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懼非自然死亡 「城中詩」的堅持與憂慮

2015/3/6 — 16:41

《星島日報》的「詩之頁」、《成報》的秋螢詩頁,開過創作的繁花,但最終不敵時代的洪流,一一給關進歷史回憶。上月底翻開《明報》,或者你會發現新增了《明藝》「城中詩」的版面,刊出本地詩人作品。詩歌專頁的重現,到底翻開了怎麼樣的一頁?該版特約編輯之一的鍾國強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指,來稿不作題材審查,但對香港創作的自由度表示憂慮。

藝發局文學組主席吳美筠與《明報》達成協議,推出為期一年的「城中詩」專版,以每月一期的形式,在該報的《明藝》頁面刊出,上月起開始公開徵稿。編輯之一的鍾國強強調來稿不設規限,更希望從中發掘無名詩人,「即使是敏感、激進的政治題材,只要是好詩,我都會採用。」

他認為,詩歌較小說和散文短小,能夠有力抒發強烈的情感,而且可以快速生產,所以不難在報章上找到空間。儘管主流媒體詩歌開設專頁不是新事,但平台一個又一個又相繼倒下。今次在《明報》開闢「城中詩」,鍾國強形容是「爭取回來的成果」,但承認版面「很大可能只是暫時性。」一如其他文學雜誌,他明白資助期結束,往往又得面對檢討程序,能夠存活多久,仍然是未知之數。對於這片「短暫的空間」,他表達另一層的憂慮:「以往《明報》世紀有詩頁,《成報》有詩頁,都是因為『有心人』入主那些報章編輯部的關係。人去詩頁去。」他坦言已作好心理準備,即使《明藝》「城中詩」以「非自然死亡」告終也不會太婉惜。

廣告

「到時自會有另一個園地產生。」鍾國強相信網絡將會是未來文學發展的重要平台,即使實體書刊一版難求,詩人也可以在網絡上找到活動空間。沒有編輯參與的討論空間,固然有利有弊,他欣賞網絡世界的,是自由度和快速性,「詩人間的互動交流也較從前頻密。」網上評論通常都率真,而不怕得罪人,他認為這都是紙上媒介所缺少的。他形容目前的媒體生態,是網上和傳統紙媒互補,但擔心「網絡或面臨來自建制的管制。」

「當網絡也受到限制,那詩人可以怎樣?」記者問。

廣告

鍾國強回答:「以前也有地下詩,網絡年代辦法應更多。化整為零,要完全控制也不易。暗度陳倉,和走上街頭,總有辦法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