿二日,筆者在一個題為「『狂人』來了!香港流行樂壇的『萬曆十五年』」的講座上,跟聽眾玩了一次問答遊戲,問題為「其實,產生於 1974 年的粵語原創歌,產生於 1954 年的粵語原創歌,哪一年較多呢?」

答案自然已在本博文的題目上揭曉了──那真是有違一般人的印象:竟是 1954 年多過 1974 年。

講座上還詳列了一些數據。

廣告

產生於 1974 年的粵語原創歌曲計有:

  • 《鬼馬雙星》大碟五首(不計 1972 年的《鐵塔凌雲》)
  • 電視劇《啼笑因緣》六首
  • 電視劇《芸娘》四首
  • 電視劇《秋海棠》一首
  • 電視劇《楊乃武與小白菜》五首
  • 電視劇《梁天來》無綫麗的各一首

以上合共 23 首。其作曲人有許冠傑、許冠英、顧嘉煇、江南、王粵生(麗的《梁天來》作曲人不詳)。

廣告

然而產生於 1954 年的粵語原創歌,數量至少達 36 首,其中唱片歌曲 17 首,電影歌曲 19 首(如果是錄有唱片的,仍只計是電影歌曲,不算唱片歌曲),其曲目詳列如下:

粵語電影歌曲(19首)

  • 《秋》一首
  • 《檳城艷》三首
  • 《胭脂淚》一首
  • 《人隔萬重山》三首
  • 《爸爸萬歲》一首
  • 《家家戶戶》一首
  • 《萍姬》一首
  • 《大地》一首
  • 《馬來亞之戀》一首
  • 《搖紅燭化佛前燈》二首
  • 《梨花一枝春帶雨》一首
  • 《程大嫂》二首
  • 《不如歸》一首

這批電影歌曲,參與創作的作曲人計有盧家熾、王粵生、羅寶生、胡文森、梁樂音、盧雨岐。

1954 年的原創粵語唱片歌曲,共 17 首,詳細名單如下:

和聲第三十九期

  • 萬花禧春(呂紅唱 呂文成曲)
  • 與君別後(白英唱 馬國源曲)
  • 故鄉何處(呂紅唱 呂文成曲)
  • 無價春宵(白英唱 呂文成曲)
  • 安眠曲(白英唱 呂文成曲)
  • 芬芳吐艷(呂紅唱 呂文成曲)

美聲第五期

  • 仲夏夜之月(鄧慧珍唱 韓棟曲)
  • 惜分釵(鄧慧珍唱 梁漁舫曲)
  • 光明何處(露敏唱 梁漁舫曲)
  • 富士山戀曲(露敏唱 胡文森曲)
  • 睇到化(薇音唱 梁漁舫曲)
  • 舊燕重臨(薇音唱 梁漁舫曲)

百代第七十三期

  • 一見鍾情(白英唱 馬國源曲)
  • 舊恨新愁(白英唱 梅翁(即姚敏)曲)
  • 九重天(白英唱 梅翁(即姚敏)曲)
  • 長亭小別(白英唱 馬國源曲)

百代唱片公司第七十三期七十八轉唱片廣告,見刊於 1954 年 7 月 7 日

百代唱片公司第七十三期七十八轉唱片廣告,見刊於 1954 年 7 月 7 日

幸運第四期

  • 秋月(芳艷芬唱 胡文森曲)

