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煙花

2017/7/3 — 7:27

2017年7月1日煙花表演時,維港兩岸下起大雨。

2017年7月1日煙花表演時,維港兩岸下起大雨。

說起煙花,instagram上有學生去了看。很多很多年前父母心血來潮帶我去看過一次煙花,時間毫不充裕,從九龍車站跑出來天橋上看出去就是煙花了,巨大而瞬逝的光團在頭頂爆炸,消失,隆隆聲在耳膜上敲擊盛世的音符,我最記得的卻是退到了腳掌下的一雙白襪,走路好不舒服。應該是主權移交前的年代了,後來路愈走就愈崎嶇。

另一次深刻的煙花是在窗前窄窄的天空僅能看見的一抹閃電綠,在哈德遜河的遠方,唯有升上高處消散前一刻我才看見,那是獨立日來臨前的煙花。當時剛好讀完了美國獨立史,塗脂抹粉怕是跑不掉的但總算不是虛構,一個國家得以獨立果然是應該快樂的,可惜獨立日正場的梅西煙花我沒看見,回來香港了,一個殖民地。

多年後又去了愛丁堡,軍操表演也放一點煙花。蘇格蘭最後決定留在聯合王國,與英格蘭榮辱與共,公投的日子我早就回家了,行李箱中夾著兩份支持獨立的宣傳單張,我看看蘇格蘭人引以自豪的經濟狀況等等資料,想到我身處的地方。

廣告

還有一次是在湖南長沙,橘子洲頭煙火夜放,水土不服剛剛腹瀉完,與朋友一起看。夜晚的湘江有點涼意,毛澤東的頭像在另一邊遠遠地,或許也在看。當晚車路士贏得歐聯,凌晨爬起來見證著,一個時代。那幾天寫了點詩,"用瀟湘的句子串成煙花,掛向樓臺" 這般矯情的句子大概我是不會再寫了,不懂得再寫。

甚至煙花這個意象我愈來愈不懂用,只好寫一篇關於煙花的文字,在這不堪看煙花的雨夜,遙祭二十年前的一場雨。唯有如此,旗升旗降,煙花開落,不過是太陽的模仿,繁花的偽贗而已,何必多說。

廣告

1-7-201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