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生活唱一支歌──讀梁匡哲〈滾吧〉

2016/4/1 — 16:39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文:熒惑】

梁匡哲的詩在溫柔而微微羞澀的語氣當中,總是帶著某種堅定的向光性,是會讓人愛不釋手的類型。我們不需要讀懂什麼,只要願意去讀那些既新鮮又像是早該如此的意象,那些好像在人生中聆聽過或者說過很多遍的話,「我們是這樣了」,好像普普通通的,就很舒服。也不是誰都喜歡的,有人要求詩歌必須有所提示,意象緊密扣連如偵探推理才對味,也有的要求詩歌必須直面生活。那些詩歌很多人在寫了,也有寫得很好的。不如也讀一下梁匡哲的詩吧,裡面怎會不是生活呢,怎會沒有提示呢,那佔據我們生活很大部分的非理性可以說明的觸感都在這些詩裡面流動著。我不是要說什麼玄虛的話,不如就讀詩吧,「衣服穿在身上脫掉就沒有痕迹,也不去想/我們的憂傷也沒有軌道/不需要鑽木取火/就有眼淚。」,都是很直接地觸碰我們,若執意說這樣寫是「虛」,那不過是逃避自己的內心而已。請不要這樣,請相信詩歌的真誠,生活欺騙我們,而詩歌不會。

他的詩總是佳句連連,像「一棵樹在我的肺部呼吸,我不知道那是我的甚麼人/住在我這裏」,就是相當漂亮的花式,渾然天成地把「我」心裡面的一張臉連結到「我」的呼息裡,是吧,所謂鄰居、一棵從小就在身體裡生長的樹、憂傷,串連起我們每一個人自以為獨特卻原來共有的那一絲悵然。及後的詩句沒有放慢,每一個動詞都下得精確,滾動、剪開、養,一步一步地踏向詩歌的那一點光源。走進前爪裡的公寓,像是窺見詩人的秘密其實不過是我們自身的一些意識、或回憶、或想像,那個「你」在睡眠、在成長,而我們心裡的一盞燈尚未關好,唯有好同學如閃電,前來相告。到底這是一首情詩呢,還是自我的剖析,其實並不重要,讀者是如何的人,當下正在被什麼思緒包裹,就合該讀出什麼味道來。詩裡給予的提示已經相當足夠了,這些提示並非指向一個答案,而是抹去被平凡日子積厚了的塵埃,為我們打開一扇心靈的窗,至於窗外是什麼都可以啊,只要你相信自己,那些色彩就總是美好的。

廣告

〈滾吧〉        梁匡哲(香港)

我們是這樣了
衣服穿在身上脫掉就沒有痕迹,也不去想
我們的憂傷也沒有軌道
不需要鑽木取火
就有眼淚。不需要鍊金術就可以說
我們是這樣了
一棵樹在我的肺部呼吸,我不知道那是我的甚麼人
住在我這裏,我不知道
所有感覺都在聽我們遺憾
我們模糊的鄰居,像雨水。

我們是這樣了,例外的
例外已經很多,風的心事在滾動
街道往內剪開。養着虛線
我們是這樣了
風景給我們的只是一些摺痕
一些口袋。光害一般的女孩
我濕冷的前爪藏着傾斜而柔軟的公寓
而你也在睡眠,右手生長到一種尷尬的程度,好同學像
偶然的閃電,知會你尚未關好那小小的燈。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