幸運唱片公司第四期七十八轉唱片廣告,見刊於 1954 年 12 月 4 日

幸運唱片公司第四期七十八轉唱片廣告,見刊於 1954 年 12 月 4 日

這批唱片歌曲,參與的作曲人有呂文成、馬國源、韓棟、梁漁舫、胡文森、梅翁(即姚敏)。

綜合看來,在 1954 年裏創作過粵語歌的作曲人有十一位,其中梁樂音和姚敏這兩位國語時代曲創作猛人都是初次寫粵語歌曲。

上文提到是最少,因為尚有一些頗肯定是原創,奈何唱片公司本身並無詞曲作者資料,不好計算在內,而電影歌曲也可能會計漏。這裏指的是美聲唱片在 1954 年 2 月 21 日推出的第四期七十八轉唱片,其中有好幾首歌曲看來都是原創的,如霍雲鶯唱的《海國夕陽西》、《春之誘惑》,露敏唱的《愁溯》,鄧慧珍唱的《好春光》,新紅線女唱的《我愛你的心》,李慧唱的《誰憐閨裏月》以及譚佩蓮唱的《派糖歌》等七首,估計都是原創的,奈何唱片公司不附任何詞曲作者資料,也就難作肯定。假如把這七首也算進上面的統計之中,則 1954 年的原創粵語歌會有 43 首,幾乎是 1974 年原創粵語歌的兩倍。

是時候回應一下本博文的題目:為何 1954 年原創粵語歌比 1974 年的多?

說來不免話長。六十年代後期,粵語流行曲在披頭四狂潮衝擊之下,地位空前地低。到 1969 年,形勢似乎開始有點改變。第一點,是年姚蘇蓉的那種台灣國語時代曲,憑《今天不回家》登陸成功,搶奪了不少英文歌的灘頭陣地。第二點,在南洋慣唱粵語歌的鄭錦昌,來香港發展竟也得到突破與發展,大抵因為他不是本地薑,唱粵語歌反而順利些。第三點,風行唱片此時也有意逐步推出粵語流行曲唱片,希望重新建立市場,不過就是本地薑唔辣,初時所選的歌曲常為南洋歌手作嫁衣裳,如《賣花女》後來變了麗莎的名曲,《禪院鐘聲》反由鄭錦昌唱紅。從 1969 年至 1973 年,唱片公司所生產的粵語流行曲基本上都沒有原創的,原因不難想像,誰會願意來作呢?想想鄭國江最初填詞,用了不少筆名,原因乃是怕被人知道寫這種地位低下的東西。

其實,原創是逐漸出現, 1972 年,有許冠傑試寫了《鐵塔凌雲》,但在《雙星報喜》作首播後,反應不是現今人們想當然的很大很大,而是隔了一段時間都沒有再播,它只潛藏在人們心中,細水長流般成為大家鍾愛的曲子。事實上,《鐵塔凌雲》這題材,在當時是走得太前了,香港人要到 1984 年以後,經歷了一些政治轉變,才逐漸感到共鳴,以至共鳴越來越大。

1973 年三月,無綫劇集主題曲《煙雨濛濛》(鄭少秋主唱)是另一回原創的試點。但依然是走得太前,顧嘉煇的曲太西化,蘇翁的詞也白話了些。

也是 1973 年,一首《分飛燕》,不是原創,歌詞文言得很(今天的說法或會是中國風吧),唱法也甚粵曲味重……但捉到老鼠就是好貓。它突然地非常地流行起來!這首歌的填詞人蘇翁說它:「石破天驚地震撼的整個樂壇,大家都不再用低級的兩個字去形容粵語曲了,跟着,無綫電視劇《啼笑因緣》的主題曲,也讓仙杜拉唱出了名堂。就是這樣,粵語曲就雄霸了整個樂壇而直到今天。(筆者按:指 1988 年)」(原文刊於《香港商報》「蘇翁眼底樂壇」專欄,惜無確實見報日期)

不過後來的主流評論並不承認《分飛燕》的里程碑意義,把這個意義移交給了電視劇主題曲《啼笑因緣》,甚至忘記了第一首用粵語唱的電視劇主題曲其實乃是《煙雨濛濛》,因而把這個第一亦貽贈給《啼笑因緣》(實際上它是 1974 年三月才面世,幾乎後《煙雨濛濛》一整年)!

