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法過目不忘故抄寫 錢鍾書的筆跡與手稿

2015/11/6 — 18:54

錢鍾書,和冒效魯七言詩三首
(圖片來源:香港邦瀚斯)

錢鍾書,和冒效魯七言詩三首
(圖片來源:香港邦瀚斯)

今乃電腦科技流行的年代,個個只記得輸入法,往往執筆忘字。抄書寫字,忽爾成為上古活動。然而,手書文字之於文人,總有一份情意結。不光是誠意的表現,更是喜歡那質感和溫度。以錢鍾書為例,其作《圍城》幾乎是人所共知的當代文學鉅著,但他與寫字的親密關係,你又知道多少?

「我不說他聰明,我說他用功。」文學家施蟄存如是形容有「民國第一才子」之譽的錢鍾書。生於清末的錢鍾書,走過兩戰民國內戰,而來到 1998 年離世。期間,他拿公費出國留學,取得牛津大學學位,後到法國巴黎大學從事研究。其海外經歷之豐富,在那年頭來說,著實難能可貴,今人艷羨。然而這位精通多國語言的才子,卻怎麼被說成「用功非聰明」呢?

錢鍾書,致魏同賢信扎一通一頁
(圖片來源:香港邦瀚斯)

錢鍾書,致魏同賢信扎一通一頁
(圖片來源:香港邦瀚斯)

廣告

錢鍾書學習的妙法,原來不在於天生異稟,擁有過目不忘的本領,而是勤於抄寫,以筆錄鞏固記憶。自留學牛津以來,因為圖書館藏書不設外借,也不許在書上留下任何筆記,讀者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帶筆紙進去,以抄寫作為那年代「影印」的方法,漸漸養成親手做筆記的習慣,也說明為何錢鍾書多有筆記手稿傳世的原因。從他的筆記手稿中,我們發現他閱讀功夫的痕跡,學富五車非偶然,而是一點一滴累積出來。

廣告

雖然如此,錢鍾書的手稿未嘗在香港展出,近日香港邦瀚斯月底舉行的「中國書畫部秋季拍賣」,拍品中包括兩份錢鍾書手稿和一份其夫人楊絳的手書。拍賣之前的公開展覽期,大家可以親睹一代文學家的真跡。

錢鍾書夫人楊絳,致羅洪信扎一通一頁
(圖片來源:香港邦瀚斯)

錢鍾書夫人楊絳,致羅洪信扎一通一頁
(圖片來源:香港邦瀚斯)

 

--

「中國書畫部秋季拍賣」預展

展期:2015 年 11 月 25 至 27 日
地點:香港邦瀚斯藝術空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