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Marvel《上氣》引起辱華之爭?一則東方主義的經典案例

2018/12/8 — 7:06

傅滿洲、福滿洲博士,亦稱 傅滿族 、福滿族 、傅滿人或 福滿人 (英文:Dr.Fu Manchu),是英國推理小說作家薩克斯·羅默(Sax Rohmer)創作的傅滿洲系列小說中的虛構人物。1913年在《傅滿洲的謎團》(The Mystery of Dr. Fu Manchu)一書中首次出現。按照書中的描述,傅滿洲是一個瘦高禿頭,倒豎兩條長眉,面目陰險。這個角色還通過戲劇、電視、廣播和動漫等方式塑造超過90年。他標誌性的鬍鬚被稱作「傅滿洲式鬍鬚」(Fu Manchu moustache)。傅滿洲是西方人對黃禍恐懼的代表。(維基百科)

傅滿洲、福滿洲博士,亦稱 傅滿族 、福滿族 、傅滿人或 福滿人 (英文:Dr.Fu Manchu),是英國推理小說作家薩克斯·羅默(Sax Rohmer)創作的傅滿洲系列小說中的虛構人物。1913年在《傅滿洲的謎團》(The Mystery of Dr. Fu Manchu)一書中首次出現。按照書中的描述,傅滿洲是一個瘦高禿頭,倒豎兩條長眉,面目陰險。這個角色還通過戲劇、電視、廣播和動漫等方式塑造超過90年。他標誌性的鬍鬚被稱作「傅滿洲式鬍鬚」(Fu Manchu moustache)。傅滿洲是西方人對黃禍恐懼的代表。(維基百科)

【文﹕戈登】

Marvel首部女性英雄主角電影《Captain Marvel》的第二波預告。

廣告

近十年Marvel超級英雄電影紅遍全球,就算你不是影迷,多少也會在明珠台看過幾眼羅拔唐尼(Iron Man)。也不過這兩三年,Marvel乘勝追擊,開拓更多不同種族、階級以至性別的市場,像廣受好評的《黑豹》( Black Panther),之後將會登上大銀幕的 Captain Marvel,可見其電影計劃之野心。

其中,位於東方的亞洲市場,這麼龐大的影視消費人口,說是投其所好也罷,政治正確也好,產出一部以亞裔為主角、重心的英雄電影,勢在必行。因此外國媒體報導Marvel將拍攝《上氣》(Shang-Chi),理所當然得本不應會發生什麼爭議,這不是我們都可以預料得到的事嗎?

廣告

然而《上氣》卻衍生了辱華之風波,中國網民的批評。旁觀者或會歸咎於中國面對時事常見「玻璃心」,總要「上綱上線大扣帽子」。然而,這次爭議之起因,其實是一位在東方主義、後殖民主義論述中非常有名的人物,傅滿州。

《上氣》主角 Shang-Chi的漫畫設定,父親正是傅滿州。傅滿州精通酷刑、毒術,制定各式各樣的邪惡計劃,他化身為「黃禍」的異形代表,自大狂妄要消滅白人。

傅滿州有多知名呢?就像美國當代文化史家弗瑞林(Christopher Frayling)專著 《黃禍:從傅滿州看西方人的東方恐懼》,即以其為個案研究,說明了西方如何語言文字、影像符號等, 透過「他者化」(Othering)的過程,建構了充滿偏差、成見的東方想像。

隨恐懼、排斥,以及慾望的「想像地理」,替這幅東方地圖添加了更多向度。東方這個觀念,大多建構在西方想從自我形象中排除的特徵上。西方人對東方「後宮」永無休止的著迷,說明了這種體制如何成為一切排斥與慾望的鎔爐。

— Mike Crang《文化地理學》

這些批評西方本位主義的文化論述,遠在1978年薩伊德(Edward Wadie Said)《東方主義》,以及其後一連串相關的著作,確立了東方主義、後殖民主義之重要。其中《文化與帝國主義》,薩伊德對英國文學家結合帝國主義生產文學——其中想必也包含創作傅滿州的英國小說家——有許多分析、批評:

帝國巨大的地理幅員,特別是大英帝國,和普遍化的文化論述兩者合流。當然,是權力促成此種合流成為可能的;有了權力,便有能力到達遙遠的地方,學習其他民族的狀況,並編訂與傳播知識,加以標示、運送、配置,並展示其他文化的樣版(透過展覽、遠征、攝影、繪畫、調查、學校),最後要的是統治他們。

文化之長遠滲透,與國家的帝國主義,往往是不斷再生產的循環過程。弗瑞林言:「 要等到傅滿洲出現(他把大部分美國人對中國人的刻板印象集於一身),原來非常邊緣性的中國文類才第一次搆得著更廣大的讀者圈和電影觀眾。」傅滿州作為刻意建構東方形象的工具,自是帝國主義的重要推手。

《上氣》主角 Shang-Chi以李小龍為原型藍本,擅長功夫, 被其他英雄稱為「Master of Kung Fu」(功夫大師)。

《上氣》主角 Shang-Chi以李小龍為原型藍本,擅長功夫, 被其他英雄稱為「Master of Kung Fu」(功夫大師)。

即使Marvel漫畫故事講述Shang-Chi反對其父所為,「傅滿州」作為一則東方主義的經典案例,一個身負如此歷史象徵性的人物、背景,仍然太過敏感,會引起旁人批評 「當年用他來辱華,現在又要用他兒子來掙中國人的錢」,確是空穴來風,事必有因。

而且,西方對於東方人和神秘功夫之想像,沿用此一設定,也太過樣板了,依舊是過去一套片面化、單一化的表達。就像我們從小在明珠台看到的西方電影,明明是現代的時空,香港卻滯後了五、六十年,燈火明亮的小漁村,天上的殞石即將毀滅地球,東方唯有等待白人拯救世界。

創作《中國隊長》(Captan China)的漫畫家王家麒之言(大多數人對這部漫畫大概都流於表面的嘲笑形象),實是可供Marvel出產以亞裔為主角的英雄電影有更多思考:

近年來在美國的華人作品多半以武俠或武打為主,「常見的就是中國被外來敵人侵入,然後有一個中國人跳出來替中國人出一口氣。」他強調,漫威跟DC也曾用中國的概念去打造一些超級英雄,但幾乎都是跟「少林」或「龍」有關,不然就是拿個劍之類的。「難道沒有別的東西可以做了嗎?」

德尼思化:好手雲集,百家爭鳴,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