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頭〉虛情、〈種貓〉無聊、〈屍香〉沒勁──《有客到》

2015/9/9 — 12:29

《有客到》(Knock Knock Who's There?,吳家麗導演,2015)

《有客到》(Knock Knock Who's There?,吳家麗導演,2015)

上次看吳家麗、翁秀蘭合導的《花街柳巷》(Angel Whispers,2015),自責「色字頭上一把刀」,浪費了一部電影的時間與金錢,今次破例多給吳家麗「導演」一次機會,可惜這部《有客到》實在庸碌爛俗到一個地步,即使如何「寬待」也沒用。《花街柳巷》雖是導演處女作,不應要求過高,但也證明吳家麗沒有處理九十分鐘長片的能力(縱使已有翁秀蘭與馬來西亞影人相助),《有客到》採三段式小故事結構(三者人物略有關聯實則可獨立視之),但即使是三十分鐘的長度,吳家麗也尚未能駕馭得到。影像,是騙不到人的,每個畫面每下剪接都是考驗,吳導演是五分鐘都過不了關的,例如開首五分鐘以平衡剪接交代三個故事人物的身份,就相當零碎、凌亂,建立不了故事的基礎氣氛,有些恐怖場面的三流電腦效果,更是不忍卒睹。拍恐怖片,有時候漆黑環境加一支手提電筒,就已勝過煙霧瀰漫群鬼亂行(還要用上慢鏡頭濾光片,像朱晨麗遇鬼一場)。吳家麗演過那麼多戲看過那麼多戲,又與不少好導演合作過,絲毫學不到拍戲功夫,真是非常可惜的事。

廣告

《有客到》的故事拙劣是致命傷,上次「煩西頂著那話兒」式奇情(借用這篇「調教」觀後感標題),固已毀了許雅婷;今次邀得劉心悠、蔡瀚億、徐子珊、雷宇揚、謝婷婷、郭偉亮等「紅星」參演,分別演繹靈異驚嚇版人鬼情未了、殺貓改賭運、姦屍殺人魔故事,無奈劇本依然低智笨拙,既不浪漫也不怪奇又不恐怖,許多自以為有趣的設計根本全屬笑料(吳家麗再次自編故事,我明白有些情節是有意幽默的,但換來的只是恥笑),只顯得上述紅星更加滑稽、難看。例如吳家麗角色雖然貪錢嗜賭,但光聽旁人一句,立即就嘗試「種貓」,心理鋪墊完全不足,雷宇揚色迷遇鬼,也太欠常人的警覺(一如《花街柳巷》,吳家麗對「一樓一」妓女與其工作室的想像,完全是脫離現實的),如同《花街柳巷》一眾待人宰殺的角色,太低智愚蠢,觀眾豈能投入。又如劉心悠斷頭捧首,如此「畫面」,到底是笑是驚,觀眾只感尷尬;至於徐子珊被貓鬼上身躡足翻舞,品味之惡俗更逾無線爛劇(見圖已很清楚吧),吳導演肯定未看過恐怖經典《鬼國妖鳳》(Cat People,1942),不識如何只靠光影拍戲。

廣告

低成本恐怖片往往是新導演初試牛刀之作,最是考基本功。荷里活每年都出產大量恐怖爛片,同時也總有新手因此發跡。香港電影界近年雖苦於合拍不合拍的問題,但每年仍有一定數量的低成本恐怖片,有投資者與新導演願意嘗試,但成績一律慘不忍睹。我不知道各「紅星」為何願意俾面演出/客串《有客到》,也不清楚《花街柳巷》與《有客到》的拍攝先後,倘若與公映次序同,則吳家麗是反見退步了。我承認入場是想看劉心悠的(咦,這才發現,原來這是我第一次入戲院看她的戲,真好,過往沒因此浪費過金錢),笑容依然無敵,但在大銀幕看來已現老態,演技又十年如一日,全無進步,何況這次與蔡瀚億演「情侶」,年齡外型氣質全都不襯,最後那「鐵達尼號」式擁抱就很牽強,兩人再多接此等劣片,星運黯淡可期。徐子珊處境與劉心悠差不多,再演二十出頭少女,徒令她倆出醜而已。謝婷婷的角色倒有點趣味,可惜其不怕鬼性格、同性戀傾向,到最後全無發揮空間,與飾演姦屍變態狂的郭偉亮一樣,僅是造型吸引,真要演戲是完全不行的。朱晨麗、王敏奕、曾詠欣、李靜儀等,提個名字已很厚道了。倒是資深演員梁健平飾演的殯儀老手表現仍舊穩妥,韋綺珊等人瞥眼即過的客串也教人感到趣味,可是一部電影如果只靠這些支撐,就未免太不爭氣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