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雙》— 人還能清醒嗎?

2018/10/19 — 20:02

電影《無雙》劇照

電影《無雙》劇照

莊文強的《無雙》在坊間的評價好壞參半,好的覺得此片將人性刻劃得十分仔細,差的嫌導演扭橋,把整部電影前半段所鋪排的都推毀掉。筆者卻認為此片實屬一部質素相當不俗的電影,而且文學味濃,為透視人性作了很仔細的安排。

故事以郭富城的李問為主線,而基本上此片以李問在警方面前述說自己故事為主,故此整個故事都可以說是從李問的視角來出發的,即使在這樣的安排上有著極豐富的討論空間,但筆者卻想從別的角度來剖析此片。《無雙》的劇名其實也是隱含著世上根本沒有可仿如真的偽造品,而最吊詭的是,李問卻是渴望把情感也複製,直接把自己所救的秀清的容貌複製為自己一直鐘情但在片末揭示從未跟他有任何接觸的阮文,當人把情感也渴望弄假成真時,其實他的人生還剩下甚麼是真的呢?

說穿了,其實所有都是假的,鈔票是假的,自己的面容是假的,自己的身份是假的,跟警察們所說的故事、自己一切的經歷都是假的。當所有東西都是假的時候,其實還有甚麼東西是真的呢?也許人的本我已被狠狠破碎就是真的了。想深一層,為甚麼人要以假示人?人以假示人其實存在著一份不安及對現實的一份咆哮與不滿,害怕自己以真我示人時會被人拒絕,憤怒自己想要的總是得不到,但正正因著所有東西都是假的,人的真我就被慢慢的侵蝕掉,慢慢地連自己的慾望也希望可以得忘記掉,就如李問已再沒有擁抱真的阮文的勇氣,換來的只是一份習慣,習慣於「盡力把假的變成真的」,其實這只是不斷的以謊言來滿足自己,真我已灰飛煙滅,將自己所想要的壓到最低,要使自己得不到的遺憾感減少,致使自己舒服一點。故此,當他從自我的角度向警方來闡述自己的故事時,一方面他為了把目標轉移到一個假的人身上,另一方面他卻是不斷的以謊言來逃避自己所有的罪孽所帶來的不安。

廣告

聖經中的約翰一書也在此課題上有一點點的提醒。在第一章中,第六、第八、第十節是一個遞進,人先是向別人撒謊,接著是向自己撒謊,再之後就是認為上帝也說謊,亦即是自以為義,這是一個累積及習慣而成的結果,最後因著個人的自義,神的道便不在人的心裡了,亦即是人再也沒有方法可以被喚醒過來,時時刻刻也沉溺在罪及假象之中。

這樣看來,人要清醒,第一步就是誠實的示人及面對自己。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