可見這段日子,沒有誰有大意欲去寫原創粵語歌,但《分飛燕》紅了,《啼笑因緣》也紅了,電視台才開始多找人去寫原創的粵語電視歌。至於許氏兄弟那邊,追尋事情的由來,乃因《鬼馬雙星》於 1974 年七月初開鏡不幾天,許冠文去看弟弟許冠傑演的國語片《綽頭狀元》,其中的一段串燒歌有一截是唱惡搞版的《一水隔天涯》(後來也有收錄在《鬼馬雙星》大碟之中),觀眾極有反應,許冠文意識到,拍粵語片沒理由不在片中採用粵語歌了,便命弟弟許冠傑快快生產。

由於先前的多年間無原創已成習慣,來到這 1974 年,就只有寥寥幾部電視劇試寫原創粵語歌,以及只有許氏兄弟為自己的影片及唱片試寫一些,所以數量加起來實在不會多。

1954 年的情況又如何?

要說下去,得提一提,香港是 1952 年夏天才開始有唱片公司打正旗號,以粵語時代曲的名堂出唱片。而電台也開始承認這個曲種,設置「粵語時代曲」的播放時段,當然所給予的播放時間是並不多的。

從 1952 年發展到 1954 年,粵語時代曲(也開始有電台改稱「粵語流行曲」)開始有點生氣,尤其是 1953 年夏天面世的《快樂伴侶》和 1954 年三月面世的電影歌曲《檳城艷》的廣泛流行,相信會使業內人士感到似乎事有可為。值得一提的是《快樂伴侶》和《檳城艷》都是原創歌曲,而且都是採用標準的流行曲式 AABA 來創作的。

當然,「業內人士感到似乎事有可為」,只是筆者的猜想,但憑的乃是以下幾點跡象。

其一,百代唱片公司在五十年代向來都只出版國語時代曲唱片的,可是卻在這 1954 年的夏天,為白英出版四首粵語時代曲,而且四首都是原創的,其中有兩首更是姚敏特地為這次出版粵語歌而寫的。從後來的歷史可知,百代在整個五十年代,就只此一次的出版過粵語時代曲。可見,百代至少是想試試市場,看看「可為」的程度。

其二,美聲唱片公司從 1953 年四月至 1954 年的二月,推出過三批「粵語電影插曲」類別的歌曲,且不管當中可能有若干首根本不是電影歌曲,而電台卻都視之為「粵語時代曲/流行曲」,放在這些時段中播放。比較奇怪的是,這三批「粵語電影插曲」唱片,全無詞曲作者名字。筆者猜,會不會是當時這些詞曲作者比鄭國江更害怕,於是甚至連筆名都不想出。然而到了1954 年的六月,美聲推出第四批「粵語電影插曲」,這次卻都有交代詞曲作者的資料,也因而使 1954 年的原創粵語歌數目添加了「可觀」的六首。從沒有詞曲作者資料到有,或者乃是對粵語歌市場開始有點信心,也感到有點地位吧?

其三,原是慣寫粵曲風味的音樂創作人如胡文森,似乎是受到《快樂伴侶》和《檳城艷》的鼓勵和啟發,是年也興致勃勃地試用標準的流行曲式 AABA 來創作了一首《秋月》,並獲芳艷芬錄唱,於是年年尾出版。

至於真正的粵語片歌曲,在五十年代一直都不乏原創作品,故此在 1954 年錄得十九首的數量,甚是正常。當然,其時的粵語片原創歌曲,具粵曲味的應是主流,流行曲風格的是較少的。

或者可以這樣比喻, 1954 年時的粵語流行曲市場是初見曙光,而且經過兩年累積,創作力量頗不錯。 1974 年的粵語流行曲市場乃是百廢待興,創作力量則陣容薄弱,因而亦形成一種那幾年特有的風氣:某首歌一旦流行一眾歌手便爭相灌唱。不過這也正好補其時沒有流行榜之不足──只要看看當時歌手翻唱竟有一定數量,便知某首歌肯定是非常地流行過。《鬼馬雙星》、《雙星情歌》、《啼笑因緣》、《分飛燕》都可通得過這種檢測,唯有《鐵塔凌雲》在那幾年實在並沒有歌手拿來翻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