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烈焰雄心:地球另一端的大火

2017/10/30 — 10:33

《烈焰雄心》電影劇照

《烈焰雄心》電影劇照

近期上映的《烈焰雄心》頗獲好評,這部災難電影改編自真人真事,作品描寫的亞奈爾山火是美國史上其中一場最嚴重的火災,可以想像美國觀眾再次目睹這場往事,心中定必感嘆萬分。然而站在香港觀眾的立場,朋友入場前問我是否知道這場災難,我很誠實地回答他,也回答自己:「沒聽過。」

香港大火的壓抑

這裡當然不是希望炫耀無知,無知有甚麼好炫耀呢?只是作為普通「升斗市民」,不認識遠在亞利桑那州的山火並不稀奇。基於這點,我們的觀影體驗或會與美國觀眾略有不同,具體一點形容:就是少了一份代入感,多了一份因差異而產生的詫異。

廣告

事實上,整齣電影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也是這種差異感。香港不是沒有消防員題材的電影,經典如杜琪峯的《十萬火急》,較近期如郭子健的《救火英雄》,都是值得推薦的作品,不過《烈焰雄心》的感覺與它們截然不同,關鍵在於場景因素。

香港的大火一般發生在工廈與木屋區,意味本地消防員要在狹窄的環境與烈火周旋,所以香港的消防員電影也著眼於密室、缺氧、光線昏暗這些關鍵詞,緊張得來比較壓抑,有困獸鬥之感。

廣告

美國大火的雄偉

亞奈爾山火不一樣,它是一場山火,香港有山林大火嗎?有,1996年八仙嶺大火,但對港人來說,這更像是一場意外,一個特殊的案例。我們沒有美國人那種把大型山火視作常態的觀念,山火對我們來說是個陌生的領域。

因為陌生所以好奇,看見電影主角Josh Brolin站在山崗,俯瞰對面火勢,開闊的視野與耀眼的陽光帶來的雄偉予人一種新鮮感:原來火災會有這樣的形態。以上還只是最表面的觀感,落到具體救火環節:隊長指揮隊員斬樹挖坑,製造防火區,最後點燃火種「以火攻火」,那種大規模的操作,實在不是香港這塊袖珍之地所能見到,教人不由得嘖嘖稱奇,真心真意地說一聲:「長知識了。」

《烈焰雄心》電影劇照

《烈焰雄心》電影劇照

火與自然

差異不只落在知識面之上,也有精神價值的層面。山火,顧名思義就是山林之火,消防員在一個自然的環境下撲滅火種,與在市區作業時所想的必定有所不同。片中有一段Josh Brolin帶隊員練跑至山峰,指着蔓延千里的山脈訓示新人:要好好珍惜眼前自然的壯麗,因為親身與山火搏鬥過後,那種感動將不再存在,所有翠綠的樹林都會被視為可怕的燃料。這種對自然的思考很真摯,想來都市消防員的感受不會這樣深。

另一點是事後查資料才發覺的:原來香港大部份火警的起因都是人為疏忽及縱火,所以相關影視作品如果有價值上的反思,一般也是人為上的。但美國山火不一樣,像亞奈爾山火,它由閃電引起,某意義下帶有不可迴避的性質,結合男主角「我很快回來」式的「立Flag」,電影整場災難帶有很強烈的宿命感。

電影作為文化橋樑

電影其中一個功用是作為橋樑,溝通不同地方的文化,以消防工作為題,《烈焰雄心》讓人看到地球的另一端,比起說動作場面如何精巧,這點是我最欣賞這部電影的地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