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焦點追擊》的焦點,或者不在新聞

2016/3/9 — 15:58

《焦點追擊》電影劇照

《焦點追擊》電影劇照

奧斯卡金像獎前後,不少候選電影陸續在港上映。《卡露的情人》、《焦點追擊》、《丹麥女孩》,每一部都好想好想看,然而時間永遠總是那麼少。

「做新聞的,應該要看!」

一眾友人強推下,加上連奪奧斯卡最佳電影及最佳劇本,我率先看了《焦點追擊》 (Spotlight)──一部改編真人真事的電影。劇本取材自 2003 年普立茲公眾服務獎得主《波士頓環球報》,揭發天主教會性醜聞一案。

廣告

焦點,源自《波士頓環球報》的偵查小隊的名字 Spotlight,而「焦點」的焦點卻是神職人員的行為不當。編導雖然曾經明言,《焦點追擊》是要重提深度報道的關注,然而作為一名媒體的打工仔,電影最打動我的,不是新聞從業員有多可敬,而是神職人員有幾仆街,而人性又是何其的軟弱。

《焦點追擊》敘事明晰,講述《波士頓環球報》換了個猶太裔的新總編,偵查小隊「焦點」半推半就之下,重新開啟天主教神職人員性醜聞的調查。兩個小時的電影,以記者明查暗訪為主線,剪輯了各個涉事人士的訪談片段,組織出事情的始末,從而揭發教會系統包庇前線神職人士侵犯兒童。

廣告

坊間對《焦點追擊》評價甚高,尤其勾起新聞從業員的無限感嘆。然而,電影雖然以報社為主要場景,又以記者工作為重點劇情,但重組案件的過程,描述性醜聞比如何做新聞的篇幅更多,似在批判人性軟弱最終為教會包庇罪惡提供條件,多過探討新聞界辛酸。

《焦點追擊》電影劇照

《焦點追擊》電影劇照

《焦點追擊》敘述記者與受害人訪談,發現受害人很多家庭有不同程度的缺憾。一個家庭,七個孩子,全部受到性侵犯,但母親仍然選擇啞忍。神職人士的主動示好關心,竟被解讀為「上天眷顧」。侵犯構成的虐待,不光是身體上的傷害,更是心靈的打擊,不少受訪者直言,是一場「信仰的破產」。

教會,原本是人們安慰心靈之所,卻又做盡最喪盡天良的事。神父犯錯,沒有受到法律的制裁,以庭外和解的方法處理,教會聲譽上絲毫無損。一個個體,成長於弱勢社群的個體,投靠教會,以為可以有個依傍,豈知膀臂原來是剝削自己的黑手,當中有幾多人願意走出來,反抗自己一直仰賴的權力?

太少,也太不容易。

負責訪談的記者,也不盡完美。光是「焦點」小隊的四名成員,幾乎所有人跟教會都有多少聯繫,甚至曾經有過美好的時光。一路調查,一路揭發,他們如何梳理自身與教會的關係,或者與身邊虔誠教徒關係,也是痛苦的來源。記者即使知道村口就有個邪惡的神父,但也不能對鄰家的孩子說,那種掙扎和抑壓,是可以想像,但又似乎在電影中沒太多交代。

無了期的追查,新聞從業員長時間處於繃緊的狀態。面對同業加入競爭搶新聞,編採人員沉住氣,堅持設定專題報道的初衷,成為最大的考驗。哪個不想快點完事?誰人不想結束這堆糾纏,但新聞報道針對的不是批鬥個人,而是揭發制度的漏洞。「焦點」各人即使也有過情緒爆發的瞬間,但最終還是回到熱廚房,繼續把故事完成。

《焦點追擊》電影劇照

《焦點追擊》電影劇照

《波士頓環球報》揭發天主教神職人員性侵犯兒童一案,恰巧發生在 911 前後。恐怖襲擊一來,報社立即要轉移視線,先行應付面前的突發事件。「焦點」的成員也不例外。他們被迫放下跟進多時的教會性醜聞,同時教會借助恐襲眾人心靈空虛的集體情緒,大肆宣揚教義,吸引信徒重投宗教懷抱。

與時間和同業競逐之下,案件關鍵的文件最終獲法院裁定可以公開,得以在恐襲之後解密。糾結於教會、律師、受害人之間的角力,最終走到和解,寫成了近 600 份詳細的偵查報道,揭示波士頓教區有系統地隱瞞性醜聞,並觸發其他地區發動同類訟訴。

《焦點追擊》將近結尾,資深編輯與教會友好在酒廊坐著聊天。教會那人說起《波士頓環球報》的猶太新老總,形容揭發教會黑暗面,是他的計劃,「我覺得,他並不像我們這裡愛這座城市,只想闖出名堂,成名之後便會離開……」

語音未落,怎麼覺得何等耳熟?

(圖片來源:唐生大地震 facebook)

(圖片來源:唐生大地震 facebook)

正是因為愛,所以更要說出來。講新聞,其實都關乎個人。在美國,也在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