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燃燒的鄭問

2018/6/21 — 18:42

6月15日下午開幕典禮結束之後,許多人湧進故宮展場。

6月15日下午開幕典禮結束之後,許多人湧進故宮展場。

我去了澎湖三天。中午搭飛機回到台北,出了機場就直接趕去參加鄭問故宮大展的開幕記者會。從昨天就惦掛著不知能不能在風雨天趕得回來,還好一切順利。

這次「鄭問故宮大展」由他的弟子鍾孟舜奔走、策劃,有姚文智立委牽線,故宮林正儀院長首肯,文化部鄭麗君部長協調文化總會提供經費贊助,得以聚各方之力創造了紀錄。今天開幕式蔡英文總統來致詞,說這是台灣漫畫史上重要的一天。

開幕典禮後,大家進場參觀,我也先很快地看一遍,等另外找時間再來細看。這裡先說一下一些感觸。

廣告

鄭問創作的時候,每個人物都嘔心嚦血。這次觀眾可以近距離體會。

鄭問創作的時候,每個人物都嘔心嚦血。這次觀眾可以近距離體會。

廣告

鄭問不善交際,拙於言辭,宅男傾向,但是外冷內熱,被夢想推動著遠行日本、香港、中國,創作也光芒四射,在漫畫、插畫、藝術、遊戲等各領域大放異彩。結果在身後開漫畫家進入世界級博物館展出之先,我想到一句話:「天公疼憨人。」

鄭問之難得,固然在於他畢生念茲在茲想的都是漫畫,完全為之燃燒自己;更難得的是他的胸懷。弟子吃不了苦溜走,只要聽他還繼續在畫,鄭問就敞開心懷繼續接納他。聽其他漫畫家的作品受到國際青睞,鄭問比當事人還要興奮地鼓勵他。這種胸懷又遠超越他身為創作者燃燒自己的層次。

剛才那張圖的近景。細緻的筆觸,只能意會。

剛才那張圖的近景。細緻的筆觸,只能意會。

刺客列傳裡的一個場面。

刺客列傳裡的一個場面。

正因為鄭問走過的路多、創作的領域多、燃燒與開放自己的層次多,所以作品打開格局,這個格局在故宮展出剛好。鄭問的家人,他的太太傳自,以及兒子植羽,經歷過這些年的辛苦,以及去年失去鄭問的打擊,現在可以略為寬心。

6月16日就正式開展。周末及休假期間,請大家去看「鄭問故宮大展」。

展場裡有一張放大的照片,是1997年日本朝日新聞社來他工作室拍的照片。當時他在畫的就是《鄭問三國志》裡的趙子龍在長坂坡。

有關這幅創作的故事,請參閱《人物風流:鄭問的世界與足跡》一書裡的〈創作的自覺性—— 師父教我的事>楊鈺琦撰文。

展場裡有一張放大的照片,是1997年日本朝日新聞社來他工作室拍的照片。當時他在畫的就是《鄭問三國志》裡的趙子龍在長坂坡。

有關這幅創作的故事,請參閱《人物風流:鄭問的世界與足跡》一書裡的〈創作的自覺性—— 師父教我的事>楊鈺琦撰文。

相關閱讀:

【再版・溫柔的怒獅】https://bit.ly/2JLhb4c
【人物風流:鄭問的世界與足跡】https://bit.ly/2JSjBxG
【熱血阿信的希望】https://bit.ly/2LIo73t

發表意見