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烈女調查實錄:日本JK行業

2018/9/18 — 11:43

與叔叔輩談論性話題,懂得甜笑裝害羞,令Noah成為JK咖啡室最受歡迎的女生。

與叔叔輩談論性話題,懂得甜笑裝害羞,令Noah成為JK咖啡室最受歡迎的女生。

【文:吳宛盈 | 圖︰BBC】

到俄羅斯親身探討婦女面對的家暴問題後,英國烈女記者史黛斯‧杜莉來到她最喜愛的城市──東京,了解另一班受操控、剝削的女性。如果說俄國婦女面對家暴求助無門,最大原因是大男人主義和經濟問題,那麼日本兒童色情事業泛濫,這班小女孩備受剝削的原因,同樣亦是大男人主義和經濟。

東京街頭經常有穿着校服的美少女,向男士派發傳單推廣各類服務。

東京街頭經常有穿着校服的美少女,向男士派發傳單推廣各類服務。

廣告

在2014年以前,在日本擁有兒童色情刊物不屬違法,這在先進發達的國家實在難以想像。即使法例實施後,在2015年7月至2016年7月期間,卻只有37宗檢控個案,而大眾對兒童色情的態度和看法,仍然沒有顯著改變。走在東京街頭,穿着水手校服的漂亮女生四處遊走,笑容可掬地向男士派傳單,客人只要付錢就可以與她們拖手、逛街,即使這些女生未成年,但這等行為全部合法。這種稱為JK (Joshi Kousei、意思是女高中生) 的行業,不少由黑幫幕後操縱,牽涉龐大利益。

廣告

只要肯付錢,任何男人都可以與這些未成年少女拖手、逛街,完全合法。

只要肯付錢,任何男人都可以與這些未成年少女拖手、逛街,完全合法。

日本有近三百家JK咖啡室,近五千名女學生合法工作。客人付港幣350元,就有免費酒水及女生陪坐四十分鐘。最受歡迎的女生,會與客人談論露骨話題,又懂得甜笑、裝害羞,令迷戀女生的叔叔們神魂顛倒。有關注組織指,日本男性文化鍾情年輕女性,視之為正常不過,不少女生亦深明此道,部份在畢業後保留校服繼續扮演高中生,盡情利用年輕本錢賺錢。入世未深的女孩,面對閱歷豐富的狡猾叔叔,其實危機四伏,隨時被威逼接受無理要求,半隻腳踏進賣淫行業,而社會上下對此卻不以為然。

有少女深明年輕是本錢,即使畢業後,仍保留校服扮高中生賺錢。

有少女深明年輕是本錢,即使畢業後,仍保留校服扮高中生賺錢。

有17歲的賣淫少女稱,每星期工作兩、三天,為十五至十八個男人提供性服務,至少賺3.2萬港幣,收入超越不少中產人士。她指少女願意出賣身體,不外乎是有家庭問題、為享樂、交學費等,而曾患抑鬱症的她,正是透過這個方式來傷害自己。在別人眼中,她或許是為錢自甘墮落,但事實是她利用賣淫的痛苦來懲罰自己,而JK行業實際是剝削女孩、滿足獸慾的黑暗行業。

日本男人鍾情年輕女孩,各類性商品及性服務都喜以高校女生作招徠。

日本男人鍾情年輕女孩,各類性商品及性服務都喜以高校女生作招徠。

更可怕是在法例之下,市場上仍有不少色情商品利用灰色地帶,嚴重剝削只得幾歲大的女童,因為只要重要部位被遮蓋,即使模特兒是幾歲小童,製作單位也沒有違法。有攝影師曾為6歲女童拍攝「穿著色情」寫真,賺到港幣三十多萬,比拍攝高中生的收入高出幾倍,被問到是否擔心正鼓吹戀童癖,他以女童「有著衫」作開脫,但當想像自己的16歲女兒,如果在小時候被利用拍色情照,他坦承感覺就如將女兒殺死再自殺,雙重標準令人驚訝。

這位未成年少女每周賣淫兩、三天,收入超越不少中產。

這位未成年少女每周賣淫兩、三天,收入超越不少中產。

不少性商品將主角塑造成未成年少女甚至小童,令人擔心變相鼓吹戀童癖。

不少性商品將主角塑造成未成年少女甚至小童,令人擔心變相鼓吹戀童癖。

向日本政府爭取禁止性剝削兒童行為的藤原志帆子指,日本人將兒童商品化,以及將性與兒童扯上關係,已經盛行二十年,這種情況被聯合國猛烈抨擊,但仍未喚醒日本的領袖。她認為單靠立法絕對不足,最重要是推動社會反對這種風氣,凝聚「小童非商品」的共識,可惜日本的傳媒以至當權者都欠缺決心,可憐的日本兒童和少女們,仍然活在被肆意剝削、淪為性商品的危險之中。

只要有衣服遮掩重要部位,無論照片如何性感意淫,甚至模特兒是小童,均屬合法。

只要有衣服遮掩重要部位,無論照片如何性感意淫,甚至模特兒是小童,均屬合法。

色情商品為製作單位帶來豐厚收入,兒童商品利潤更比少女高出幾倍。

色情商品為製作單位帶來豐厚收入,兒童商品利潤更比少女高出幾倍。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9月19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